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公益-搜狐网站> 公益要闻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论坛】儿童故意伤害:权利观念是深刻原因

来源:华声在线
第1页 :语言暴力属于故意伤害

  主持人:今天的主题是防止儿童故意伤害。我们在六一儿童节之前组织这样的讨论, 是作为联合国儿基会和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2年中国儿童福利周”系列活动的一部分,同时希望能够借助媒体平台,呼吁包括政府部门、专家学者、公益组织等更多地参与和关注中国儿童福利事业。

 

  到场参与讨论的嘉宾(由左至右):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青少年问题专家陆士桢;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项目官员许文青;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长王振耀。

  从去年6月到现在,中国发生了很多儿童伤害事件,举例来说:2011年9月,湖北两名幼童被司机和接车老师遗忘在校车上,当时湖北气温31度,两名幼童被闷了8小时,发现时已停止了呼吸。10月28日,广东一家托儿所把幼童五花大绑固定在粪盆上,防止孩子把大小便弄在身上。12月5日,广西北海11岁的女孩到超市偷糖吃被超市服务员抓住,脱掉衣服绑在超市门前的电线杆上挂牌示众。12月7日,香港4岁女童单独在家坠楼身亡。今年1月29日,北京西单新一代商城9岁男孩在自动扶梯上被夹死,其母亲为商城商户,事故发生时正忙于卖货。5月29日,原河南永城市委办公室副主任李新功,因涉嫌强奸十余名未成年女性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故意伤害”——

  语言暴力属于故意伤害

  陆士桢:过去一直说“意外伤害”,今天提出的“故意伤害”,主要是指由于成人的疏忽,对儿童照顾不到等多种原因造成的,冷暴力对儿童伤害也很厉害,冷暴力往往源于成人的内在认知。我们把这样一些由于成人思想的、行为的过失,造成儿童身心各方面的伤害甚至是死亡事件,叫做“故意”。

  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责任主体,“意外”这个词很明确,是不可预见的,具有偶然性。而“故意”一定是有深刻的社会背景、历史文化传统、现实矛盾等等造成的儿童伤害,这是两者最主要的区别。

陆士桢
陆士桢

  如果只从受害者这个角度来讲,我把故意伤害分为两大类,一大类是身体受到伤害,一大类是精神、情感受到伤害。

  我们换一个角度从伤害的主体讲,伤害的模式很多,比如语言暴力,我们曾经研究过校园的软暴力——小时候我们班有个同学家里穷,穿衣服破,班主任总是冷言冷语讽刺他,一批小干部也看不起他,没人跟他玩,这种伤害其实没有暴力,但是孩子受到的内心伤害是非常严重的,它对孩子的一生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户口体制是对孩子堂而皇之的伤害

王振耀
王振耀

  王振耀:我想特别提醒,我们国家其实存在着广泛的、大量的文化性伤害和体制性伤害。我们几千年来因为太穷了,在穷到极端的时候,我们的历史记载上居然是吃孩子,二十四孝图当中我们民族鼓吹的是什么价值?是把孩子非常简单的当作传宗接代的工具。

  现在还有一种倾向是体制性的对孩子的伤害——我要赚钱,你在家。于是几千万留守儿童,更不要说带到城里来的孩子,户口体制伤害很严重。我原来做低保到矿区去,大量的孩子长大到十八九岁、二十来岁了,连村里都没回过,孩子还是农村户口,低保进不了。哪儿有20多岁了还是农村户口的?说不过去。实际上,体制给对孩子们造成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堂而皇之。我们很有学问或者很负责的人说,这些其实对孩子造成心理上的阴影。

  ● 观念——

  儿童权利观念是深刻的社会原因

  陆士桢:儿童伤害有很深刻的社会原因。一个国家在儿童问题上反映国家意志、国家观念、国家认知和国家作为的应该是儿童福利法,福利法实际上会规定一个国家对儿童应该负有的责任。

  说点不太好听的话,我们国家儿童福利其实欠账很多,越南比咱们穷,1—3岁的儿童免费医疗,我们怎么就做不到?朝鲜比我们穷,儿童福利整体水平大大高于中国。当然这里面有很复杂的问题,但我个人觉得和全社会也包括政府对儿童的认知有关。

  中国人认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后”绝不是纯生理的。中国孩子在家庭范畴的意识当中从来不是独立的人,比如王小二,他天生工具性的地位是王家的第二个儿子,一定是这样的——这是家庭、政府一贯的视角。

  我们的教育方针里一个非常重要的词叫“接班人”,这个词实际上有非常强烈的封建色彩,无论从家庭还是从政府指导思想,中国的孩子绝不是独立的、有主权的、有独立发展的人,他一定是被塑造成我所需要的一个客观的对象。我们国家没有完整的青年福利政策,光教育,对孩子也是这个思路,我们很少整体谋划作为一个主体推动他发展,从上到下想着怎么塑造成我需要的人,这个过程按照这样一个目标脱离了最根本的东西。

  所以,在中国,哪个年代的人都觉得现在孩子没自己小时候活得好,都觉得现在孩子太痛苦了。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完善的儿童服务的意识。北欧有比较完善的福利制度,儿童福利工作者负责学业辅导、人际关系调试,我们现在就是一根筋让你念书,说到底是整个社会的儿童权利观念问题。中央这些年一直强调人本,整体工作当中儿童为本的东西还远远没在我们这个社会树立起来。比如一个狼爸虎妈那么多人叫唤,不管结果如何,这个方式肯定不对,法律都说了不许打孩子,你还说打孩子打出北大清华来,没道理。

  佟丽华:我认为必须首先谈一个观念的转换,就是儿童有独立的人格尊严,儿童要受到尊重,他不是大人和家庭的附庸,这是第一个基本观念。在这个基本观念的基础上我们要意识到,他有独立的人格尊严,他是弱小的,他需要保护需要帮助。从立法的角度来说,我们提出家庭保护、学校保护和社会保护,监护人要承担责任,学校在校期间加以保护。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政府的责任。

  我们必须要更新另外一个观念,这个孩子不仅是这家的还是国家的,如果要是更新这样一个观念,立法要跟进。

gongyi.sohu.com false 华声在线 http://www.voc.com.cn/article/201206/201206010935021627.html report 6830 语言暴力属于故意伤害主持人:今天的主题是防止儿童故意伤害。我们在六一儿童节之前组织这样的讨论,是作为联合国儿基会和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2年中国
(责任编辑:UC008)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