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公益-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 > 中国财富杂志 > 中国财富杂志精彩报道

为什么经济世界越来越矫情

    为什么经济世界越来越矫情

  作者:文/ 欧阳峙锦

  人们常常一本正经地谈起所谓“酒香亦怕巷子深”,实际上,今天的问题根本不是巷子深,而是人为的信息干扰极为严重。

  当前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引发诸多反思,有根本上的,有技术上的,亦有纯粹操作层面上的,其中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便是对自由市场本身的反思,以致马克思的大部头著作《资本论》在德国出现畅销,欧美舆论掀起了姓“社”还是姓“资”的讨论。

  冰淇淋商贩难题

  对市场不足或市场失灵,主流的西方经济学是胸中有数的,很早就有“劣币驱逐良币”的说法。该说法最初指成色不足的“劣币”用于市而成色较高的“良币”被收藏的现象,是16世纪由英国女皇伊莉莎白的财政顾问托马斯·格雷欣首先发现的,19世纪又由英国经济学家麦克劳德作为经济学一大定律正式定名,时称“格雷欣法则”。

  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屡见不鲜:平日乘公共汽车,规规矩矩排队的人往往被挤得东倒西歪,几趟车也上不去,不守规矩的人反倒捷足先登。这就产生一种导向,最后导致排队上车的人越来越少,一有车来,大家争先恐后,你推我搡,乘车如同打仗,苦不堪言。

  自由市场原就是一个竞争的场所,但西方经济学返本还原,提出了“恶性竞争”的专门概念。什么是恶性竞争呢?

  一条街,长100米,有两家冰淇淋商贩。显而易见,他们都希望赚更多的钱,由此构成竞争。假设冰淇淋消费者为满足吃冰淇淋的欲望愿意走25米,更远就可能放弃消费愿望。如果为消费者考虑,同时也是为冰淇淋供应商考虑,冰淇淋车柜的最佳分布方案是,把100米分成两个50米,两个商贩各自站在两个50米的中点,各自覆盖左右25米。

  但由于竞争的需要,两个商贩都会把冰淇淋车柜悄悄地向对方挪动,从而吃掉对方一部分消费者。天长日久,两位商贩最后可能发现他们肩并肩地站在100米的中点,街两头25米的消费者可能放弃冰淇淋消费,商贩和消费者的利益同时最小化。

  这就是恶性竞争,而且无法自拔,即竞争中的一方如果不纵身而下,就面临淘汰出局的可能。在冰淇淋商贩难题中,如果一个商贩坚持站在自己50米的中点,拒绝悄悄向对方挪动,追求让自己50米内的每一个消费者都能买到冰淇淋,但靠对方一边的25米却受到入侵,日久天长,就可能面临倒闭的危险。

  “杏花村”李四搅局

  “冰淇淋商贩难题”常常被谈到,但可能还不是反映恶性竞争的最佳案例,它只是涉及到销售,更准确地讲,仅涉及销售位置,远非全面的争夺战。实际上,恶性竞争可深入各方各面,从销售到价格乃至产品本身。

  张三在杏花村开酒店,由于酒好味醇,客人络绎不绝,生意热火朝天。路过此地的客商都要到张三的酒店歇脚。因为名气大,连牧童都会条件反射似的介绍问路人去杏花村。

  李四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也到杏花村开酒店。但他不知道怎么酿酒,纯粹是眼红张三每天赚大钱而已。李四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应该在哪些方面发挥,不仅选定一个交通更便利的位置,而且把自己的酒店装潢得十分排场。

  张三一开始没在意,认为自己的酒是真家伙,祖传秘方,对方都没弄过酒,还想叫板不成?更何况自己在这里经营多年,顾客都买他的账。但客流量不客气,马上就有了下降!

  这是十分正常的,因为李四的酒店开张,多了一重信息干扰。尽管不知道李四的酒怎么样,一部分本地客人肯定要去尝尝鲜,外地客商可能更要一睹为快,因为这里的装潢更排场。

  甚至村口的牧童也受到信息干扰,由于没喝过酒,不知道哪家的酒更好,不能随便指了。但大多数情况下,牧童可能会为路人指点李四的酒店,因为这是新开的,而且装潢排场,会下意识地认为这里的酒要好些。

  张三还算精明,立即作出调整,转移一部分心思和财力到包装上,也大搞装修。虽然张三这样做,但心里面还是有些别扭,觉得这是在舍本逐末,做表面文章,甚至时不时一声叹息:这世道怎么啦?

  李四完全是另一种心态,虽也重视把酒弄得更醇正一些,但原本就不是弄酒的,拿手好戏就是做表面文章。看到张三也大搞装修,又在包装上下起功夫来,不仅在村口竖起了巨大的广告牌,标榜“杏花村正宗”云云,而且还贿赂牧童一些好处。以致牧童再也不指了,每当有客商问起,就眼神往广告牌上一飞。

  张三得知,一时竟晕了过去,自己的祖传酒店莫非要在自己手里败落?怎么办呢?难道我也削尖脑袋抓装修搞包装上广告?难道我再把牧童收买回来?

  事情就这样越搅越复杂,一个仿冒做酒的搅得一个真正做酒的没法子安心做酒了!原本一个酒的竞争,却导致装修、包装和广告的竞争,乃至贿赂的竞争,并且愈演愈烈。谁是受益者呢?毫无疑问,仿冒做酒的李四!谁是受害者呢?张三当然深受其害,原本有真家伙,现在却不得不随李四起舞,大搞歪门邪道。

  但最大的受害者还不是张三,而就是广大的消费者,装修、包装和广告是需要成本的,贿赂更是需要银子的,最后都摊给了消费者。甚至整个社会受到毒化,原来赚钱可以这样的,一个个学习李四好榜样,世风日下,都不务正业了。

  信息过度激化恶性竞争

  这还只是简单的例子,现实生活更复杂,恶性竞争可能更泛滥。在相当大程度上,眼下风起于华尔街的金融海啸就是由恶性竞争引发的。不仅金融衍生和创新大搞歪门邪道,甚至信用评级机构也不务正业,充当“牧童遥指李四家”的角色,穆迪、标普和惠誉等信用巨头不都曾经将垃圾一样的按揭贷款资产组合评为投资级或贴上“AAA”的标签吗?

  从生产链条上看,“三鹿奶粉事件”正是恶性竞争一手作祟。数据显示,2006年,中国液态奶产量1244.04万吨,其中70%采用内层为铝膜、中间纸层和外层喷塑的六层复合的利乐包或利乐砖包装,费用比发达国家通用的单层塑膜百利包高出1元多,被有关专家评价为“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的豪华包装,消费者为此多花87亿元。

  正儿不足则邪儿有余,反过来也成立:邪儿有余则正儿不足。既然巨量的钱用在广告和包装上,当然,就只有很少的钱留在奶源上。压力往哪里传导呢?少数人更容易形成“集体行动”,由于协调成本高,多数人反而不容易集体行动。就这样,压力被传导到牛奶的收购价上,由于无利可图,奶企和奶农难免不掺假,最后导致三聚氰胺危机。

  恶性竞争贻害消费者,甚至祸国殃民,应该如何避免呢?恶性竞争导致所谓的“道德逆淘汰”——讲道德、务正业反而被淘汰的现象,杏花村的张三不是正遭李四淘汰吗?那何不反其道而行之,就改为道德竞争呢?

  毫无疑问,道德竞争是防止恶性竞争的根本大计。但市场经济的本质是金钱竞赛,一下子洗心革面搞道德竞争,根本不现实,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杜绝歪门邪道,为装修、包装和广告划出边界线,信息经济不能过度。人们常常一本正经地谈起所谓“酒香也怕巷子深”,实际上,今天的问题根本不是巷子深,而是人为的信息干扰极其严重。

  停止信息干扰

  限定信息经济带有限制某一行业的味道,根本之途就是限定系统,为自由市场划定区域,让各方进行充分、稳定而长期的博弈,李四之流庶几无用武之地,即便偶尔有邪气压过正气的情况,终究也逃不过淘汰的命运。诚如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林肯所说:“最高明的骗子,可能在某个时刻欺骗所有人,也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所有的人。”

  当今世界,从宏观层面的社会浮躁,到中观层面的企业危机——如“三鹿奶粉事件”和华尔街危机,到微观个体层面的信任缺失,行好可能越来越难,欺骗似乎越来越多。原因何在?追根究底,就是系统不限定,无限开放,为不务正业甚至歪门邪道提供了广阔的奔腾天地。

  到处是包装,到处是广告,到处是策划,到处是品牌运作……忽悠,接着忽悠,一个社会把超级海量的资源掷入非生产性的信息经济——更准确讲,信息干扰,却没有哪一个站出来质疑一声:“这正常吗?”从来没有!要是你的女朋友或男朋友如此矫情,你立马急!

  信息干扰“正当其时”,一位知名品牌专家语重心长地告诫:“记住,在品牌世界,没有真相,只有消费者认知。”意思是说,你是什么无关紧要,关键是别人认为你是什么。呜呼,哀哉!

(责任编辑:刘超)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