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宁波抗癌健康基金会引质疑 募捐善款进广告公司

2009年07月09日05:20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宁波市抗癌健康基金会有个很“耀眼”的开头,2006年9月16日成立之时,连新华社都专门为之发稿,因为这是“我国第一家经注册批准的地方性公募抗癌基金会”。

  如今,这家抗癌的基金会自己却“身有贵恙”,其运行模式饱受各方诟病——和一家广告策划公司“联手”进行慈善募捐,近一半善款作为“募集费用”转进了公司——这样的方式让很多捐献者在了解之后不能接受。


  慈善事业中,能容忍这样一种颇为商业化的操作模式吗?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患者:“捐给我的钱,哪里去了?”

  捐款人:“我捐的钱,哪里去了?”


  每到吃饭的时间,宁波鄞州人民医院血液科的病房里,23岁的白血病女孩徐君的脸上都会流露出窘迫之色。她的妈妈已经打回了两人全部的饭菜:两份米饭、一小碟茭白炒青椒。“能省就省吧,我吃白饭都没关系,可孩子在生病,得吃点蔬菜。”徐妈妈说。

  徐妈妈说,她们住在宁波鄞州姜山镇的一个小村庄里,全家人就靠种地维持生活。患有痛风的丈夫基本不能劳动。55岁的自己现在主要在医院照顾患上了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也就是白血病的前期)已经快两年的徐君,家里几乎没了任何经济来源:“家里的积蓄早就花光,而且欠了不少债。后来得到别人的提醒,我们开始向宁波市抗癌健康基金会求救。”

  最初的消息让全家都觉得盼到了甘霖。“去年下半年,基金会就答应帮忙,还很快送来了2000元的捐助,并让我们等消息。”徐妈妈说,可这一等,就等到了今年的3月。当时她回到姜山镇去办理女儿的医疗保险,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却对她说了一个让她大吃一惊的消息:“基金会已经以女儿名义来镇里募捐过了,大约募去了近10万元。那个工作人员还问我拿到了没有。”

  “我就懵了!10万啊,我才拿到2000元,捐给我女儿的钱哪里去了呢?”

  徐妈妈回头又找到基金会,工作人员的答复是,当初到姜山募捐时,只是举了她女儿的例子,钱并不是专门为她女儿捐的。不过,就在徐妈妈去基金会这么一问之后不久,基金会又送来了1万元。

  徐君真的只是基金会去募捐时的例子之一吗?

  记者赶到了姜山镇工业园区,找到了一些当时募捐过的企业。这些企业都说,当初基金会来募捐的时候,说的就是给这个镇的小姑娘徐君捐款。

  在镇里的茶亭锁厂,一位张姓负责人还清晰地记得,今年3月初,一位自称是基金会的人和他们电话联系,说是有个姜山的女大学生得了白血病,让他们献点爱心捐款,准备好现金。

  “没过几天,就有位50多岁的中年妇女上门来了。当时只有她一个人,两手空空,连个募捐箱也没带,说白血病女大学生急需钱救命。我们想着都是同个镇上的人,能帮就帮一点,就捐了3000元。”这位负责人说。

  这位负责人现在也已经知道,只有很小一部分钱送到了徐君手里。和所有知晓这件事情的人一样,她也这样发问:“我们捐的钱,到哪里去了?”

  基金会“携手”广告公司,四成五捐款就此流失

  钱到哪里去了?一位知情人透露:宁波市抗癌健康基金会都是和一家广告策划公司“携手”进行募捐的,大约45%的捐款,都将被策划公司拿走。

  真是这样吗?在宁波市区的江东华泰银座的一栋居民楼内,负责基金会日常事务的理事杜学初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对于各方面反应最为激烈的参与募捐活动的广告公司分走近半善款一事,杜学初并不否认。

  这位一直在基金会的“老人”对记者解释说,对于民间慈善组织来讲,募集资金一直很困难,有时为了募集两三百元,说不定要跑上好几趟。

  “当时考虑继续这样下去,基金会生存都成问题。策划公司有其优势,于是就与公司合作。再说市场化操作并不违反相关规定,而且给策划公司不超过募捐收入45%的费用,不是回扣,是募集费用。募集费用是高了些,但法律法规并没有对此有明确规定。”杜学初告诉记者。

  2007年的九十月间,该基金会就通过策划公司在鄞州区等地开展募捐活动,共筹集善款近150万元,公司得到69万多元募集费用,抗癌基金会筹得资金70多万元。

  杜学初表示,他们这个基金会一直是这么操作的。言下之意,今年在姜山镇和徐君有关的这次募捐,也是如此。

  不过,他还是坚持,在姜山募捐之时,只是拿徐君当例子,并不是说就是捐给徐君的,“我们给爱心企业开出的发票上,定向募捐对象就是基金会。这点企业自己都没注意到吧”。

  按照杜学初的这个说法,就很容易解释姜山的约10万元善款的去向了:45%作为“募集费用”进入广告策划公司的账户,前后给了徐君12000元,剩余部分则进入了基金会的账户。

  至于这家拿走近一半捐款的广告策划公司,记者在采访中只了解到,它是宁波海曙区的一家公司。记者多处走访,但未获此公司的“社会关系”信息。

  省民政厅已要求该基金会暂停公募

  成立近三年来,基金会拿着的所有“剩余部分”的钱,又在做什么用?

  这就要追溯到基金会刚刚成立之时“挖”下的一个大坑。当时,为了扩大影响,有400万元资金的基金会购买了价值200万元的保健品(其中包括119万元的灵芝孢子油)捐赠给癌症患者,从而使原始基金一下子就少了一半。

  购买“灵芝孢子油”还引起了不小的非议。因为当时有人说,这个牌子的代理商就是基金会的理事之一。不过,杜学初表示,他对此事“并不知情”。

  无论如何,200万元的窟窿,需要填平,资金就源自这些年来进入基金会的善款。

  有知情人说,捐款人本以为他们的钱都直接给了受助者。可谁知道,一大部分归了策划公司,一大部分在补充基金,只有一小部分给了受助者。

  宁波市卫生局对基金会有一份2007年的年审报告。报告显示,该基金会当年的总收入为233万多元,可实际的公益事业支出却只有30.6万元,仅占总收入的13.1%。而据记者了解,2008年该基金会公益事业支出占总收入的比重,距离国务院《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的70%,同样差距巨大。

  据记者了解,宁波卫生局早在2008年已经提出,抗癌健康基金会存在不少问题,已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建议终止其活动。后来,省民政厅的批复是进行限期整改。但在2009年进行的年审中发现,这些问题依然存在。卫生局再次在年审报告中建议,终止基金会的活动。“我们认为该基金会很难继续履行基金会成立的初衷和宗旨,也难以继续为癌症患者从事公益活动。”

  就在记者采访前几天,省民政厅已经电话通知基金会,要求该基金会暂停公募活动。
(责任编辑:高莹)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