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乐于做儿童公益 帮助孩子们快乐成长

搜狐公益 阅读(0) 评论()

  戴令飞在介绍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项目,创立到现在一直走接地气路线。

  祝翎芳在2016年度中国反拐公益联盟宝贝回家活动中给志愿者做培训。

  如今,国内的公益事业迎来了广阔的发展空间。海归投身国内公益事业, 成为国内公益力量当中一股重要力量。为了帮助需要帮助的儿童,他们无私奉献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为了帮助孩子们

  海归选择投身公益事业的原因有很多,但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就是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有这样一批海归,他们用实际行动去帮助孩子们快乐成长。

  张静远曾在俄罗斯留学,学习电影专业。她现在是澳大利亚ABC纸业集团义工。她说:“我以前攀岩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耳朵受了伤。所以我一直在关注听力障碍者,并且帮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后来,我看了一篇报道——澳大利亚ABC纸业集团的魏基成先生在做慈善事业,向国内听力障碍者捐赠大量的助听器。我就给他们写邮件,申请加入他们的团队。因为国内的慈善圈是相通的,后来我就接触到了关爱留守儿童项目。”

  祝翎芳在美国留学时经常参加各类校园公益组织活动,回国之后选择加入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她想从更专业的角度去解决社会问题,她说:“我一直觉得,趁着年轻,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干一番事业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特别是在公益领域。国内还有很多孩子需要我们的帮助。”

  戴令飞加入公益事业是受到哥哥的触动。“我哥哥曾在美国留学,即将毕业的时候,他加入了‘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在云南保山支教了两年。和哥哥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他的精神状态有了很大的变化。他告诉我,‘在选择工作时,想想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所以我回国后选择从事公益的相关工作。”戴令飞说。

  工作多样而具体

  “公益之事不分大小,关键是自己有这份心。我想做点实事帮孩子们。”张静远这样说,声音不大,却坚定有力。

  “我是学电影的,所以我根据河南登封希望文武学校的真人真事拍了一部电影《功夫爹》。这里的孩子是留守儿童和孤儿,他们在学校上课,既有文化课也有武术课。我是河南洛阳人,有空的时候我会去学校做义工,比如给孩子们讲一些课外知识,协助他们举办晚会。上次我们的慈善团队给学校捐赠了电脑教室和一批冬衣。有个孩子毕业之后告诉我,电脑教室帮助他们学到了很多知识。”张静远说,“做的事情能帮助孩子们快乐成长,我很开心。”

  祝翎芳在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负责编辑发行工作以及微博、微信、官网的运营。“我的工作是让捐赠人和社会公众去了解我们在做什么,保证信息的公开透明。我是慈善公益事业的工作者,我非常清楚自己肩负的社会责任。”祝翎芳说。

  戴令飞表示,“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有一个9958儿童紧急救助项目。它是24小时全国范围内的救助热线。特别是针对受到紧急或意外伤害的孩子,这个项目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拨款。虽然钱不是特别多,但是可以用最快的时间进行全面的帮助。我当时去看望一个完成阶段性治疗的孩子。他年龄不大,家境不是很好。因为家是外地的,家人在北京也没有工作。家里的钱都给孩子治病了。为了省钱,大人饿了就去医院食堂吃剩饭。我去的时候,只有小孩的妈妈在房间陪着小孩。孩子的妈妈非常感谢9958项目给她的家庭带来的帮助,说到最后她的情绪特别激动。我很受触动,虽然钱数有限,但是能帮多少是多少。”

  想让更多人参与

  儿童属于社会弱势群体,特别是留守儿童和患病儿童,他们需要得到更多的关注和照顾。现在,很多海归公益人士发挥自己的力量,不仅帮助孩子们走出困境,同时号召更多人参与到公益事业中。

  “文武学校,就是希望孩子们不仅能学习文化知识,还能强身健体,保护自己。同时,这里的武术精神也会让他们更加坚强勇敢。这样他们长大了,会觉得自己是有知识、有力量、对社会有用的人,进而能帮助别人。而且现在长大的孩子有自己创业的,也有做武术教练的。不仅能养活自己,而且会去帮助别人,这让我很感动。”张静远说,“我拍这部电影的目的主要是想告诉大家这样一个真实的情况。以后如果有机会,我想把孩子们的故事拍成系列电影,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关心他们。我建议附近的大学生暑期可以去支教,除了教授文化知识,也可以教他们一些特长,比如画画、舞蹈等。以一帮一的形式来帮助当地留守儿童,给他们持续的关爱。”

  戴令飞说:“现在自媒体快速发展,无线端用户增加,网民数量增加,宏观条件变好,这种情况下做公益项目有别于以前默默地做好事。比如像腾讯公益这种平台,更多的是小额多笔的捐赠。一方面筹集善款;另一方面在项目落地后,通过定期推送文章,把有代表性的社会热点话题呈现给社会公众。做公益的同时,把这个过程阶段性地反馈给公众,让公众看到虽然自己捐的钱不太多,但是我捐的钱确实帮到了需要帮助的孩子。而且因为之前一些不良事件的影响,公众对做公益的人和公益行业有些误解,缺乏信任。所以我们需要这种反馈机制和信息公开透明,让公众放心。但是这一观念的树立和培养需要很长的时间,不过我有信心。”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gongyi.sohu.com true 搜狐媒体平台 http://gongyi.sohu.com/20170314/n483250853.shtml report 2630 戴令飞在介绍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项目,创立到现在一直走接地气路线。祝翎芳在2016年度中国反拐公益联盟宝贝回家活动中给志愿者做培训。如今,国内的公益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