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公益-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 > 中国财富杂志 > 中国财富杂志精彩报道

长钢环境的乱与治

    长钢环境的乱与治

  作者:文/本刊记者黎光寿

  山西长钢生产规模的逐年扩大与周边村民“怪病”发生率不断提高表现出一定的同步关系,引起村民对长钢污染导致村民上呼吸道疾病的质疑。

但厂方提供的数据则表明,长钢的环境治理基本达到了国家标准。厂方和村民究竟谁是谁非?个中究竟折射出环境治理面临怎样的困境。

  太原市往南222公里、长治市区往北,有一个叫故县的村庄,占地8.45平方公里、钢铁年生产能力近400万吨、年销售收入达50多亿元的长治钢铁(集团)公司就坐落在这里。

  长钢是中国共产党在太行山区利用自己的力量建设的第一个钢铁厂。

  20世纪60年代,国家实行三线建设,长钢被列为重点之一。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2000年以后,长钢获得快速发展,2007年底的生产能力比2000年增长了整整一倍。

  钢铁工业是高耗能高污染的行业,长钢自然不能例外。 2008年9月记者前往山西采访时,就有当地居民说起长钢的污染问题,地力退化和居民生病是当时记者听到的最多的字眼。10月底11月初,《中国财富》记者来到长钢,所闻所见超出了记者当初根据当地居民的描述而做出的想象。

  随着长钢规模的扩大,村民发病率亦逐渐提高

  2008年10月30日上午,《中国财富》记者走进了关国运的家。主人听到记者喊名字,准备出来迎接,但两米长的路走了好几分钟,一条腿跳着,一条腿拖着出现在了记者面前。

  关国运今年47岁,长治市郊区黄碾镇东旺村村民。他原来在长钢做卤肉生意,但从 1998年起,病魔就缠上了他。最开始他感觉肚子疼,但是又不拉肚子,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是脑血管有问题,后来确诊为脑梗塞。他买了一些药回家吃,但他的病痛没有减轻。

  2003年前后,步行开始出现困难。“走路刚开始出问题的时候,他还可以每天到长钢焦化厂去跑两圈,或者到村子里溜达溜达,现在只能在家挪动了。”关国运的妻子说。

  今年45岁的关妻宇翠香说,自丈夫生病不能走动以后,就接过了关国运当年卖卤肉的小推车。她每天从早干到晚,去掉生活开支,每天大约能够结余10元钱,她就用这些钱给丈夫买药。“每个月吃药最少要花费100元,医院我们住不起,只有在家里吃药,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就坚持到什么时候。”

  “十年前村里很少人得这个病,一个村就只有一两个人,而且都是老年人。现在许多青壮年都得了这个病,随便数数就有十几个。有的看着好好的,突然之间就不会说话了,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关国运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就因为脑梗塞死亡的,“好几根血管都堵了”。

  关国运怀疑是长钢的污染导致了自己的病,理由是这些病的发生率和长钢规模的扩大表现出一定的同步关系。“我们小时候长钢同样有污染,污染源是铁道上的蒸汽机车。当时长钢环境控制虽然不很严格,但那时长钢很小,冒出的烟很少能飘到我们村来,环境比现在好多了。”关国运说,“我们村距离长钢的铁路和炼铁炉(烧结厂)很近,现在蒸汽机车不用了,新建了焦化厂,污染比过去要更严重了。”

  关国运说,当焦化厂排烟的时候,只觉得头晕、呕吐。“焦化厂每隔几天就有气味出来。我们门口的小河里,弄不清楚是什么味道,2007年有两次是啤酒味,有两次是豆腐味。”

  现在政府每年过年会给100元补助,已经给了三年;另外黄碾镇每年会给上两袋面。

  污染可以用秤称

  苏芳今年40岁,是关国运的邻居,两个孩子正在念高中。患病前,苏芳在长钢派出所食堂做饭,丈夫在附近的王庄煤矿食堂做饭,两人每个月收入还算不菲。五年前,丈夫75岁的老父亲被查出了矽肺病。正当他们刚刚从心底接受老人生病的事实时,厄运又降临到苏芳的头上。

  两年前的一天下午,单位不用上班,她就到邻居家闲聊,突然感觉头痛,嘴巴说不上话来。她就赶快回家,坐在沙发上,就没有感觉了。丈夫王红芳发现她两眼发呆,全身冰凉,马上开车把她送到医院抢救。

  “我在医院昏迷了40多天,花了1万多元的医疗费才醒来,出来以后发现右腿和右胳膊有些浮肿,一点不能动,没有一点感觉,医生说要我加强锻炼。”苏芳说,回到家以后,只能让家里人拿勺喂她吃饭。

  王红芳、苏芳夫妇直接怀疑造成自己一家两口疾病的原因是长钢的污染。“我们后边有三四个小煤窑,前边是焦化厂,但长钢的焦化厂最大。”王红芳说,“焦化厂白天不敢放气,一到晚上就会放出来,那味道比煤气更有刺激性,有时候臭得不敢出门,但关住门窗躲在家里仍然受不了,有时只有钻到被窝里用被子捂住鼻子、嘴巴。”

  王红芳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拖地,“地上布满了一层金粉,时间长了会变色。如果下小雨,天上落下来的是泥。只有等到下大雨的时候,才能看到真正的雨”。

  据村民反映,现在王红芳所在的东旺村和附近的西旺、西沟等村子的水已不能喝了,地下水抽出来就有味儿,放到锅里烧开以后面上还浮着一层油。村民们普遍认为,他们村的地下水有问题。

  一个为长钢服务了三十二年、现在患上呼吸道疾病的村民说,长钢的污染导致了他身上的病,“长钢的污染包括空气污染、噪音污染和水污染”。他建议采用一个检测粉尘的方法:“你去买几张白纸,找附近的村民隔一段距离放上一张,一定时间之后再回收,用秤称一下就知道了。”

  该村民说,“长钢用水说是用的漳泽水库的水,但实际上是地下水。原来我们的水井水位是7~8米左右,现在已经降到了15米。过去长钢的废水是直接排放,后来检查比较紧,除了部分回用外,另一部分就用水泵压到地里。”

  长钢污染致病的说法,得到了东旺村、西旺村、西沟村和故县村村民的普遍认同,但他们无法拿出足够的证据。

  “污染最严重的是1995年,当时村村有厂,长钢只不过是附近最大的一个厂而已。”黄碾镇人大主席团主席陈新民告诉记者,“我们的老百姓过去的收入主要靠种菜卖,但1995年前后,发现他们种出来的大白菜里边有颗粒,根本卖不出去,后来才不种了。”

  还有村民反映,因为环境污染严重,一些开煤窑赚钱的和做生意的人已经陆续到长治市区或者其他地方买房,离开原来自己的村庄。

  上呼吸道疾病困扰长钢周边村民

  2008年10月29日,东旺村的一个商店里, 6位妇女向记者讲述了最近五年来村里发生的一系列怪事。

  “有个很年轻人,才38岁,就患了脑出血。本来挺正常的,能走路能讲话,突然就不行了,最后年纪轻轻就死掉了。”

  “村里有三个人,身体都非常好,看不出有什么毛病,正在大街上跟别人说话,突然发病就死掉了。”

  “平时经常感冒发烧的人不死,死的反而是那些平时身体特别好的人。”

  “我们很多人都有一个感觉,就是今天晚上睡下去,不知道明天能不能醒来。”

  “你到村里走走,凡是40岁以上的人,十有八九呼吸有问题。这些病过去在我们这里特别少,基本上是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得这些病。”

  邻近的西旺村、西沟村村民反映的情况与东旺村基本一样,患肺癌、肺结核、矽肺病、高血压、脑血栓、脑梗塞的病人进来逐渐增多,而且患者主要是青壮年。

  长钢医院79岁的老院长魏红胜离休以后就住在故县村。 2008年9月,记者到山西的时候,他曾告诉记者,故县村主要就是上呼吸道疾病病发率比较高,比如肺病、肺癌等。

  故漳医院是黄碾镇中心医院的分院,负责长钢周边辛庄、坡底、淹村、故漳南村、故漳北村、贡村、故县村、史家庄村、葛家庄村、良才村、东旺村、西旺村、西沟村、魏村等14个村的常见病和多发病的监测和治疗,服务人群达18989人,流动人口平均1200人。

  39岁的院长张旭彪告诉记者,目前所服务的地区,历史上高血压病人比较少,近年来高血压发病率高了一些,从近年发病的情况来看,45岁以上的人群中25%以上有高血压,3%的中老年患有糖尿病,还有就是极少数人患了肾病和恶性肿瘤。

  关于癌症和肺结核、矽肺病等情况,张旭彪说,故漳村肺癌病人有一两例,结核病人 2003年筛查过一次,有五六例,矽肺病一般来说是由长钢医院的职业病防治所负责给职工进行体检。

  但张旭彪认为,长钢附近的上呼吸道感染疾病主要和北方地区的气候变化有关,每年秋后到春天,发病的情况和北方其他地区差不多。

  对记者所希望了解的长钢周边尤其是东旺、西旺、西沟、故县等村庄的疾病发病情况,张旭彪说,根据上级疾控部门的安排部署,故漳医院2008年只完成了辛庄、坡底、淹村、故漳北村、故障南村和贡村的常见病普查,剩余九个村的疾病普查要到2010年才能完成,届时就知道长钢周边的患病情况了。

  黄碾镇人大主席团主席陈新民对记者说,长钢周边至少有20~30个村,分属长治郊区、潞城、屯留等县区管辖,长钢范围内,主要的疾病是矽肺病和肝病,长钢职工的发病率比较高。

  长钢医院职业病防治办公室宋孝忠介绍说,长钢的矽肺病1995年一共有400多人,十多年来就没有查出过新的矽肺病人,具体是什么情况,该职防办没有检查资质,他就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了。

  到底谁说了假话

  长治环保局综合科的杨宇辉接受记者通往长钢的道路被厚厚的黑色粉尘覆盖,这里只有下大雨的时候天上才不会下泥采访时说:“长钢的排放是达标的,现在就只有焦化厂的环保设备还没有验收了。达标排放并不等于不排放,对长钢这样的高污染、高耗能企业,国家有专门的排污标准,达到了那个标准,就算是合格了。”

  和几乎所有老企业一样,长钢建立初期技术装备水平落后,工艺结构不合理,能耗高,成本高,污染重。但从 1972年起,长钢建立了环境保护机构,开始对废水、废气、废渣等“工业三废”进行调查、治理和利用。 1973年,长钢制定《长治钢铁厂工业“三废”管理办法》。 1975年,编制了《长治钢铁厂“三废”治理十年规划》,第一次提出了新建、改建、扩建项目,“三废”综合利用率和净化设施与主体工程要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但由于环保起步较晚,方法不得力,环保工作成效不大。”代表长钢官方观点《长钢志》如此说。

  《中国财富》记者了解到,从1986年到2006年,长钢一共实施“三同时”项目31个,工程总投资87157.42万元,环保工程投资为9086.1万元。在环境污染的治理上,从1974年起,一共启动了104项环境治理工程,投入达21661.988万元。

  2001年,长钢环境保护处成立,该部门负责长钢的环境管理、污染治理、环境监测、清洁生产、综合利用、工业卫生管理、现场治理整顿等环保工作。该处成立后,长钢马上投资1230万元用于绿化,新增绿化美化面积 78万平方米,且提出了“一年优化,二年绿化,三年美化”,建设园林化工厂的环境治理目标。

  长钢环保处处长张华雄出示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01年到2005年,长钢累计投入清洁生产改造项目、污染治理、循环经济建设资金达5.87亿元。2006年,又陆续投资5000多万元,安排了以削减COD、二氧化硫、烟粉尘为目标的污水治理、煤烟气脱硫、烟粉尘治理等10多个项目。

  2007年,长钢吨钢综合能耗为679.83公斤标准煤,吨钢耗新水6.53立方米,提前达到国家《钢铁产业发展政策》要求的“到2010年吨钢耗新水8吨以下”的目标;污染物全部实现达标、减量排放,COD的排放量0.03公斤/吨钢,达到清洁生产水平一级指标,二氧化硫的排放量是2.68公斤/吨钢,达到清洁生产水平三级指标。

  根据张华雄出示的报告,2007年底,长钢含铁尘泥回收利用率达100%,高炉渣利用率96%,钢渣利用率100%,高炉煤气回收利用率95%,生产水循环利用率达到91.7%,已经实现了“三废”的资源化。

  长钢官方给出的说法与周边村民的生存状态及反映的情况,竟然判若天壤,那么,究竟谁的说法更接近事实?其中又折射了中国环境治理面对的什么困境?显然已超过了环保话题。

  记者曾经向长治市环保局以及环境监测中心询问和索取长钢及附近的环境污染数据,但得到的答复是,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数据。记者又向山西省环保局和环境监测中心询问怎样获得企业排污数据时,相关人士的回答是:“没有任何人有权拿”。

(责任编辑:刘超)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