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公益-搜狐网站> 世界森林日2015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护林员27年“与世隔绝”:陪葱郁山林慢慢变老

来源:综合 作者:株洲晚报
52岁的胡小雄头发白了,他说,如今已不同以往,巡山走路也慢多了 


  在322省道炎陵与郴州资兴临界线上,常年可以看到一位背着尼龙袋、身着迷彩服、手拿长镰刀的中年人,他孤身一人穿梭在道路沿线的山林中,保护着这片山林。他叫胡小雄,今年52岁,是炎陵青石岗国有林场龙凤护林点唯一的护林员。27年来,他迎朝霞送夕阳,在一片深山中播种绿色,也播种自己的人生。如今,他仍守护着自己的“地盘”不肯割舍,“山林就是我的孩子,我在的每一天都要用全部身心去保护它”。

  【劳累】

  每天巡山五十公里护林27年未发生火灾

  3月8日上午7点多,记者在炎陵县林业人员的陪同下,驱车近两个小时,登上了距炎陵县城63公里,海拔1000米左右的龙凤护林点,这个护林点拥有6169亩原始次森林,还有水鹿、锦鸡、铁杉、红豆杉、银杉等各种珍稀动植物。

  上午10点,一身迷彩服、一双解放鞋、一把长镰刀,再背上一个塞有饼干、矿泉水的尼龙袋,胡小雄带着记者开始了一天的巡山护林工作。

  3月,大山里杂草、灌木飞速生长,胡小雄不停地挥舞长柄镰刀开路。一路往山顶走,胡小雄沿途查看有无火灾隐患,有没有人进入大山留下的新痕迹。还不时“嗬嗬”吆喝几声,以防止野猪袭击,空旷的大山里传来阵阵回声,显得格外寂寥。

  穿行两个小时后,记者已大汗淋漓、饥渴难耐。胡小雄说,“照这样的速度,我每天的巡山任务得分好几天才能完成。”他环顾四周,很快找了块空地,席地坐下,从尼龙袋取出几个干硬的低糖发饼和两瓶水递给记者,自己也拿出一块发饼。“饿了吃两块饼干喝口水,就是一顿饭”。

  胡小雄巡山时从不带水。“山里到处都是泉水,渴了找条小沟渠就有水喝。”27年来,胡小雄差不多每天巡山30公里到50公里,每年走破的鞋都有三四双。27年里,在护林点管辖范围内,没有发生过一起火灾。

  【孤单】

  免费为过往客车加水,希望多见到几个人

  1988年春天,25岁的胡小雄顶替父亲,成为青石岗林场的护林员。“父亲那一辈,说是护林员,其实更像是伐木工,虽是时代的需要,却破坏了大山。到了我们这一代,必须来偿还父辈们欠下的债。”

  上世纪90年代末,林场效益迅速下滑,每个月300元的工资都发不下来了,许多护林员先后离开。“我走了,这么大一片林子怎么办?”胡小雄说,与这片林子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他打心眼里舍不得它们。最终,他选择了留下。

  护林,最难忍受的是孤独。白天,这里郁郁葱葱、层林尽染;入夜,却一灯如豆、形影相吊。为了能多见些人,胡小雄把从山上引来的泉水,接至322省道旁,免费为过往的客车加水,同时修建了厕所,希望汽车能在路边停留一会。“乘客下来休息,护林点就跟着热闹了。”胡小雄因此与不少班车司机成为朋友。

  9年前,护林点通上电,终于告别了煤油时代;再后来,电视信号覆盖到护林点,最后连手机信号也有了。2010年,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在护林点设立实践基地,每年都会有师生进山学习研究,而这段时间也成为胡小雄的快乐时光。

  【危险】

  山区天气多变,最怕遇上雷雨天

  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护林工作伴随着的危险。

  “雷雨天气是最可怕的。”去年5月的一天,胡小雄巡山时,临近傍晚突然下起滂沱大雨,并夹杂着猛烈闪电。正在树下避雨的他,突然发现一道闪电打来,直接将对面一棵大树击碎,雷声轰鸣,他整个人都惊住了。“雷电再近一点,很有可能就把我劈掉了。”对于遇到的雷电,胡小雄仍心有余悸。

  护林员的危险不仅仅如此。不少山民会偷偷到大山深处放狩猎夹,一不留意就可能“中招”,27年来里被夹过多少次,胡小雄已很难记清。“现在出门,只要觉得不对劲会先用树枝试探,万一被夹住就用镰刀撬开。”胡小雄说,此外,山中的毒蛇、土蜂,甚至踩空滑下山涧,也是经常会遇到的危险。

  另外,胡小雄的身体状况也给自己的工作增添了风险。去年9月的一天,胡小雄出去巡山时,跟妻子欧阳仙桃说好中午一点多回,但直到三点也不见回来。欧阳仙桃说,当时丈夫在屋后两百多米的地方,因饥饿引发糖尿病并发症,无力行走,在吃过一些低糖饼干后才慢慢恢复过来。

  【愧疚】

  女儿到山里来的时候,尽量多做些好吃的

  扁担挑水两头搁:顾得了这一头,顾不了另一头。胡小雄对家人的愧疚或许是他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

  2000年9月,怀孕9个多月的欧阳仙桃住到县城父母家,胡小雄则坚守在护林点。“孩子出生后,家人到山上送信,我才知道妻子生了。”看到从山上匆匆赶来的丈夫,欧阳仙桃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望着丈夫,眼泪往下流。

  每年除夕,因担心山火,胡小雄都坚持在山上过,为此女儿没少闹过。“别人的爸爸也上班,怎么就我们家住在大山上?”近年来,随着年龄增长,孩子也开始理解胡小雄,但有时还是会发脾气。“女儿到山上来,我就尽量多做些好吃的。”胡小雄说,每年山上果实成熟,他会采摘些野果子托人送到学校。

  3月8日晚7点,吃完晚饭后,欧阳仙桃给丈夫打来热水泡脚,两个人相视一笑。记者问欧阳仙桃,想不想让胡小雄继续守山?“他守了27年林子,你要让他不去了,他怎么受得了——家是他的心,可山林是他的命。”欧阳仙桃微笑着说,“他守林子,我就在这好好照顾他,只希望一家人平安,女儿能多读点书”。

gongyi.sohu.com true 综合 http://gongyi.sohu.com/20150319/n410030869.shtml report 2788 52岁的胡小雄头发白了,他说,如今已不同以往,巡山走路也慢多了 在322省道炎陵与郴州资兴临界线上,常年可以看到一位背着尼龙袋、身着迷彩服、手拿长镰刀
(责任编辑:UC008) 原标题:护林员27年“与世隔绝”:陪葱郁山林慢慢变老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