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法律能否“扶起”小悦悦 > 法律能否扶起小悦悦消息

讨论:是否应立法保护见义勇为,惩罚见死不救?

2011年11月23日14:39
来源:搜狐公益

  主持人:我国各省市正在陆续新出台见义勇为保护条例。专家认为行政方面的条例对见义勇为者的保护足够吗?

  刘凯湘:见义勇为的援助也罢,关心也罢,救助也罢,它不是政府的事情,而是民政机构的。为什么我们国家见义勇为的人,所谓的英雄流血又流泪?是因为我们的公益机构、慈善机构不发达,为什么人们不愿意去救人?还有整个人文道德、社会、公民的素质等其它方面的问题,这是一个冷漠化的年代,人们不愿意救,现在的社会风气是,人们没有道德上的责任心,也没有法律上的义务。

  主持人:我最近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新闻特别多:《安徽小伙救人糟肇事车主诬陷》,《大学生搀扶摔倒中年妇女反遭率索赔》,《小伙街头扶起老太被要求担责》,《大学生搀扶摔倒中年妇女反遭索赔》 等等,当这种事情多到成为一种现象的时候,应不应、能不能制定国家层面的法律保护见义勇为者?要让公众在见义勇为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比如法律应该对诬陷者作出反应?因为做好事不能被冤枉这是最基本的;然后如果我因为做好事受伤害了,要有人管我。难道这方面不能从国家、政府层面对公民有一个保护吗?

  吴兴文:刚才刘教授讲得非常好,事实上为见义勇为立法在世界上都不可能,主要是凌华坤事件建立了一个很好的案例,在法律之外的公益团体,或者政府能够采取什么补救措施。比如说台湾过去发生的“玻璃娃娃”事件,比如说玻璃娃娃很脆弱,反而让见义勇为的人受到很大伤害,后来那个学校的老师就给学生发了问卷调查,第一个答案是,如果你碰到这种情况,如果是这样一个情况的小孩你怎么办?第一个答案,他们说看了之后马上离开;第二个是见义勇为;第三个答案是要告诉老师。同学当然说“见义勇为”,但是老师说正确答案是要告诉老师。所以,很多情况不能一概而论。

  刚才我们讲到美国西雅图美国银行抢案,是蒙着投进来抢钱的,刚好银行的职员比较年轻,身强力壮,像凌先生这样见义勇为马上扑上去了,这个强盗被绳之以法了,但是过几天银行把他开出了,因为美国都有联邦,他们有一个制度,是尽早的让强盗厉害,而应该有联邦来保护。所以,像凌先生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很好的社会模范,但是见义勇为要量力而为。由于现在社会情况比较特殊,社会环境比较复杂,我们要把公益建立起来。

  凌华坤:我想问一下同学们,你们想见义勇为吗?

  同学:想。

  凌华坤:但是想了之后你敢吗?在社会这么混乱的情况下?你想去但是不敢,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国家的法律,像刚才刘先生说根本就不支持见义勇为,所以,以后你们都不敢去做了,会使……比如说做了好事不要受到太大伤害,我们国家经常看到报道好像给什么国家支援了很多很多钱,为什么呢?我们国家也有很多饿死的儿童,也有很多贫穷的地方,为什么拿那么多钱给别人呢?我自己很不理解。既然那么有钱,为什么不拿点钱为见义勇为的人买单,为见义勇为的人立法呢?

  观众:造成这个社会现象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你们想过吗?世界上很少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大量媒体和精力讨论小孩被压倒了要不要扶,很少有国家要花精力去讨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本国当下发生这样的事情,它是道德的问题,道德和伦理不一样,道德是主观向上的需求,伦理是客观化的规范,道德的进步往往优先于伦理的进步,如果约束好公共权力,社会权力会自动恢复的。第二点,说到我们救人要不要公益性的问题,当你去行善,即使别人说你出于自私的目的,你也要把最好的东西奉献给社会。因为道德超过了利害的计算,所以尽自己之职,在指责别人的时候先反省自己,力所能及地做一点事情,这是一个常态,社会不会花大量精力表扬一个好人好事,因为正常的社会都应该人人做好事的,社会花这么大精力评论这些事情,是因为社会病了……

  主持人:在法律层面是不是有可能进行纠偏?

  观众:可以。立法褒义见义勇为在当下是可以理解。第二,立法逼人做好事是过渡的,把法律层面的问题跑到道德去做了。另外,我们要思考一点,台湾社会有大量的公益(独立)的慈善组织,我们除非官方就民间完全对立起来,这样导致民间慈善机构不发达,现有官办慈善机构不靠谱,独立的慈善机构能够填补这两者之间的空白。

  主持人:我们之前讨论看似最底线的,如果法律不能做的,是不是有其它路可以走?像凌先生从中国好人网获得一笔扶助。因为这个基金没有经过注册,不能进行公募,都是创办人自掏腰包,或者朋友拿的钱。我之前跟凌先生聊,他更大鼓励是来自精神的,另外一方面是物质补偿。他是通过这种方式在鼓励这种行为,在这个节点上,突然好人网伙起来了。这里想问问大家,除了法律以外,我们有其它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吗?

  刘凯湘:也许可以,比如是鼓励民间、公益性的慈善机构,也许地方政府也可以出台一些法规,给见义勇为的人物质奖励、物质援助,这是可以的,但这是治标的。为什么我们见到小孩子被压了不敢去救?除了自己的利益权衡以外,更多的是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的缺失,一个礼仪之邦,为什么成了现在这样呢?如果救一个人,捡一个人归还了,媒体又来报道,一个人做了好事必须去报道了,可能每时每刻都发生很多好事,这根本不需要报道的。为什么这个事情炒到这种程度?我们这个道德沦丧是体制上的沦丧,就像腐败是体制上的腐败一样。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UN605)
  • 分享到:

微博推荐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