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公益要闻

“后京都议定书”环境问题需要各国立法配合

来源:搜狐公益
2009年12月18日10:24

  哥本哈根目标在国际与国内法律中的实现

  主持人:朱教授,正像我们说国际法实行还需要国内法的配套,哥本哈根提出目标单位国民生产总至40%—45%,总量上还是增加的,但是减少了新增的排放,像这样一个目标,它是一个相对目标,不是一个绝对目标,像这种政策目标怎么在国际上法律上体现得到实施呢?

  朱家贤:温家宝开常务会议的时候已经提出来了,一方面需要提高能效,通过创新或者是技术的改进提高能效,还有就是使用可再生能源,新能源,还有通过碳捕捉,或者碳封存这样一些技术,扩大植树造林,扩大生物溶剂两,能够吸收二氧化碳为主的一些温室气体。在中央这个层面,其实已经下了大决心从财政、税收、金融手段来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减少温室气体,从财政政策来看,现在短期已经进行探讨了,包括发达国家早已经采用的一些措施,财政手段,比如说补贴无论是对投资,还是对产出,还是对消费,比如说像英国的超市里面都有贴有碳足迹,奥尔玛也提供下游提供商也要提供这个碳足迹。还有一些贷款的低气贷款,这是德国长期以来采取这样的措施,还有政府采购,大家知道政府采购,欧盟占GDP19%,如果说一个政府能够引领这个潮流在它政府采购的这些产品当中规定绿色产品的比重的话,很好的提高能效,并且鼓励可再生能源和可再生资源这样的使用。还有就是税收手段,现在已经在比如说所得税,资源税,消费税都进行改革当中了,还有现在正在探讨的碳税为主的环境税,金融手段就很多了,排放交易,绿色信贷,绿色的投资和融资渠道,比如BOT融资租赁手段鼓励环境项目这样的融资,包括环境保险,在中国都是已经在进行切实的可行性研究和相关的立法计划当中。

  马勇:其实我们国家从整个体制也好,从法律环境来看,实际上很多还是依靠行政的力量做得比较多,一再为什么讲环境经济政策这方面,实际上我们真正发挥作用的,这方面确实发挥作用了,真正如果说按照环境法,或者相关的法律,去严格执法,或者去督促执法也好,或者去检查也好,这个过程是还是比较慢的。应该说环境政策,经济政策在这方面发挥着突出的作用,包括朱老师刚才讲的,包括生产这方面,采购,或者发改委或者银行去批你信贷这方面,都是有绿色这个门槛这个去控制你,这个效果是相当显著的,如果你运用到法律当中来,因为你毕竟二氧化碳现在不是我们国家强制去控制的一个气体,对于企业来讲从法律上来讲对他没有约束力,其他的你可以,比如说水解COD,或者二氧化硫重量没有完成,或者超总量我们说是违法排污,以此进行环境执法,以此提出诉讼,二氧化碳这方面立竿见影还是经济政策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

  主持人:有时候自下而上,这种指令发挥最大的作用,我们国家05年到10年国内单位生产总之降低20%的时候,曾经提出一个对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要一票否决制,这样对推动澳门地方行动起来起到主要的作用。

  马勇:其实十一五没有达到要求,从那时候整个要完成10%减排目标是很难的但是这几年为什么到去年年底,应该是百分之8.9几,在2010年到来之前这个可以提前完成的,这种力量很显然通过行政的强制,还有一系列经济政策。该批的不批了,该淘汰的全部淘汰了。从长远来讲法律有它遵纪的保障和威慑力,见证比较快还是国家行政理。

  主持人:我们一些政策的实施,会不会跟一些法律的原则有冲突?比如我们关闭小电厂,我们关闭小煤窑,中央一道命令就关了,这些是不是涉及到财产所有权,这个时候涉不涉及所有权存在的冲突。

  朱家贤:长久以来讨论到私有财产和公共利益的冲突,在经济学曾经也提出这样一个理论,公平效率的问题,如果说你单纯追求公平,每个人私有财产都要进行公平维护的话,就不能够有效快速的解决这个问题,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行政手段,强制性的手段往往和个人私利权利相冲突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认为如果说国家从宏观层面要进行环境治理的话,必然伴随着强制性的行政手段,会侵犯到私人财产,当然是有前提的,并不是说盲目的,没有任何前提的,如果说这些小煤窑,或者小电厂,确实很抵消的,排放污染很高的,并且它单个小煤窑已经影响绝大多数人的幸福的话,政府从保护环境共有利益来讲是可以这样做的,但是关闭小电厂,小煤窑这种行政手段还是应该遵守一定的程序,在合理程序保障之下,进行一定的补偿我觉得就可以了。

  马勇:法律在这方面也有一些问题,我们环保法当中,几个单行的法律,大气,水的污染法方面有这样一些内容,国务院宏观经济管理部门可以制定淘汰的,落后产能的,每年咱们发改委不是有落后产能的目录,什么标准就是属于落后产品了,随着经济的发展,随着技术水平提高,每年可以制定不同的淘汰落后产能,技术跟不上都可以淘汰掉,这方面法律还是做了一个保障。

  主持人:因为法律部可能及时更新,但是法律可以提前做一些原则性规定。

  马勇:要不然无法可依了,当然行政可以强力去做,做错了就牵扯到一个行政赔偿的问题,我是我的私有财产,法律上没有这样的规定,凭什么让我的小电厂来关闭,但是这个法律说到这一点,比如每年实行2005年的版本,你这个不属于福利的,如果是属于淘汰的肯定要完全淘汰的,当然是有法可依的。

  主持人:一方面二氧化碳温室气体的减排,也涉及到我们国家其他污染物的减排,那么怎么样促进市场更好发挥作用?

  朱家贤:现在应该说有关部门应该在做相关的立法调研了。哥本哈根谈判之后有没有定一个气候变化这样的条例,当然中国不能借鉴欧盟一些立法的原理,我们没有承诺,没有总量的控制,2007年英国气候变化法核心就是交易制度,成立气候变化委员会以外,主要就是五点碳收支计划及完成的交易,在中国提出的在减少GDP单位排放从40到45这样一个状况之下,如何去促进比如说像排放交易这样一些金融或者市场手段的时候需要一些制度创新,现在国内已经有了很多这样一些环境权益交易所,比如说北交所,是原有的传统产权的环境交易所,还有天津排放交易所,主要借鉴CCS的芝加哥气候交易所期货交易这样一种路径,但是因为现在中国风险防控的原因没有做成气候衍生产品的这样一种交易。还有全国各地的像江南地区、杭州,主要是二氧化硫和COD污染物以前有过一些这样的交易的。在这样一些现有的状况之下,很多交易所愿意去做,很多地方政府希望建立一些相应的平台,去进行相关的交易,但是现在确实存在着一种立法的趋势,我们没有办法确定总量,因为排放权前提是总量,不足的才要去买,在碳这样强度背景之后,如何进行碳交易这样的一个架构呢,这是现在正在进行一种创新性的工作,我个人来讲,首先我觉得应该肯定要有试点,比如说交易所不可能是过多,因为这样的话,会存在成本过高,有一种无序,监督管理缺失的问题,全国可以两到三个所,比如说像前期已经确定的天交所,北交所,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进行一些试点,像有关部门其实已经进行了这样的立法工作,我们前期也是参与的。比如说没有通过联合国EB批准的签发的CDM,或者在签发之前已经进行的减排量的这些CDM的项目,大家知道送交到联合国两千多个,其实批下来是是很少的,这样一些项目需要交易的,肯定需要试点,任何形成规模化的、系统化、正规化的一些交易之前必须要有试点的,摸索出自己定价权,一些产品,一些规则。所以我个人认为在哥本哈根谈论之后,中国会在碳强度这样一种前提之下会选择一些交易所来进行试点。

  主持人:您谈到一些试点,在没有总量情况之下,只是在强度情景之下,我们应该依据什么样的指标,单位碳排放量减少,不是像总量少了直接可以交易的,您觉得这个东西怎么可能走向交易呢?

  朱家贤: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总量和交易,一种是基准线和交易。也就是说会员在交易所当中,现在有400多个会员了,加入会员以后必须有一个强制性的承诺,比如2006年到2012年,他必须要完成从1998年到2001年平均线每年降低1%,自己设立一个基准线,如果超过这个基准线没有完成的,那就要去买,如果是盈余的可以卖。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武昕怡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