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公益人物

魏久明:儿童紧急救助资金今年提高到500万(图)

来源:京华时报
2011年08月29日10:16
救助困难的孩子,是我的志愿和兴趣。我们几个老头子都认为这个工作是青年工作的延续,这是我们晚年发挥的一点余热。
  救助困难的孩子,是我的志愿和兴趣。我们几个老头子都认为这个工作是青年工作的延续,这是我们晚年发挥的一点余热。

  魏久明76岁时创立了中国第一家民间发起的公募基金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管理者大多是退休的高官,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他们提倡走民间性公益道路,不吃“大锅饭”,不“听从”政府的指示,专门救助中国的“问题”青少年。基金会设立了政府都不敢设立的儿童紧急救助通道,资助贫困家庭的各种大病患儿。

  最成功:成立紧急救助通道

  记者:成立紧急救助通道是政府一直都不敢做的事,为什么基金会反而承担了这个任务?

  魏久明:首先,虽然我们是全国性的公募基金会,享受一切优惠的条件,但是我们依然将自己定位为民间性的公益组织,实行救助措施的时候,没有政府约束、不存在向政府报告的问题,也不存在没有政府批准我们就不能救。救助是我们的首要任务。经常有家长在我们面前下跪,恳求基金会对他们进行救助,不救就不走。有时能力有限救助不了,工作人员只能自掏腰包安排他们吃饭住宿救孩子。后来我们想,送到门口的救助对象我们都不救,那还救什么?就这样,基金会成立了紧急救助通道。

  记者:能不能介绍一下紧急救助通道的情况?

  魏久明:基金会最初在紧急救助通道上投入了100万元,招了几个工作人员专门去做,凡是需要救助的人都可以去找这个部门。部门也建立了一套运行机制,首先工作人员要先了解清楚孩子的情况,孩子的家庭环境如何?到医院检查治疗需要多少钱?然后立案,签订协议,就开始对孩子进行救助,速度非常快,只需要两三天。去年一共救了120个孩子。虽然救助能力是有限的,但我们弥补了政府做不到的事情。今年,我们的经费增加到500万,如果做得好,明年还会加大力度。

  记者:您不担心全国所有的病患都找上门要求救助吗?

  魏久明:实际上打紧急救助热线的有三种情况:第一种就是进行咨询,一些心理上的疾病,我们要做的就是解释工作;第二种情况,有一些救助实际上政府部门已有政策规定,比如先天性心脏病、白血病,我们就会解释相关政策,找到专门的救助单位进行救助;第三种情况,如果有一些特殊的病患救助不了,我们就会实行救助,钱不多的我们自己就可以解决,政府已经给了我们一些特权,可以对社会进行公募。我们的志愿者从网上就可以看到,比如去年救助的大肚子女孩胡云星,基金会实际上出资只有5到6万元,通过社会募集钱款达到20万余元,钱不仅没有少还多了。

  记者:作为第一条紧急救助通道,有没有可供后者借鉴的模式?

  魏久明:现在已经有比较好的机制,首先拥有一条专线,有一批工作人员进行登记审查,有值班医生进行咨询,现场就可以判断病症是否需要通过紧急救助的方式,以及送往哪家医院治疗;第二,有了一批志愿者,他们专门搜集信息,核实患儿情况;第三,我们和一批爱心医院签订了协议,如果发现孩子有类似的病情,就会送到协议医院,医院会对治疗费用进行减免。

  最先进:一手筹钱一手捐赠

  记者:基金会为什么选择资助型的运作模式?

  魏久明:基金会建立以后没有编制,所有工作人员都不拿国家工资,不吃“大锅饭”,走的是民间道路。如果选择操作型的运作模式,需要设置很多的工作人员运行庞大的机构。我们没有编制,也没有这样的操作能力。在了解国外基金会运营模式后,我们认为资助型的基金会理念是最先进的。

  记者:这种运作模式的有哪些优势?

  魏久明:基金会不搞救助,就不存在贪污腐败问题。钱不在我们手上用,而是经过招商评估,经过一系列考察捐赠给民间公益组织,还有一个机构进行全程监督,我们只负责一手募捐一手捐赠,有人管钱,有人募捐。其实公益界不需要那么多基金会,设置那么庞大的机构。

  明年基金会基本上就不用从捐款中拿管理费,基金会现在账目上就有6000万,我们一分钱都不敢动,在管理成本上,基金会整个的运作就200万,可以靠募款的利息来解决,所以我们的管理费只有5%。

  记者:基金会存在筹资难的问题吗?

  魏久明:基金会今年账目的公众捐款有3000万,大笔的捐款还没有进来。我相信这与基金会的信誉有很大关系。原来我做的就是青年工作,比较熟悉这个领域,知道怎么去做,不会乱来。救助困难的孩子,是我的志愿和兴趣。我们几个老头子都认为这个工作是青年工作的延续,这是我们晚年发挥的一点余热。我们长期做青年工作,社会资源和公信力都有了,我们这些人也没有功利思想,不做这个事情,国家也养着我们。

  记者:可是现在很多专业人才基金会都留不住。

  魏久明:这是一个问题,能留在公益界的有几种情况,第一种就是像我们这样的退休人员;第二种就是志愿者,这也是一种劳务费性质的;第三种就是聘用人员,我们按劳动法规定办事,什么都给办齐,工资高于公务员工资,低于社会上其他企业的工资标准。

  最坚持:10年如一日的救助理念

  记者:1996年你就想成立基金会,但直到2009年基金会才正式成立,这是为什么?

  魏久明:当时我还在工作岗位上,从事青少年工作已经35年,了解到青少年这个群体存在一些问题,所以就很想成立一个基金会。当时得到了民政部门的支持,1996年国家不同意成立公募型基金会,民政部把基金会作为特例进行审批,就因为国家确实需要这样一个基金会。但由于当年亚洲金融危机,先前谈好的一笔1000万捐赠资金无法按时到位,基金会也没法成立了。1999年国内有人出资,于是再提办基金会,当时民政部的作人员说,国家还没有管理基金会的机制,哪些基金会应该批准哪些不批,要等部里拟定的条例通过了后再来申请。这一等就是5年,启动资金上涨到2000万。直到2008年汶川地震,全民掀起公益高潮,捐款成了道义上的责任,大家才认为慈善救助是很重要的事情,2009年终于成立了。

  记者:10年前和2009年审批成立的基金会有什么区别吗?

  魏久明:10年的时间,我们的发起人、基金会的理念都没变,只有名字做了调整,原来叫中华青少年救助基金会,2008年之前国家对慈善这个词有不同看法,认为慈善是有钱的人赚了那么多钱施舍一点给穷人,是一种伪慈善,现在大家倒不这么认为了,认为有钱人和没钱的人,捐款出来做慈善,都是一件善良的好事,所以我后来就把慈善这两个字又加上了。至于青少年,民政部说这个范围太大了,青年的范围一直是到28岁,他们建议是不是改成儿童,可是我们国内的习惯,是管学龄前的孩子们称作儿童,不像联合国规定的称未成年人叫儿童,所以我们就称基金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人物简介

  1948年开始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学生运动;

  1949年,在中共江西青委工作,到赣南参加剿匪反霸和土地改革;

  1956年,任共青团江西省委宣传部长,《江西青年报》社长、总编辑;

  1978年,在共青团中央工作,任宣传部部长、《中国青年》杂志社总编辑;

  1987年以来,任中央党史研究室室务委员、中国青年社会学研究会会长、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长期从事青少年教育、研究和实践工作。参与过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保护法》、《预防青少年犯罪法》等;

  1992年被国务院授予有特殊贡献学者称号。

(责任编辑:UN034)

微博推荐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