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公益-搜狐网站> 世界森林日2015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何振洪:生活清贫 深山守林30年

来源:综合 作者:温商网

  看到山路边杂草高了,何振洪就拿出柴刀“钩”几下。墙上贴满了巡护路线图及护林员职责,巡护路线为上芳香—高坪山—黄家岱,在何振洪负责的芳香坪林区,邻近的几个村都是高山村,都有烧田坎的习惯,这给森林防火造成极大隐患。

  看到山路边杂草高了,何振洪就拿出柴刀“钩”几下。刘娜筱 摄

  1月 15日中午,记者来到乌岩岭自然保护区,快到林区管理房的时候,一条黑狗狂叫着蹿出来,房内追出一名个头不高、约莫50岁的男子。

  带队的老李指着他说:“他就是老何。”

  老何见是熟人,制止了狗叫。

  “山上冷清,有小黑,闹热些;陌生人进林区,它也会报信。”老何指着脚边的狗说。

  “今天山巡好了?”

  “嗯。”

  “过年也在山上过?”

  “是呀,年关进林区的客人多,得看着。”

  在餐厅兼办公室的小屋里,墙上贴满了巡护路线图及护林员职责,一本巡山日志上记录着:“2011年11月12日,多云,上午8:10-下午3:20,巡护路线为上芳香—高坪山—黄家岱,发现黄家岱有民工在砍伐毛竹,就上前进行森林 防火、资源管护等宣传,并进行了登记,共有6人,系福建寿宁人;2012年1月15日,阴,时间8:10-12:10,巡护路线为上芳香—高坪山,在高岱弯处发现一只黄腹角雉,为雌性……”

  今年57岁的何振洪,在深山守林已有30年,他所守护的林区是世界濒危物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黄腹角雉的集中分布区和主要栖息地。

  下午,老何穿上迷彩服,带上柴刀、雨具、手电筒,又去林区巡查 。一路上,看到山路边杂草高了,他就拿出柴刀“钩”几下;看到指示牌斜了,他就上前扶正……

  “在上芳香林区,我还看到过黄腹角雉做窝下蛋呢!”老何自豪地说。

  在乌岩岭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办公室主任林建波眼里,何振洪爱树成痴,因为他每次巡山,都会抱抱这棵树,摸摸那棵树。

  林建波说,林场收入低,老何家人多次劝他回城帮女儿带孩子,可他却舍不得这些树。看到老何这么执著,他老伴只好上山来照顾他,这一照顾就是20多年。

  “他呀,巡山时中午都是吃早上带的冷饭。胃都吃坏了,得了慢性胃病。”老伴心疼地说。

  在老何的工作中,不论阴天晴天都得进山巡查,一个月平均有20多天在巡山中,每日翻山越岭巡查40余里,两天绕辖区一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时候巡山一连数天也没个人说话,他只能对着大山“哟-嗬-嗬-”大叫几声。

  30年来,他看管的1万多亩山林从未发生过一起火灾;30年里,他也从壮小伙变成头发花白的老人。

  从泰顺县城到乌岩岭自然保护区,开车要花上1个多小时。

  带路的老李说:“现在有路已经很好了,以前没有路,下雪天封山,连吃饭都是问题。”他说,以前通往这片林区管理房的只有林间小路,近几年才修了3米宽的水泥路。

  就是在这样的山旮旯里,何振洪已守护了长达30年,没有节假日,很少有亲戚朋友来往。在林区工作,一两个月才能吃到一次海鲜,还是林区同事顺路带上来的。

  何振洪过着远离现代文明的原始生活,每月工资从刚参加工作时的40元/月,到现在的1700元/月。这1700元是他跟他妻子两人在山上唯一的经济收入。用原林场场长雷祖培的话说,“何振洪做的事情很多人都做得了,但很少有人能做得到”。

  正是有了像何振洪这样的护林员,乌岩岭的森林植被才会越来越茂密,森林覆盖率达到98%,黄腹角雉、白鹇、野山羊等野生动物频繁出没。

  在何振洪负责的芳香坪林区,邻近的几个村都是高山村,都有烧田坎的习惯,这给森林防火造成极大隐患。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老何一户户上门做工作,赢得了群众理解,很多人不再烧田坎。老何多年来所付出的汗水也为他赢得了“浙江省公益林建设优秀护林员”称号。

gongyi.sohu.com true 综合 http://gongyi.sohu.com/20150319/n410032532.shtml report 1775 看到山路边杂草高了,何振洪就拿出柴刀“钩”几下。墙上贴满了巡护路线图及护林员职责,巡护路线为上芳香—高坪山—黄家岱,在何振洪负责的芳香坪林区,邻近的几个村都是高
(责任编辑:UC008)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