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妻相濡以沫46载 控制病情靠坚持打二人麻将

搜狐公益 阅读(0) 评论()

  图为潘绍斌夫妇正在打双人麻将,关键处,高友芳站起来摸牌打牌。

  “不能耍赖皮子噻”,看到老头子“作弊”或打错想悔牌,高友芳毫不客气的打断。关键时,高友芳甚至站起来摸牌打牌。“和了”,随后便听到高友芳一连串爽朗的大笑。而潘绍斌则不情不愿的递过一个桂圆干,嚷着“再来一把”。

图为潘绍斌夫妇正在玩跳棋。

  记者见到潘绍斌夫妇时,便是这样一个画面。三两年来,西宁市的这对老夫妻就是这样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打着两人麻将,过着属于他们的幸福日子。

  说起潘绍斌夫妇二人麻将的由来,也还有些故事在里头。高友芳告诉记者,老两口都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年轻时因为工作调动一家来到青海定居。2001年,退休后的潘绍斌开始出现行走不便、身体不自主的抖动的症状,经检查确证为帕金森。

  高友芳说,严重的时候晚上睡觉抖得就跟跳舞一样。闺女们也说要不另外置办一张床,被高友芳拒绝了。“我都已经很习惯了,晚上睡觉还打呼呢,他还来捂我的嘴巴。”想到当时的情景,高友芳又忍不住的大笑。

  夫妇俩有四个女儿,一个远在国外,其他三个也是忙于工作不能像母亲一样时时陪在父亲身边,平时都是由高友芳照料潘绍斌。靠着药物治疗和高友芳的悉心照顾,这十几年来潘绍斌的病情并未加重,看起来也很精神。

  后来,高友芳发现潘绍斌的记忆开始下降。“我说你看完电视、报纸等我回来给我读啊,他就说他忘了看了啥了。”为了锻炼潘绍斌的记忆力,高友芳就想到了通过打麻将刺激大脑的这样一个法子。

  每天早上潘绍斌都固定要看电视看报纸,下午老两口就开始打麻将,拿桂圆干当筹码,一打就是一两个钟头,而潘绍斌却是经常赢的那一方。高友芳说:“四川人嘛,本来就爱打麻将。”从刚开始的手搓麻将到后来女婿还特地为老两口换了电动麻将。

  “我们两个打他非要赢我,输了就不行,他要继续打。哎呦老头子哎、都六点了要做饭喽,他就说、哎呀再打两把再打两把。都说越老越小,为啥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个道理我们现在才知道。”

  每逢周末是这一家最热闹、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在身边的几个女儿女婿和外孙都会回家。大家各自分工洗菜做饭,闲着的人就陪着两位老人打麻将。“他们回来我们就打钱的,一块钱一番,外孙们都说姥爷你多赢点。”

  在讲这些事时,高友芳的笑声不曾间断,而在一边的潘绍斌则不时回头看着高友芳,说到发生在他俩之间的趣事,也跟着笑起来。

  两人之间的互动也非常有爱,月前高友芳庆祝70周岁的生日,潘绍斌让高友芳好好打扮,并说:“年轻时是为我打扮争光,现在要为女儿打扮争光。”

  而高友芳的悉心照料也让潘绍斌无限感激,“病了十多年,她任劳任怨、毫无怨言的照顾我,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很感激我老太婆,没有她就没有我现在。”潘绍斌说。

  潘绍斌所在的西宁市城西区桃李路社区主任古宏岩告诉记者:“每次上门入户从没见高友芳对潘绍斌疾言厉色过。”而此前高友芳对他们说的一句话,也让社区工作人员感动不已。“只要他在,我的精神支柱就在。”

  相濡以沫46载,潘绍斌夫妇几乎很少有不愉快,两个人开开玩笑、打打麻将,用高友芳的话来说,两个人的生活挺好玩。现在,觉着打麻将没意思了,高友芳又买了跳棋和五子棋换着玩。

  来源:中新网

gongyi.sohu.com true 搜狐媒体平台 http://gongyi.sohu.com/20170315/n483381305.shtml report 2050 图为潘绍斌夫妇正在打双人麻将,关键处,高友芳站起来摸牌打牌。“不能耍赖皮子噻”,看到老头子“作弊”或打错想悔牌,高友芳毫不客气的打断。关键时,高友芳甚至站起来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