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70亿摄影征文

杜鹏:中国老年人口数已超整个欧洲老年人口数

来源:华声在线
2011年10月20日12:41
杜鹏
杜鹏



  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长杜鹏教授就人口老龄化问题接受搜狐公益频道访问,他指出,中国老年人口数已超过整个欧洲老年人口数,中国人口老龄化正在加速发展。面对日趋严峻的形势,杜鹏提出应积极发展“五大战略体系”,切实应对人口老龄化。

  中国老年人口数已超过整个欧洲老年人口数

  目前,全世界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数为7.6亿,占总人口的11%,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数为5.2亿,占总人口的7.6%。中国老年人口数占世界的五分之一。发达国家60及以上老年人口总数为2.7亿,占总人口的21.7%,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数为2亿人,占总人口的16%。

  2010年11月1日,中国大陆人口中60岁及以上人口达到1.78亿人,占总人口的13.26%,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19亿人,占8.87%。虽然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只相当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一半,但60岁以上和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已经超过整个欧洲的老年人口数(欧洲60岁以上和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分别为1.61亿和1.19亿)。中国的老年人口数量和人口老龄化程度都高于此前的预测结果,表明中国人口老龄化正在加速发展。

  人口结构的转变带来推动相关社会制度变革的动力和机遇

  人口老龄化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成就。新中国成立后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导致出生率和死亡率的下降,从而形成人口老龄化。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速度要更快,中国人口生育率和死亡率的迅速加速了人口老龄化的进程,城市化、现代化、家庭核心化等同时发展,而在这个过程中,从家庭养老到社会养老的制度建设还和处在建立和发展阶段,和谐的代际关系、老年人参与社会发展的机制、可持续发展的人口均衡型社会构建等都在探索阶段,可以说,中国面临的挑战要比发达国家大很多,人口老龄化正在凸显中国的老龄问题,挑战我们现有的对待人口老龄化的态度、认识、对策及制度安排。

  人口老龄化对社会发展造成的影响主要有两个主要方面:人道主义方面和发展方面。人道主义方面涉及的是老年人的需求及其满足问题。这方面关注的内容包括通常所说的六个老有,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教、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这些方面的工作情况直接影响着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和老年人社会价值的体现。发展方面涉及的是以总人口中老年人所占比率增加为其主要特征的人口老龄化所造成的社会经济问题,包括人口老龄化对社会保障的影响,例如退休金、医疗保障制度;人口老龄化对社会发展的影响,包括政治、代际关系、公共政策、社会主流文化等;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例如是否会导致劳动力资源减少、劳动生产率下降、不利于储蓄与投资、改变市场结构等。

  从发达国家已有的经验看,人口老龄化并没有成为社会前进的负担,虽然人口结构的转变对各国都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但是也带来了推动相关社会制度变革的动力和机遇。通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完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改革社会保障制度等措施,目前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德国、意大利等发达国家依然是有着高水平社会养老服务的经济强国。只要我们切实重视中国的人口老龄化趋势并积极采取措施,我们也完全有能力解决目前存在的老龄问题,促进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

  发达国家绝大多数老年人在家养老发展社区服务是基本方向

  国外应对老龄化,概括来说是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首先是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和完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建立、老龄服务的规划和监督都是老龄社会政府的重要工作职责,为此,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都设立有专门的老龄事务部门开展工作。

  其次,建立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社会养老保障制度,从根本上保障老年人的经济独立性和生活质量。

  第三,在发展社会养老的同时,大力发展社会养老服务,巩固居家养老。发达国家居住在养老机构的老年人比例通常不超过65岁以上人口的5%,这意味着绝大多数老年人还是在自己的家庭养老,因此,不可能依靠大量的机构养老解决老年照护问题,重点工作要放在发展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帮助老年人在自己喜欢的家庭环境中得到服务。因此,发展社区服务是老年服务的基本方向。

  中国应对人口老龄化 应缩小老年人与就业人员之间收入差距

  面对中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峻的形势,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怎样着手积极应对以避免消极影响。杜鹏认为应当积极发展五大战略体系,切实应对人口老龄化:

  第一, 制定和实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体系。中国人口老龄化将长期影响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因此,应对人口老龄化应当有长期的制度安排。国家和政府应当加紧制定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从机构、人员、经费、管理体制上做出统筹安排。建议择机成立直属国务院的国家老龄事务局,统筹老龄事务管理与服务,切实加强老龄事业的组织机构和工作力度。另一方面,建立老年人立法保障体系,针对老年人群体的特殊性,直接规定老年人所应享有的特殊权利,在修订《老年人权益保护法》的同时,考虑制订《老年人福利法》、《护理保险法》等,逐步形成老年人法律保障体系,促进老年人生活质量的提高和代际关系和谐。

  第二,建立和完善覆盖城乡的以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为重点的社会保障体系。今年7月实施的《社会保险法》对建立和完善我国社会保障制度将发挥重大作用,是变革性的开始。但由于重点放在低水平、广覆盖的基础上,保障的水平仍然很低,难以在近期内真正发挥保障的作用,例如每月55元的基础养老金仍然不能使老年人离开子女的经济支持。因此,在建立和完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等制度的同时,重点是在可持续的前提下不断提高保障水平,尽快缩小城乡与地区之间在养老保险与医疗保险上的保障水平差距,同时,加紧进行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养老金制度的改革,缩小企业与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待遇的巨大差距。此外,需要进一步完善退休金调整机制,切实缩小老年人与就业人员之间的收入差距。

  第三,建立老年人长期照护体系。在中国人口老龄化加剧的同时,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已经占老年人总数的9%左右,相当于有1600万老年人需要长期照护,预计将增长到2050年的5600万人,因此,迫切需要及早建立长期照护制度与服务体系。长期照护体系的建立包括长期照护保险制度的建立和长期照护服务的提供,德国、日本、韩国在过去十年已经相继建立强制性长期照护保险制度,并由政府管理、评估与协调长期照护服务的提供。从政府的角度来讲,为老年人提供长期照护服务满足所需,使其在遵行国家政策少生孩子后,能够享受到充足的照护资源,是社会政策的一种延续。长期照护体系在我国的建立将会极大地调动个人和家庭在养老准备上参与的积极性,同时进一步改变“养儿防老”的观念,也可以利用庞大的长期照护保险基金规划养老服务体系和建立合格的养老护理队伍,提高长期照护的质量。

  第四,完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改善老年人生活质量的必然要求。近年来,我国老龄事业取得了很大成绩,居家养老全面推进,社区养老网络普遍建立,养老机构迅速发展。但是,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快速发展,高龄老人、空巢老人、失能和半失能老人日益增多,老年人的需求也日益多样化,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还存在着与新形势和新需求不相适应的地方。为了适应新形势,满足老年人的需求,迫切需要建立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加强对社会养老服务体系进行研究,为加快建立社会养老服务体系提供依据。

  第五,完善老年人社会参与体系。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表明,我国人口的受教育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老年人口的受教育水平也在迅速增长。随着有文化、有经验、身体健康的低年龄老年人的增多,当我们说到满足老年人的基本生活需要时,已经不是指简单的基本生存需要的满足,在城市老年人中和发达地区的农村老年人中,积极创造条件促进老年人的社会参与将日益成为迫切的需要。在经济发展到较高水平,在社会保障、医疗保险有了较大进步后,老年人的社会参与提高到了非常重要的地位。老年人积极参与社会经济发展将发挥日益庞大的老年人群体的重要力量,也是实现积极老龄化战略的必然要求。老年人不希望被看成是社会和家庭的负担,事实上老年人正在通过各种方式为社会和家庭做出贡献,例如,通过老年大学等终身教育、志愿服务、关心下一代、替代外出打工的子女在农田劳动、照顾孙子女、照顾需要照料的配偶等。

(责任编辑:UN031)

微博推荐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