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岛核泄漏6年后,全职妈妈无奈兼职实验员

中国红十字报 阅读(0) 评论()

  核泄漏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为受影响地区的儿童进行甲状腺疾病筛查

  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9级地震并引发海啸,福岛第一核电站爆炸损毁严重,大量放射性物质外泄。如今,整整6年过去,地震“余波”仍未结束,许多人的生活彻底改变。

  6年来,一群日本妈妈从全职主妇无奈而艰难地“成长”为测量放射性污染的兼职实验员,她们想要尽己所能、将年幼的孩子因遭受核辐射而患上绝症的几率降至最低。

  “看不见的敌人”

  在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1小时车程的一间实验室里,一名戴着白色口罩的女士正在把新鲜的草莓放进罐子里压紧,准备对其进行食品辐射检测……

  磐城市位于福岛县南部,在福岛第一核电站30公里疏散半径之外,当地辐射值较福岛县其他地方要低。2011年地震发生后,磐城市政府一度建议市民不要外出,避免遭受核辐射伤害。

  6年过去了,核辐射这个“看不见的敌人”仍然令磐城市的妈妈们感到胆战心惊。于是,当地一间实验室里上演了奇特一幕:一群没有任何科学背景的全职主妇,在实验室里做兼职实验员,负责检测食物、水和土壤的辐射值。

  “这简直太疯狂了”

  “在大学里,实验数据是由有资质的学生负责处理,他们通过了考试,具备检测辐射值的资格和能力。但在这里,一群兼职工作的妈妈们承担起这项工作。这简直太疯狂了!”铃木香织是这个公益项目的负责人,提起实验室里的工作场景,她的笑容颇为无奈,“如果有大学教授看到这一幕,他们肯定惊讶得合不拢嘴”。

  铃木香织说,普通民众根本不了解核辐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核辐射很可怕……我们看不到、闻不到、感觉不到辐射的存在,我们只能想方设法去检测它”。

  据铃木香织介绍,购买检测设备、租赁实验室的资金来源于公众捐款,妈妈们负责检测放射性同位素铯134和137,收集伽玛辐射、锶90和氚的数据。这些均是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中释放出的放射性物质,其中锶90属高毒性核素,可通过呼吸、饮水和食物进入体内,主要积集在体内并很难排出,可导致骨癌、白血病。

  为了处理这些潜在危险物质,担当兼职实验员的妈妈们不得不学习与辐射、有机化学相关的知识并参加考试。“开始,我完全没有头绪,这完全是一个不同的世界。”川本富美子是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她在实验室里负责检测锶90,“但每天都处在这种环境之下,很快就掌握了窍门。”

  除了食物之外,妈妈们还会检测海滩上沙砾的辐射值,因为她们的孩子会接触到这些沙砾。相较于政府公布的辐射值数据,她们更愿意相信自己亲手测出的结果。

  “我想要保护他们”

  根据福岛县发布的数据,截至目前,福岛县已有174个孩子被确诊或疑似患上甲状腺癌。

  “福岛核电站泄露事故近来已经不太被人谈起了,‘辐射’之类的字眼已经出现得不太多。”川本富美子说,“可是我认为,现实是不同的,辐射并不会消失不见。这也是我当兼职实验员的原因。”

  另一个妈妈木村爱也表示:“我的父母认为我有些偏执,他们总是说‘没事的’。但是,如果我的孩子在10年或20年之后患上甲状腺癌呢?我会尽最大努力把这种风险降到最低。孩子是我的,我想要尽一切可能保护他们。”

  (谌融/译)

gongyi.sohu.com true 搜狐媒体平台 http://gongyi.sohu.com/20170314/n483286316.shtml report 1444 核泄漏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为受影响地区的儿童进行甲状腺疾病筛查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9级地震并引发海啸,福岛第一核电站爆炸损毁严重,大量放射性物质外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