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公益要闻

中国人环保意识高于欧美 但仍需与行动挂钩

来源:搜狐公益
2009年12月11日13:54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

    云端的问题:公众环保意识和实际行动脱节

  主持人:我们在2008年3月份曾经公布了2007年环保工作指数这样一个调查报告,不知道今年我们有没有跟进这些研究?在目前来看,我们中国公众的环保意识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袁岳:06年开始,我们每两年做一个环保工作指数,今年的环保指数最近几年就会出来。我们基本的一个调整就是说,公众对于环境重要性的认知是越来越高的。跟以往相比,中国老百姓关于结业、社会保障、以前都关注这些。从八年以前,这个进入到前十,05年进入到前五,总体来说它一直处于较高的位置。年轻人的环保意识比年纪大的中老年人是要高的。教育程度高的人环保意识也会比较强。第二,我们可以看到环境中的危机意识和行为之间的链接是比较脆弱的。他认识到这个环境问题,但是他认为主要是政府的问题,他不认为跟我自己有什么关系。所以他的行为改变是非常明显的。在他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层面,比如说应该可以做到什么,节能节水,应该可以做的事,包括空调的使用,应该做的他都知道一些,但是他真正做的有没有改变。第三,环境的意识比较抽象。气侯改变现在的认知越来越多了。但是气侯变化,具体我做哪件事情算是对低碳作出贡献呢?他不知道。比如说刚才我们说原来我去参加一个会议,这种地方就是属于高碳,其实一般人不知道。包括今天我坐公共汽车是不是能对低碳做点贡献,我整天开车就是不做贡献?人们不知道哪些典型的行为导致什么样的结果,通过一些什么样的,比如说有一次有一个电影演员发现自己坐飞机坐得比较多,他说我最近因为坐飞机坐多了,我就多种点树。一个电影人这么说了一句,我发现很多人,比如说我坐飞机坐得比较多,我的朋友就在我的博客上留言,你最近坐飞机比较多,你应该多种点树。这就是对他们产生了影响。如果是一般性的议题和落实化、具体化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普通老百姓认为哥本哈根开会,国际关系跟我更没有关系,那应该是外交部要做的事。对于我们媒体也好,应该把它变成一个老百姓也能够接受的事。老百姓的信息大部分是从媒体上来的,一小部分是来自于一些单位的号召。这里面体现一个问题,关于今天我们新的环境意识、环境教育、环境行为中的改变,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公益组织、更多的能够让大家意识到这个问题,现在我们的问题是云端的问题,大家认为是云里雾里,很高端的问题,我们是普通人,这什么时候被我们大家认知,感觉不是一个非常急迫的问题。

  陈冬梅:我们一直在试图做袁总刚才的指示,怎么能把处在云端的很多思想,面对未来展望的思想能够落实到现在的普通公民的行为上。很多人的思想意识知道了,但是思想意识的改变并没有落实到行为的改变,这两个之间还没有变。过去几年我们选择了上百家的中小学,有一些大学,还有上百个社区,进入到家庭去宣传节能节水节电,甚至我们推选出来很多节能的英雄。这个过程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过程。进入到家庭这个层面发现一个问题,因为中国的老百姓一般的中产或者说普通家庭,他的节水节点是用来节约帐单的。即使没有气侯变化,他自己本能上就会把灯关了,把尽量用最小,怎么循环利用。包括很多中小学的小孩,对他们的教育启蒙式的教育,这种影响是很难一时评估的,因为他背后有很多的家庭,他未来的思想,他未来成为一个国家栋梁的时候怎么处理他的消费行为和决策行为。从这个过程中感觉到,公众的教育,公众行为的感知是一个长期艰难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一个非常清晰的市场的信号。而这个市场的信号现在对于中国政府这边已经产生出来了一些。包括电动汽车的消费有一些政策,鼓励大家去购买,他给你一些补贴。家电下乡、节能产品的补贴、家里有几个户口就可以拿一个一元的节能灯。这些是短期的刺激,长期来说怎么和我们个人的税务结合起来,就像很多欧洲国家一样,你要是开企业的,如果你企业内部有什么样的节能和减排的行为,怎么跟你的企业所得税和营业税,家庭怎么和个人的所得税和财产所得税,诸如此类的东西能够挂钩,建立起长效机制,这对于鼓励这个市场是非常有帮助的。

  袁岳:因为我们政府在哥本哈根也主张了发达国家应该负担更多的责任。我个人也主张富人应该负担更多的责任。因为一个富人装修房子的时候,家里装的灯可能是很多普通家庭的好几倍。而且装饰用的灯很多,还有很多好玩的。当然我们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机制的话,你只是一个说法。

  张建宇:刚才大家谈的是意识和实际行动脱节的问题。这个问题我觉得在所有的方面都存在这样的问题,都是说易行难。这理念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在所有这样的问题中碰到三方面的关系,第一,所谓基础设施的建设。第二,政策的管制措施。第三,意识上起多大的作用。比如说北京市现在非常明显,北京奥运期间实行单双号,现在是高峰限行。北京建了很多的地铁,如果说人的意识不提高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上。你会发现前面做很多努力也有可能是白费了。你可以建很好的地铁,每个人还愿意去开车,他不去坐也没有办法。你推广单双号和高峰限行,很多人买第二辆车加以对抗。北京现在私有车保有量400万辆,而且一年的高速增长,这是有原因的。我看到有一个节目谈到中国的二手车市场为什么起不来?因为很多人买了第二辆车以后,第一辆车都不卖,放在家里来适应限行的政策。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基础设施建设、政府的管制和个人意识提高到同样的位置上来。这是一个架构建立的过程。

  第二方面,如果说到人的意识,做一天好人容易,做一辈子好人难。今天一个突发事件,有什么样的契机,很容易今天大家都不开车了,或者我们今天都爬楼梯,很多机关也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关键是怎么样把这个行为持续下去。放在环保中,我们最倡导的是有可持续性,只有规则性的改变,产生对事件产生影响。这就是要建立机制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在奥运期间做的,我觉得提出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要和市场结合起来,你要让个人的行为改变,你意识的改变,一天的改变,袁总这样的人一呼大家都跟着。但是意识的改变不是一呼的问题,应该是从体制上面改变,我们现在倡导要把个人行为和碳行为结合起来。把这样一个指标集中起来卖掉,再回馈给你。这样市场才能不断提供持续稳定的动力,让你有动力进行改变。

  第三方面,在社团组织也好,做项目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一直在做顾中国这个项目,在全国五个城市,在沈阳他们做的叫家庭节能档案,他们和当地的档案局结合,做得非常好。一个人把家庭几年的水、气、煤的帐单结合起来,计算以后来算出来他产生多少。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叫真的问题。包括国家行为,很多时候说起来容易,而且说起来是做了多少,关键事情是世界上就怕认真二字,就是要叫真,公众教育过程中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要让他算这个帐,让他定量,因为没有定量的概念环保往往是一句空话。

  袁岳:去年汶川地震的时候,第一,很多人去当志愿者。第二,很多媒体都到那边去。现在灾后重建也是一个很热的话题。今天我们一位是美国环保,一位是自然保护基金会。对于我来说有两个东西很重要,第一,我们应该产生更多的低碳积极分子,就像抗震救灾的志愿者一样。今天我们也是一个灾难,但是不是把一大堆人压在下面,是另外一种方式。第二,我觉得现在至少是我们应该怎么样把高端的忧虑变成普通人的行为认识上的教育。很多人说气侯变化,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也需要很多的积极分子,要用组织化的行为来帮助到社区里面的很多人,大家都有善良的愿望但是变不成行为,很多人是因为无知。未来的几年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政府要给予空间,很多的年轻人要有一个导向,要了解更多的气侯变化知识、低碳知识,转变成为有一些人愿意在这个方面从事更多的公众运动、推动更多的在这方面转化的机制。所以我希望有很多的小小环保协会、小小的自然环境保护是在中国、普通年轻人推动的。就像大家跑到灾区做志愿者组织和志愿者个人行为一样。如果只是政府在那边说说,那些东西很重要,值得建立。还有一些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动员工作,如果把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人们就知道行为倾向要改,怎么样改。因为有经济的利益和好处,人们在改的时候就有一个动力,他的日常行为正常化到一定的程度以后,行为怎么改革?你有新的行为,同时经常操练,形成一个习惯,他就从那个轨道转到这个轨道来了。

  主持人:还是要把我们老在说的一个口号落到实处,变成我们的一个生活习惯来做?

  袁岳:比如说我们如果明白了所有的低碳,我过去坐飞机是每年都增加的,07年是77个,08年是88个,今年是99个,我说我至少要做一件事情。我改为坐动车,动车和飞机的碳排放是1:8。我最近连续做了七八次动车,动车也都是晚上,所以我说我把我坐飞机的量,特别是这个距离,在四到五个小时到六个小时,我把这50%的转为做动车。我们从不高的要求,慢慢我们就能够做到,站在一个国家,我们能够做很多事。

  张建宇:我觉得有必要提醒高端的决策者。在面对气侯变化的时候很多人愿意采用一招先的方式,觉得一招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实际上我们不管是从气侯变化还是所有人的行为中,一定要是一个综合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人类历史告诉我们,任何一个依靠某一个特定的技术突破永远带来最简单的一个道理,我们当时在解决创造问题的时候,创造了SCFC22减少排放问题,当时都没有意识到SCFC23成了一个新的排放源。往往我们人类在解决一个旧问题的时候就往往会产生一个新的问题。我相信这不是人类遇到的第一个问题,也不是遇到的最后一个问题。

  第二,袁总刚才说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种树或者是购买碳排放。我觉得在个人级别上,也要让大家建立这种意识,也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亲力亲为,人类历史发展的过程就是一个相互协作的过程,有的时候你就是要去美国,你不可能坐动车去,别人在另外一个地方做了什么事情他可能会帮助你减低这种排放。我们不提那种复杂的东西,交易创造了一种机制,让我们可以从原来每一个人单一的解决问题,借助更有能力的人帮助我们做这个事情,通过你自己付出一定的代价。在我们人类所面临的这些事情,第一,需要我们自己做创造力,第一个是分散世界,第二,要有团结和协作的意识,而不是完全靠自己把这个事情加以解决。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武昕怡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