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公益要闻

各国利益考量不同致谈判艰难 减排与适应需并重

来源:搜狐公益
2009年12月09日09:09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减排计量方式不同

  主持人方玄昌:我们多谈一谈美国,他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此前也是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是最受瞩目的一个对象,中国提出单位GDP能耗下降40%的目标,几乎同一时间美国提出来要在2020年碳排放总量下降17%, 先给公众解释一下单位GDP能耗下降和总量下降的关系,此前看到很多报道,大家误解了这个概念,把两个混为一谈,能不能请张老师解释一下。

  张世秋:从国际规定不同类型发展国家需要承担的义务和责任的角度来讲,发达国家是有责任进行实质性的排放量的减排,也就是说不管你采用什么样方式,你的总排放量是在某一个特定的年代,在一个特定的基础上达到最高峰,原本这个最高峰的年份是设在1990年,美国必须要按照总量的方式来把承诺需要控制的温室气体进行减排,换句话说美国必须进行绝对量的削减,这是它的义务和责任。

  我们说一下总量和绩效指标之间的差异,总量是指绝对量的下降,绩效指标是单位国内生产总值里面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指标,如果这样来解释,假设中国未来经济是按照每一年是零增长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确实是总量下降了。但是考虑到中国经济将按照8%的年均增长率在增长的话,那么实际上意味着中国未来温室气体排放量还是会有一定的增量,但是可能很多公众觉得中国在履行他们的义务吗?我想这个必须要澄清。第一中国虽然是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但是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并不是很大,大约是占美国人均GDP排放八分之一左右,第二个发展中国家在京都议定书和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里面目前是不承担实质性减排义务的,换句话说议定书规定发展中国家为了保证自己的民生需要,以及体现共同的差别责任,可以有一定的增量,它实际上通过一个约束性的指标控制的中国温室气体减排的增长速度,准确来讲是这样一个概念。

  我想第一个因为中国目前作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之一,中国也在积极采取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无论是节约、能源效率的提高,还是温室气体减排这些方面都做出了努力,我们看到实际上这对我们产业结构转型,经济增长方式转化,特别是对控制大气污染这方面有一定的正效益,对中国来讲,从中国发展利益上考虑也要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所以我们要给自己制定一个目标,这应该说不是约束性的,是我们自己来承诺愿意以这样的方式进行温室气体排放增量的控制。

  各国利益考量不同 导致谈判进程将很艰难

  主持人方玄昌:此前在巴厘岛会谈上比较受关注也就是两个国家,美国和中国。像03年美国退出京都议定书的时候,澳大利亚随即以美国马首是瞻,中国提出一个40%的目标,印度马上跟着提出了20%—25%的目标。这两个阵营中,中国现在成为发展中国家一个首领,美国是发达国家,但不是一个首领,而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身份,欧盟跟它态度是不一样的,哥本哈根谈判会不会是围绕这两个国家态度来展开?

  张世秋:我想在矛盾层面上大家过度夸大了美国和中国气候变化方面的作用,但是确实中国和美国气候变化的态度对哥本哈根会议会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是在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中各个缔约国都有的利益都能影响京都议定书的谈判进程。但是中国这样的态度和美国提出一个控制目标的区别,应该来说对哥本哈根会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起点,或者是说为未来会谈能够形成一个共同认知的政治性的协议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因为两个排放大国对全球影响还是具有很大象征性意义的。这个可能是很复杂的,收益最大的国家当然希望越快进行温室气体减排控制越好,同时在发展中国家77国集团内部,比如中国印度巴西是几个很重要的大国,也是快速的经济增长体,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些比较贫困的国家,即是受害国,又是受贫困影响最大的国家,所以解决的时候面临很多技术、经济等方面的问题。对于美国来讲,美国、欧盟、日本,除了面对气候变化共同义务以外,也都有各自未来因气候变化所引致全球经济格局贸易方面变化的考量,所以也都会有各自不同的态度和谈判的考量,所以我想这是哥本哈根谈判过程会是非常艰难的,但也是很正常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方玄昌:很多学者对于这次谈判持很悲观的态度,您觉得主要有哪些方面原因。

  张世秋:我想对于美国进一步承诺的可能性比较小,确实很多人会是比较悲观的。这种悲观主要体现在美国在11月25号承诺2020年减排17%,但是我们回想一下京都议定书的时候,美国应该承担的减排义务是2012年就要减少7%,对于这个17%的目标有研究者做了一个估算,相当于1990年基础之上才减少了4%,发展中国家原来预期的是到2020年美国应该减排40%,和这个目标肯定有很大的差异。所以我想反过来说对于这么一个重大的国际环境协议,这么复杂的问题,对某一个特定国的悲观态度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觉得没必要,这种不必要在于全球范围内这么多的国家在这么复杂问题上要形成一个共识,这本身就是有人类文明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进程,大家需要学会怎么样在国家之间来公平的分配、承担责任。同时又要建立在保护自己国内民众利益的基础之上,我想这对所有国家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对所有的公民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在怎样面对到来的负面的影响之下,如何形成一个共同体来共同面对,所以我想这本身不会在一年、两年就能够完成的过程,未来国际社会治理结构都应该发生相应的变化,我们如何去看待其他的国家,我们如何看待我们自己行为等等,所以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第二个问题,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其实各个国家包括每个个体自身都是纠正自己很多认识的一个过程。

  第三个我们希望能够看到哥本哈根这样一个谈判,最后至少应该能形成一个政治性的协议,这是达成一个有法律约束意义的议定书,或者说减排目标减排责任认定的第一步。我们也应该为此而感到鼓舞,鼓舞的意义在于我们不应该放弃,因为这既是一个环境问题的解决,同时也是一个人类自身如何建立构成我们社会的一个进程,我想可能要从这个角度来看,否则的话,经常看到媒体上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我觉得这就有点说过了,因为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面对的是复杂形势,需要经过不断的努力,不能寄希望于一期工程的努力,这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过程。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王玲玲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