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儿童安全教育之路有多长?

儿童安全教育落实重在有评估体系 需先培训教师

来源:搜狐公益
2010年05月25日18:30

  注重少子化安全教育 提高危机意识

  主持人:各位老师已经把问题直接引入到如何解决安全教育面临的问题这个话题,但是现在法规有了,培养安全意识,还有教学体系,怎么把安全教育纳入到教学体系里面来。正如成都晚报安全教育专家田中礼治教授指出,中国安全教育“说”得多,日本是“做”得多,这是两国安全教育的不同。

  陆士桢:其实这个理由很复杂的,要客观的说,说句不客气的话,日本它灾难多,中国人长期没点安全危机意识,家长不担心他的孩子吗?其实不是不担心,而是他觉得没有。近来校园安全事件的频发,给中国人敲了警钟,都在思考怎么办。他有一个意识问题,当然从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也是社会问题频发的一个阶段,再加上近年来天气气候变化,灾难频发这些东西敲醒了中国人的安全警钟。

  另外一个问题,可能这种警钟,从领导层面,包括联合国,各个部门做的工作,长期以来实际上超前重视这个问题,有一系列的法律规定出现,但是这个落实到实践我觉得还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反应到最近的一系列事件,应该说是到了我们中国教育该反思,惊醒和整治的安全教育阶段了。

  顾林生:刚才提到的田中礼治我跟他熟悉,他自告奋勇跑到灾区,什么人都不认识,跑到四川大学,说我要帮你们做安全教育,他说得多,做得少什么意思?我们有很多文件,有很多指导纲领,很多法律,但是怎么去落实的问题,他就落实了。网上也介绍了,他也到我这里来,拿面巾纸盒做一个房子,加两根斜拉条,这个楼房就牢固了,很简单的东西,这也是日本文化的特点。用最简单,最容易懂的方法体现出来,他告诉我们方法论的问题,怎么去做的问题。

  第二个要深刻认识到计划生育以后,这一代,一个孩子的家庭,一个孩子的时代和我是六十年代两个孩子四个孩子的家庭不一样,原来在家庭里面兄弟姐妹吵架是理所当然的,自我安全保护是在家庭里面学到的,或者在左邻右舍学到的。现在社会,一个家庭一个孩子,学生本能的抵抗灾害的本能已经缺少了,怎么去补的问题?这是我们教育应该要考虑的。

  陆士桢:学西方安全教育可以少子化,中国原来说句不好听,六个孩子死一个还有五个孩子,跟现在不一样,就一个孩子,所以少子化,也是国际社会重视安全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顾林生:少子化的安全教育怎么来做?我觉得今后要提出这样一个概念。

  郭晓平:说得多,做得少,可能从一个方面需要反思我们教学的方式,我们提供的信息很多,知识很多,在有限时间内就把这些信息和知识提供给学生,他有一个消化的过程,日本知识结合经验很多,给他很长的时间进行消化。我们进行安全教育,面对儿童青少年要考虑每一个教育的方式对他们来说真正的掌握了知识,真正了形成了这种文化。

  顾林生:前几年老师和专家一块出了题目,日本有应急急救包,老师和专家出了问题,用500日元准备一个急救包,500日元就是吃碗面条的钱,用500日元去买,或者亲自动手去做,但不能拿,不能把家里东西拿出来。然后你的急救包是干什么的,你的急救包是为爷爷奶奶准备的。然后急救包准备好了,带着爷爷奶奶一起来,晚上坐在那儿半夜集合搞演练,拿急救包,大家把急救包拿出来进行检查。我觉得这些方面不花钱,又能够锻炼孩子的思路,还能够通过孩子把爷爷奶奶家长都带动了,我觉得这种以孩子为中心来带动一大片的教育方式非常好。

  马迎华:建议培养未来安全教育教师解决安全教育“肠梗阻”

  马迎华:说到政策层落实问题,我想用一个医学名称“肠梗阻”,什么都吃进去,但是下不去,到底下就落实不了。我特别赞同陆老师的意见,要建立综合的机制。各个部门的综合机制,不仅仅是一个学校,一说到学校,学校顶多就是家庭家长,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公安,交通部门,因为安全实在太广泛了,学生生命威胁受到很多因素,环境的因素影响。我说综合机制,多方人士,多个领域,多个部门肯定是由中央一级政府先牵头做这个协调机制,或者有一些机制的探讨。

  其次,我觉得我们教育系统,现在安全教育整个体系还不是特别的让学校能够马上能用得上,缺很多东西。首先我们老师就缺这个知识,为什么缺呢?他在师范学校就没有这样的课程,我们从之前培训就没有,到了老师也是缺乏这个知识。所以所有的学校基本没有什么安全教育的老师,健康教育的老师,都没有,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陷。如果我们在之前教育,安全教育这样一个课程纳入到作为未来老师职业,未来老师培养当中,我觉得这是一个解决的途径。

  另外刚才大家也都提到教育部对中小学公共教育指导纲要,他提到了学时,要保证学时,但是没有载体,顶多加到思想品德,品德与社会,思想政治这样的一些课程中,实际将知识都打散了,我们说有国家课程当然很好,但是国家课程课时太紧。还有很多的地方灾难,地方跟地域有关的这个,他应该纳入地方课时,根据地方常发生的一些情况进行。我觉得课时现在保证课时特别费劲,谁也不肯少讲两堂数学给它做成教育课。我们希望从高层能够解决,另外教学光有一些纸面的东西,也没有图片,特别生动的教材教具,这个也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职后培训,当老师的职后培训,这些东西都是需要实实在在需要解决的。光靠保安,光靠警察这都是属于一时性的,不可能有持续性的效果。

  安全教育进校园纳入政绩业绩 落实重在有评估体系

  陆士桢:我还补充一句,还有评估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学校的评估,教育部门的评估,一方面有太硬性的问题,升学率,实际上是社会建立的指标,这个比较重要,那些软的,包括体现育人结果的评估实际上很少。另外就像安全这样的,就像专项评估我们可能比较宽,比较偏重于表面,你这里设了保安没有,门口看得怎么样,有没有应急措施,很少深入到具体到人的层面上。前段时间我注意到国外关于安全教育,安全防范的一些措施,其实有些国家比如对安全教育,国家是有明确的指标,我要考核你,我要定期评估你,包括他的一些测试,看这些孩子的安全技能的掌握,也有一些情景设置,让孩子去反映,然后看一个孩子安全教育是否落实,在整个教育评估体系,包括安全教育的单项评估上要加强。现在的评估状态,学校就不重视,不出事就行了,出了事就没办法,所以就变成恶性的现象。

  顾林生:前三年我们北大附小做过一批评估,包括硬件的,包括建筑的安全问题,通道是否通畅,拥挤程度,包括各种各样的设施,学习教学设施,教室设施,还有维持后勤的设施,甚至还包括周边的方圆的三公里之外的有没有危险源,交通方面。也就是学校安全环境评估。

  还有一个在管理方面,我们给他做了很多预案,突发应急预案,演练的方案,还有对学生怎么来进行教育,进行指导的内容。很多联合国的做法可以借鉴,比如日本防灾体系教育深入到各个课程,怎么放在数学里,怎么放在体育里,怎么放在化学里,这些都是很先进的东西,但是我们没有落实,真是太可惜的事情。

  主持人:如果观念落实从咱们贴近自身来讲,从上学到现在,我印象最深的是必须要参加军训,军训既然可以实施,安全教育应该也可以按照这种模式去尝试。

  顾林生:包括正规课堂教育,课堂上怎么样传授,包括思品课上有这方面内容。另外在户外活动当中,学校的军训,体育课,运动会,包括专项运动会,还有少先队,一些校外课外活动,都可以把安全教育设进来,生存发展教育,这是个体社会实行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马迎华:渗透可能在评估方面就得做好,是不是通过渗透能把你的大纲内容全都覆盖,另外评估很重要,刚才我也很同意老师们的意见,因为评估是杠杆,如果把评估纳入整个教育系统,甚至当地政府官员的评估,作为一种业绩的评估的话,这可能会,但是这个评估指标一定要以学生自身的利益的保护为最基本的一个原则才可以。

  主持人:实际上咱们提出一个观点,这个评估把政策法规包括知识落实到教育体系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杠杆。

  陆士桢:起了很重要的制动的作用。将来中小学评估,大学评估有一定考核的学校安全教育状况落实,很快就重视起来了。学校其实是有招的。

  马迎华:我以吸烟教育为例,现在控烟教育在全国很难的,北京把控烟教育纳入学校评估,学校如果见了一个烟头,你的健康控烟学校就没有了,评估管用。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责任编辑:于俊如)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