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来啦!崔永元,徐凯文畅谈摆脱抑郁症(一)

  12月27日晚8:30,“小崔不抑郁”送上重磅课程——“摆脱抑郁症,预防是关键!”这次课程特邀“小崔不抑郁”创始人崔永元和北京大学教授徐凯文两位嘉宾。在一个半小时的直播过程中,仅仅一直播平台的数据就很惊人:累计在线观看人数291.2万,高峰在线观看人数达到22万,获赞447.9万,留言2611条。

  应广大网友要求,我们将此次直播整理成了文字。分三次分享给大家。元旦后,还会有精剪的高清视频,欢迎大家“小崔不抑郁”威信平台中观看。

  摆脱抑郁症预防是关键!(

  主持人:欢迎大家收看“小崔不抑郁”心理健康直播课程。今天的主题是“摆脱抑郁症,预防是关键!”我们请到两位大咖,一位是北京大学教授徐凯文老师,另一位是“小崔不抑郁”创始人崔永元老师。

  徐凯文:各位网友晚上好,很高兴在这跟大家谈谈抑郁症的问题。

  崔永元:大家好,我是小崔,现在都已经是老崔了,但是大家还是喜欢叫我小崔。大家都知道我以前的经历,得过抑郁症,现在好了,所以有一些心得和大家分享一下。

  主持人:首先想问一问崔老师,为什么要开创“小崔不抑郁”这么一个平台?

  崔永元:这个还真是我提议的,而且名字也是我坚持的。以前几位主创想叫“心理芝士”,挺浪漫的一个名字。我说还是叫“小崔不抑郁”吧,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得过这个病,而且不客气地说,是因为我得了这个病,这个病才在中国被大家广泛熟悉。很多抑郁症患者因为看到了小崔也得这个病,就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了,不在乎自己也得了这个病。这个病好像现在大家争先恐后地得,我发现好多贪官,一查就跳楼了,或者上吊了。

  徐凯文:或者一跳楼就得抑郁症了。

  崔永元:对,都说是抑郁症。其实我特别不满意,我觉得他们有什么资格得抑郁症,这是往我们头上栽黑锅。

  其实建这个平台是什么意思呢,我知道得抑郁症的滋味,所以很希望得抑郁症的这些朋友他们有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互相可以交流,更重要的是可以听到像徐凯文老师这样的专业人士,为他们做心理疏导,了解相关的预防知识。如果你是抑郁症患者,或者你是患者的家人,非常需要了解这方面的知识,这样才有可能去面对困难。

  主持人:崔老师,您能不能跟我们具体说说,到底什么是抑郁症?

  崔永元:我觉得抑郁症应该是一种心理疾病,心理疾病可能是比较好听,也可以说是一个精神疾病。过去如果说一个人得了精神疾病,那他就会被主流社会抛弃了,已经没有可能再返回主流社会了,不会有一个工作单位再接纳他,周围人对精神病的概念都是拿菜刀砍人。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得这个病,因为我以前的症状就是睡不着觉,睡觉挺困难。

  那时候我老开玩笑,说如果被小报记者盯上了是很麻烦的。因为我胳膊这地方长湿疹,去看湿疹的那个科叫皮肤性病科,然后这个睡不着觉就得看精神科。你看我去医院,从皮肤性病科出来,然后就去精神科,然后从精神科出来就回到中央电视台主持节目,多吓人。

  后来,我说你们能不能改一改,皮肤科就是皮肤科,为什么非要跟性病放在一起呢?精神科其实也可以叫心理治疗科呀。

  徐凯文:对,很多专科医院就改名字叫做临床心理科了。

  主持人:徐老师,您能不能从专业的角度来跟我们说一说,到底什么是抑郁症?

  徐凯文:首先我特别想有一个回应,我们做过这样的调查,在中国,在真正有心理障碍的人当中,大概只有4.9%的心理障碍患者会寻求帮助,也就是说超过95%的人就自己熬着,最后出了问题,或者一辈子很痛苦。所以我们做这样一个科普工作,确实是功德无量的。

  抑郁的情绪是人人都有的,没有谁从来不抑郁。如果有人说我从小到大没有抑郁过,他应该是更严重的精神疾病,可能是躁狂发作。

  什么是抑郁症?说的简单一点,就是抑郁的严重程度影响了思维,影响了睡眠,情绪低落,做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然后正常的活动都会减缓,难以胜任工作,甚至极端情况下出现自杀。就算达到这些比较常见的症状,也要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不能缓解才算。比如说,现在诊断标准要两周以上,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要损害社会功能。

  在今天的讨论中,我不想把重点放在怎么去诊断抑郁症,因为这需要每一个来访者跟医生有更深入地交流和全面精神检查。我建议网友,不要按照网上查到的,哪怕是正确的诊断标准去对号入座,因为你不知道那句话描述的程度要多严重才叫符合。

  主持人:有人说“得了抑郁症就会自杀”,或者,“抑郁症就是一个心灵的感冒”,这些说法对吗?

  徐凯文:抑郁症发病率在过去十几年,在中国是一个爆炸式的增长。从统计数据来看,增长了差不多近120倍。

  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原来的典型抑郁症可能确实自杀倾向会稍微严重一点,但是即便是最典型、最严重的重度抑郁,也只有15%到20%的人会有自杀倾向。所以,绝对不是有抑郁症就一定会自杀。而且,当我们诊断越来越放宽了以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可能会被诊断抑郁症,抑郁症的自杀比例会更低。

  对于“抑郁症是一种心理感冒”的说法,我觉得这句话更像是卖抑郁症药的人做的广告。

  每一个人都会有抑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抑郁就是你心情不好。你当然不希望老是这样子,所以可能是有感冒的意味在里面,但是肯定不会是每个人都会得抑郁症。

  而且,抑郁症完全靠自己是不能够轻易摆脱的,可能需要药物治疗,甚至长期系统的心理治疗。按照最近的全国流行病学调查,抑郁症的发病率在中国是6%。搁到我们14亿人口,这6%是个天文数字。但是绝对不是说每个人都会得抑郁症,即便是在世界上最抑郁的国家。你们知道世界上最抑郁的国家是哪个吗?

  崔永元:应该是北欧的国家,挪威、丹麦、冰岛、日本、德国。

  徐凯文:您答错了。我看到的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数据,抑郁焦虑发病率最高的国家是美国。抑郁症我们国家是6%,美国是9%。

  抑郁症发病率在国内越来越高,这也是事实。现在所有精神科医院都是人满为患。我猜想,如果现在崔老师去北大六院或者某个精神科医院,不会太被关注了,因为看病的人太多了。

  以上是“小崔不抑郁”崔永元和徐凯文课程的第一期,欢迎大家继续关注。

gongyi.sohu.com true 小崔不抑郁 http://gongyi.sohu.com/20161228/n477208399.shtml report 3152 12月27日晚8:30,“小崔不抑郁”送上重磅课程——“摆脱抑郁症,预防是关键!”这次课程特邀“小崔不抑郁”创始人崔永元和北京大学教授徐凯文两位嘉宾。在一个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