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2011“芯世界”公益创新奖 > 2011“芯世界”公益创新奖最新消息

李昌平:NGO要听懂政府、学者、农民的语言

2011年05月27日09:49

    李昌平:NGO要听懂政府、学者、农民的语言

    农民真苦,农村真穷。经过思考我认为农村所有的问题都与一样相关,就是农民组织的缺失,或者说农民组织没有力量。我总结了很多人的表述,最后我发现,农民组织的内部没有内生的经济基础,所以使农民的组织没有力量。我们今天很多问题,比如孙君讲的农村里面有很多垃圾,没有人管,是因为农民组织的缺失,农民适应市场经济,也是因为农民没有自己的组织,现在所谓村民自制,搞到今天都不像样子了,就是农民组织名存实亡了,也就是说没有经济基础支撑了。

    怎样构建农民组织的经济基础?我去过很多周边国家小农经济社会里面考察过,我发现,未来三十年,如果农村要谈增长空间,金融增长空间非常大。我觉得我应该做金融,帮助农民做自己的金融,金融的收入归农民。我在云南搞过一年多的扶贫,去过国外的地方参观,发现有很多小的模式,我自己认为,分析到整个农村形式以后,我觉得资金互助促发展,利息收入敬老人,从这种养老资金互助社起步,作为农民组织内部的金融,我认为成功率比较高。怎么做?在方法上不是我去做,而是要在村社组织内部,让政府积极支持,我只是一个协作者,帮助政府协作农民,做一个资金互助社,为政府提供服务。

    我的体会,就是农村必须要把农民组织起来,农民组织起来现在可以有效的办法,就是要建立农民组织内部的金融,建立农民组织内部金融需要协作者,所以应该有更多像我这样的协作者,做一些协作性的工作,我相信解决三农问题会快一些。这里来了很多NGO的朋友,我现在也在NGO里面工作,我这里要说一点,NGO要懂政府、学者、农民的语言,比如说,我们经常讲土地抵押贷款的问题,学者就说为什么不能,就是因为没有私有化,为什么不能抵押贷款,政府的官员说,因为银行不作为,可是农民就说,农地放到银行里不值钱,谁对?学者是错的,政府是错的,农民是对的。我们几乎所有的NGO做扶贫的时候,都兼有社区发展基金、农村小额信贷,可是我们做了很多,我们完全有话语权去批判学者和政府官员,可以把农村的金融创新,引向正确的道路,我们没有听懂学者、政府、农民的语言,我们做社区发展资金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农民的土地,在他人内部组织金融资产化的问题,小额信贷对整个金融创新没有太大的影响,NGO在这个领域做了很多,也没有获得话语权,我觉得这个领域里面是有一些需要总结的。

    再比如说,NGO到贫困地区做扶贫的时候,我们拿的钱是社会的人捐给我们的,我们到了社区以后,就说关注弱势,就排斥强势,不相信政府,不相信村里有钱的人,最后项目搞了多少年走人了,弱势的人还是弱势的,我们为什么不考虑到做项目的时候,把社区里面的爱心、孝心出来,让政府也参与进来。再比如说,我们在国内推广参与式的工作方法,我觉得这个工作方法给予我很多,这么多年来我懂得了,参与式的方法,具有很强的局限性,第一,是因为不承担后果,不承担责任;第二,歧视人,社区里的老百姓不是高度的利益相关方,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已经决定了这个村子里要上项目了,去做所谓的参与,就是一些评估等小的方面,最后发现你在玩农民,农民也在玩你,参与式变成完全形式主义的东西了。另外,就是我们现在很多NGO组织喜欢通过工作方培训,正确的方法就是带徒弟的方法培养人才;离开了那个场景,离开现场的场景,在城市里帮一个工作方训练方法和经验,我觉得这是无效的,讲讲理论,讲讲知识是可以的,所以我觉得NGO的培养人的方法要做一些改进,不对的地方请各位批评,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news1)

微博推荐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