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边境卫士与城市中的我们

边境卫士奖获得者做客搜狐公益

来源:搜狐公益
2010年01月27日14:36
德宏州森林公安局局长董建川
德宏州森林公安局局长董建川

  主持人:我记得上次有一个老师说的特别好,我们拿我们完全可以抑制的欲望去剥夺不应该剥夺的生命。说到生命,好像您那边我还没有感觉到如火如荼、硝烟四起,我觉得跟董局聊天,不一样,完全是剑拔弩张,董局以前是缉毒警,做过卧底的。

  董建川:当时森林公安这块需要加强执法工作,就让我过来了。

  主持人:董局跟我们说说,那边是什么样的状况,因为大家都知道缉毒围追堵截,真的是血和火相融的过程,在您的实际工作当中野生生物保护也是这样的状况吗?也是真枪真刀的去动吗?

  董建川:我们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因为事出突然,我们去的人也少一点,去了4个人,中途在边境线上,在山上有一个中转,专门指挥境内、境外的怎么走、怎么联系,要通过卫星电话、通过对讲机沟通连接。

  主持人:您指的是你们在用这些设备还是他们?

  董建川:他们在用这些设备,我们相反还联系不上,所以后来我安排2个同志先把这个指挥控制中心拿掉,告诉另外一个通知直接到交易现场去,到现场一看非常吓人,大概11个人,7个人带刀,看到我们去了以后都是虎视眈眈的,情况还是很危机的。

  主持人:能不能给我们大致讲讲,我觉得这个东西完全可以写成一个剧本。你们都带枪吗?

  董建川:带枪去了,因为我们侦查构成需要,都是化妆进去,不穿警服的,化妆成外地的、过路的,因为时间很短,如果你不能够在第一时间赶到交易现场,可能很快马上人就走了。

  主持人:您是怎么得到这个信息的,也是有情报、有线人?

  董建川:对,肯定是其他方面来的情报,把不把他搞掉了以后下去马上就会被发现,马上就可以转移,就在国境线上,直线距离150米都不到,公路上走了大概200米左右。

  主持人:我还曾经有一次进了德宏,在我们界碑往那跨了一下,我说今天又出国了。

  董建川:后来去看了以后,看到我们也非常的警觉,不断的打听我们干什么的,后续跟不上,因为通讯联系不上。

  主持人:还是装备问题。

  董建川:都是在界边,没有办法,后来选择了最好的时机只有掏枪了,我们是公安局的,不要动,谁要动就开枪,强盗一个一个趴下,其中两个人还动了刀,因为他动刀毕竟没有我枪快,刀一动我把枪就对着他脑袋了,所以他就不敢动了,我跟他说了,我说要动今天就对你不客气了,还是比较顺利的,11个人全部制服了。说起来很简单了,实际当时的情况还是非常的凶险。

  解焱:我觉得下决心2个人战胜11个人就需要很大的勇气。

  董建川:我从警这么多年很多危险都遇到过,像那么紧急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主持人:如果你当时不动手底下会发生什么情况?

  董建川:我们要不动手可能他们就不间断联系了,马上撤出去,我就没有办法了。因为对面就是当地民警武装组织的设控区,他在民警组织的设控区里面是合法的,缅政府对这个是管不了的,当时也怕,怕外边的人冲进来。我经常说,我从警这么多年了,从来没遇到过一只手拿枪,一只手拿弹夹的,跟另外一个同志说做好撤退的准备。

  主持人:您当时用的是什么枪?

  董建川:必须有备用弹夹,我说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把备用弹夹放在手上,真的打起来就边打边撤退,我跟另外一个同志说。

  主持人:那个同志带的也是短枪。当时你抓的这11个人是我们自己的边民还是缅甸的?

  董建川:都是内外勾结的,像我们州线比较长,没有什么天然的屏障,山连山、水连山。

  主持人:我看过一个资料,村子里面有一个小水沟,这边是我们,那边就是另外一个国家了。

  董建川:一个井两个国家用,没有什么天然的屏障,进出非常方便。

  主持人:我现在非常关心的是那5头大象是,野生象我知道人去接触不是很容易的,这个野生象当时是什么状况?

  董建川:当时他们用非常粗的铁链子栓在它的脚上,从境外赶进来,因为这头象后来审讯过程中问了一下,大概他们用了半年时间在捕这只象,专门有两个人负责这只象。

  主持人:我记得上次咱们聊天谈过,冯导应该有印象,那时候有一个电影科教片叫《捕象记》,就是我们工作者加上当地的解放军,拿着麻醉枪捕象去,我觉得捕象很难的,他们是怎么做的?

  董建川:听起来很神奇,实际做起来也不难,一般来说如果发现这只象需要捕捉它的话,首先人要跟它的接触,不断的放食物,让象产生好感,知道人不是来伤害它的。差不多了以后要让它跟你走,比如像缅甸的这些人都喜欢用鸦片,鸦片放在香蕉里面给象吃,吃了以后象就离不开你了,要跟着你走。然后又找一条象来带,然后一步一步的接近,还是很残忍的。

  主持人:在泰国、在缅甸象可以让它来干活,但是这5只象我听您刚刚的意思是从缅甸走私进境到国内来,具体干什么?

  董建川:主要是运到动物园里面去,因为亚洲象性情非常的温和,是禁止贸易的,不可能通过正常的途径去买,除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相互赠与以外通过商业手段是买不到的。

  主持人:那在动物园看到的呢?

  解焱:大部分都是长期的人工驯养繁殖的后来。

  主持人:所以说到最后还是我们的需要,我们作为城市居民的需要,我们可能看到虽然在笼子里关着但是是野生象,还给他香蕉、给他苹果。我有一个朋友在野生动物象房,我们有时候工作完了就跑到象房去了,我们真的可以接触它,觉得特别开心,不过那个北京动物园还是驯化的。

  董建川:后来在收容期间这个过程是非常艰难的过程。

  主持人:你们把它关在什么地方?

  董建川:我们没有固定的场所,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非常隐蔽的山林里边,栓在非常大的树上,给它提供食物,逐步逐步脱瘾。

  主持人:他一开始毒瘾发作的时候怎么样?

  董建川:非常非常的狂躁,有时候也伤人,我们也没有办法,还好我们抓象的时候把驯象师也抓了,他熟悉,他懂,采取了很多很多方法逐步脱瘾,脱瘾以后才送到收容中心。

  主持人:花了多长时间?

  董建川:3个多月。

  主持人:我觉得不光是不人道,没人性。前两天我们做了一个节目,一个老师在谈吸毒和控烟,把吸毒和控烟做对比,说毒品是你自己要去做的,但是烟草你可能侵犯的是不吸烟人的权益,你去祸害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的象,一个野生动物,而且是用这个手段去抓它,您怎么处理这个坏蛋呢?

  董建川:按照法律规定走私亚洲象最高叛20年。

  主持人:我觉得轻,我真的觉得轻,对于这帮祸害我觉得毙了都不为过,所以如果当时他们动刀你真会开枪?

  董建川:真会开枪,没有办法了,因为后续的跟不上,电话联系不上。开始我说稳定一下,后来发现感觉到我们可能有点不对,他们准备袭击我们的时候,准备动手的时候,没有办法了。

  主持人:他们是准备向你们动手。

  董建川:准备向我们动手,因为我当时待了10分钟,开始想稳定一下情绪,后面再一步一步来,当时因为通讯联系不上,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往哪个方向去,所以一直在等。所以他们看到我们跟其他人不太一样,你也知道边境地区那些老百姓是很凶悍的。

  主持人:这样的事情会经常发生吗?

  董建川:经常发生的,比如说像我们寻山的时候,非法猎户经常项我们民警开枪,还有铁夹子,他知道我们经常往那个地方过去,一个夹野生动物,一个不让我们过去,每年都遇到很多事,所以我们上山一下要带一个棍,探路的,一个是蛇对我们民警造成伤害,另外是防这个夹子,如果是夹子一动就合上了。

  主持人:你们寻山是不是跟巡逻一样?

  董建川:我们是定期的,我们的范围大概是11200多万。

  主持人:走一圈一多长时间?

  董建川:走一圈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我们分重点,我们走那个重点就行,在山里面住,要带上毛毯,很多地方也是无人区,也是很少有人过去的,都是跟边境联系在一起的,有一些小的通道。

  主持人:雨林的那种状态走人是非常难的。

  董建川:有机会带你们去,感受一下我们边境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工作,说了很多人不知道。

  主持人:解老师去过吗?

  解焱:我没去过德宏州,董局他们在那6年办理了6千多个案子。

  主持人:您觉得缉毒难还是生物保护难?

  董建川:照我个人感觉来说,因为毒品大家都认识到它的危害性,已经形成了全民的公敌,大家防毒的意识都非常强,像野生动物保护,可能就不是那么太理想了,大家传统的观念,比如说吃野生生物,吃什么补什么,这个传统观念有了,比如说癫痫病认为猴脑是治癫痫的良药,实际上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受这些思潮的影响。再加上人与动物之间的冲突也越来越多。

  主持人:归根结底说到最后,我觉得一是我们的行政、我们的执法要有力度去制止、去管他,更重要的是我们普通老百姓应该有动物保护的意识,不要因为我们自己膨胀的需求去破坏它,没有需求就没有供给,更多的还是教育问题。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成成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