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益论坛:我们不妨给低碳降降温

低碳生活不是苦行僧 而是相对方式选择低碳

来源:搜狐公益
2010年03月22日17:06
黄杰夫 是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副总裁、天津排放权交易所董事长助理

陈洪波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

段德峰 瑞德森企业社会责任机构总裁
嘉宾主持: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新闻中心总监、低碳周刊主编 晨星


  低碳生活不是苦行僧 而是相对方式选择低碳

  主持人: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头,个人究竟能做些什么,或者个人生活方式、消费模式怎么样改变是吻合现在的潮流或者方向的?我们也看到有很多人在提,是不是不要开车了,或者说空调也不要开了,尽量回到苦行僧式的这种生活方式方式,回到那样一个状态当中去,我们究竟什么样的方式是低碳的,也是符合现代文明的模式?

  段德峰:其实坦率说,小范围的,比如说5公里之内、3公里之内,我发现可能开车更麻烦,找车位找半天,可能是生活习惯,可能会有一些困难,很多已经习惯了现在的这种生活方式。我们也知道,在30年前的时候没有人谈低碳概念,很多我们遗传的基因也好,我们的思想观念已经在中间运行了,我想在我看来,一个低碳的生活方式或者绿色的生活方式并不是痛苦的,而且我觉得可能是乐在其中的,非常愉快的。包括我们现在有一些朋友更大的范围吃有机蔬菜,平常很少穿皮鞋,穿运动鞋,多走路,我觉得是快乐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少开车,或者说我们有的人喜欢喝酒,酒喝多了也不好,很多人也知道开车多了不好,开车也会开出颈椎的毛病、腰椎的毛病,我们怎么样平衡它,一个是生活方式,第二个可能也是个人科学的生活吧,真正好的生活我觉得真正合理的或者符合医学的生活方式恰恰是低碳的。我没有特别研究,但是很多经验我觉得已经多多少少证明这个。

  主持人:这个对你个人的生活方式有一些变化吗?

  段德峰:其实有,我今天因为录节目穿西装,我平时还是很随意的,穿西装为什么比穿夹克高碳一点,穿西装要干洗,夹克可能揉一下就好了,而且冲锋衣也看不出脏,而且穿冲锋衣比穿西装愉快多了。

  陈洪波:我觉得低碳生活并不必然是要过苦行僧的生活,我们都要回到原始社会去,我们都要过的很简谱甚至住很简陋的房子、吃的很糟糕,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应该这么说,达到一定的生活品质的情况下,我们尽量选择低碳的方式,或者是在一定的碳排放的约束下,追求较高的生活品质,总是在满足一个约束条件下另外一个最大化,在一个品质情况下碳排放尽量减少,或者说碳排放一定的情况下追求更高的生活方式。比如我们说交通,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我们有很多选择,如果我坐公交车很方便或者我坐地铁很方便,当然是低碳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特别不放心需要开车,我觉得开车也未必不是一种方式,但是开车也有很多种,我是专门开非常大的高排放的车,还是我觉得就是一个代步工具,达到我出行的目的就行了,还有进一步,是不是考虑甚至电动汽车、新能源的汽车,就是这样一种目的的情况下,尽量选择低碳的方式,我觉得这就是低碳生活,未必我们非要过的太苦、太惨来去满足这种低碳,从长期来说,我觉得那也做不到,人毕竟还是有这种需求的,有追求更好生活的需求的。

  主持人:如果纯粹的回到原始社会的状态,也不需要现代文明,也没有经济发展。

  陈洪波:是,所以我觉得谈低碳、谈低碳生活千万不要走极端,现在很多人提出零碳,你也做不到,也没必要非要零碳,只是我们尽量的相比较而言找一些低碳的方式。

  购买减排量来中和碳排放方式值得鼓励

  主持人:是不是可以这样的,如果有了市场我通过购买,有一个碳中和,达到我个人零碳的方式,这个还是可以操作的吧?

  陈洪波:这是可以操作的,其实在国外已经有很多人,比如说我乘坐飞机我排放多少二氧化碳,我通过购买减排量来中和我这趟旅行,这也是应该鼓励的。像黄总每天飞来飞去,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生活的一部分,他必须要做的,他不可能去选择其他的,坐或者或者走着去这种方式,骑自行车去上海不可能嘛,他如果选择购买减排量,中和自己的碳行为,鼓励其他的方式减排,这也是值得推广的。

  熄灯活动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能提高公众低碳意识

  主持人:我们知道去年“地球一小时”这个活动已经举办了一次,今年在3月27日也在全球还会进行“地球一小时”的熄灯活动,三位老师对这个事情怎么看?它的正面意义在哪里,有这种必要吗?

  黄杰夫:我觉得正面意义很明显,去年我作为个人也参加了这个事情,过去我们讲绿色经济、循环经济、可持续经济,你要可持续的,这是一方面,同时也不一定要影响你的生活品质,这里面第一是度的问题,昨天有位专家告诉我,说日本夏天上班族不穿西装改短袖,把空调调高几度,一年节约7万吨碳,这个是实实在在的一个数字。所以这是一个度的问题,不是让你非怎么样怎么样,还是一个度,大家自己有这么一个意识。另外,低碳也好或者可持续,也是一个态度的问题、一个心态的问题,我是做金融的,陈老师做研究的,段老师做NGO的,跟企业打交道,主持人是做记者的,还有很多是做老师的,我现在想到低碳我是参与的心态就是我们各行各业都应该有一个参与的意识,也许我从金融角度,并没有把这个问题看的很全面,有NGO的观点,还有陈老师这种智库国家政策制定者的观点,如果大家从各自的观点都能够参与这个事情的讨论。很简单的例子,我住在纽约垃圾怎么放,生活垃圾要分类,大家要举行一个听证会,真的老百姓就很认真的准备、很积极的参与,给市政府、市领导提意见,他都是非常积极的来参与这个事情,这就是我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公民社会、作为一个市民这就是我的一部分,我不说谁会替我说,所以我觉得这种参与的意识。

  如果说我们能够通过“熄灯一小时”,当然里面技术的原因,如果说大家同时关灯电网会不会有影响,技术问题我不太懂,但是我觉得通过“关灯一小时”大家能够提高这样的意识,一小时开灯以后我还能够积极参与到这个事情讨论和实践,和我亲自去干从事这个事情,我觉得这一小时就很有意义,不是说这一小时完了以后,我还该干什么干什么,忘了,为什么关灯、我怎么关灯,不是这种心态,我觉得能够达到后面一个效果,我觉得“关灯一小时”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两位对这个事情还有什么评论吗?

  段德峰:我觉得WWF在全球首推这个活动,在很长时间我对这个活动是有一定保留的支持的,总体上我是支持的,我们也知道这个动作的象征意义会大于实际意义,当我们发现全球这么大的范围,其实我们在北京讲云南的一些人是听不到的,他不上网听不到这个事,所以需要象征性或者有爆破性的力量推这个事,本身这个意义非常重要。很多公众参与,刚刚黄先生也提到,这是一个公共事务,我们要参与,我们是世界公民,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应该关注到这个问题,然后才可能有这样一个爆发的原点,可能公共政策制定者会进一步思考这个问题,公众参与多了以后可能觉得公众开始关注这个问题,我们公共政策是不是也可以有所变化,有些媒体、我们做金融的也好,公众如果这个意识提高的话,可能这个市场比我们原先想像的更往前走一步,这是一个愿动力,公众参与,其实很多方面是来自于公众的需求,“关灯一小时”更多的在于倡导的意义。技术上讲,微量的可能会对电网有一些影响,但是我觉得还好,因为更多的是民用机构在推动,不是医院关灯,可能是居民楼、办公室,耗电量很小,对电网负荷的冲击可能不是很大,所以我还是比较支持这样的活动的。但是如果我们的人类足够聪明,能够想到更好的办法来倡导这个事,我觉得我更支持,但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我们可以这样先做着。

  陈洪波:他们俩都说的很好,我赞成,确实象征意义更大,对增强人们的意识确实有好处。

  主持人:很高兴邀请到三位讨论我们今天低碳的话题,我想用我们21世纪经济报道《低碳周刊》的口号来结束今天的讨论,我相信,总有一天现代文明下的田园牧歌、低碳生活会全部到达,谢谢网友!

责任编辑:于俊如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