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法律能否“扶起”小悦悦 > 法律能否扶起小悦悦消息

观众交流

2011年11月23日14:57
来源:搜狐公益

  同学:30年前我们还是一个所谓的计划体制,但是30年后我们的社会经历了这么大的变化,特别是商业、市场的发达,这些对社会道德产生什么影响,不知道之前有没有讨论。另外一个问题,中国传统道德和现在的公德有很大不同的,所谓的道德沦丧也好,我们讨论这个问题不能从但准的道德层面来讨论,而必须要延续到现在经济发展和社会变革的实际,必须延续到传统的道德观念和现在道德观念的冲突,只有解决这个问题,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我上大学以来,几乎每堂课老师都会告诉我,你是一个理性认,你应该怎么做呢?你衡量一件事情的时候必须考虑它的收入、支出,如果收入大于支出做的事情才是理性的,我们要讨论小悦悦事件、彭宇事件的时候有没有受到理性思维模式的影响呢?当我们用理性人的思维模式,把道德作为衡量收支因素来讲,很多人就会做出很保守的选择,比如说我见到小悦悦的时候会想,我救了她之后虽然可以见义勇为,甚至有可能被媒体报道成一个大英雄,但是救她挺麻烦,必须得面对那样惨的场景,还得自己掏腰包,更有可能还会被小孩的家人赖上……在进行这样的衡量之后,首先时机已经错过了。另外,经过这种衡量往往会做出规避风险的举动,那就是不救。

  同学:刚才大家一直在讨论理不理性的问题,像刚才凌先生举的例子,今天这个人我可能不救,明天被抢的人可能就是我,他对社区、群体有一种归属感。如果今天北大有一个人被撞了你一定会扶他,救他,如果北京一条不知名的街上被撞了你就不会救他。从个例来看,五千块钱的项链和十万块钱的赔偿金相比很不理性,凌先生所做的是给社会上每个人一种信心,我知道一个案例,广东有一个阿姨,在广东的时候从来不敢带耳环,因为随时都可能被人扯,这个时候就是大家彼此不信任。有的人不顾自己的经济损失去做这些事情,会给整个社会一种安全感、责任感。刚才说到救助能力的问题,比如我去救一个人让我赔十万块钱,我是没这个能力的,这个时候就是应该政府承担责任。短期内NGO也不能很完善地发展,这个时候政府就应该提供资助。法律能做的是为见义勇为的行为开一些口子,比如正当防卫可以不判防卫过当,即使人死了。民法责任赔偿上允许由政府赔,即使政府好像没有这种义务。

  赵娜:我知道还有各位同学有了更多问题想讨论,已经两个多小时了,最后问问嘉宾还有没有要跟大家分享的。

  刘凯湘:今天这个话题我也想过,这个问题确实跟法律没有太大关系,但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比如开车撞死了人这是交通肇事罪,但是我们的话题不是讲这些东西,我们是讲见义勇为,所以,这个问题确实不是一个法律问题。正像刚才这位女同学说的,我们是在抱怨什么呢?刚才这位先生说的也很对,抱怨也是一种权力。见义勇为可能要承担很多风险,可能有些好事情没人敢做了,这确实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如果每个人都付诸行动了,我们今天还有这个话题要讨论吗?那就不会了,小悦悦马上就被送到医院去了。首先这不是一个立法的问题,而且我感觉到这是体制性的道德沦丧,就像我讲的体制性腐败一样,你想做清官就别做官,现在就到这种程度了。当然,我们对体制要有信心;第二,我们更需要耐心。

  吴兴文:刘教授讲得很好!我当时看到提纲的时候也不敢来,这是根本无法立法的,这是公共政策问题,应该请公共政策的学者帮我们理清一下。

  我很高兴见到刘教授,跟各位在座的同学,尤其是凌华坤见义勇为者。

  凌华坤:其实也很高兴来参加这个节目,希望我们的国家能保护好好人好事。

  赵娜:到现在我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王锡锌老师不敢来,他来了之后公共政策的问题都落到他身上来了,所以估计是"跑路"了。

  今天特别高兴,我们的活动很难有这么火爆,讨论到这么激烈的时候。今天的讨论如果说真是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扶不扶小悦悦,立法要不要保护,这不是某一个方面能解决的问题,刚才我们的嘉宾也说需要一些耐心。在这里我们留下一个思考的问题给大家。谢谢!

[上一页] [1] [2] [3]
(责任编辑:UN605)
  • 分享到:

微博推荐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