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提菲:针对最贫穷人群设计,格莱珉模式从未改变

中国慈善家 阅读(0) 评论()

  拉提菲(H.I.Latife):1976年与尤努斯教授一起创建格莱珉银行。1994年加入格莱珉信托任CEO至2016年底,曾在全球41个国家成功复制格莱珉项目超过151个,现任尤努斯教授顾问

  《中国慈善家》:格莱珉银行成立至今,其模式在全球40多个国家得到推广复制,这一过程中格莱珉模式针对每个国家的不同国情进行了适应性的调整,这个调整是针对格莱珉模式本身的吗?

  拉提菲:格莱珉的最终愿望是消除贫穷,格莱珉模式在任何国家都可以适用,它是针对最贫穷的人群所设计的,这一点我们没有任何妥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点—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环境,但是不管是中国,还是印度、孟加拉、美国—格莱珉模式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化过,只是在不同国家会有不同的调整,作出更好的改良以适应当地的文化等等,但在关键的节点上没有变化。

  《中国慈善家》:格莱珉模式的核心和优势是什么?

  拉提菲:我们只关心贫穷,这就是这整件事的核心。不管在哪个国家,只要有贫困问题,那些人就有得到金融支持的需求。

  如果要为穷人提供服务,必须知道穷人是什么样的情况,知道怎么给他们提供帮助。格莱珉有自己的模式去识别出这样的穷人,有自己的模式识别出给这些穷人提供服务的方式。

  我们认为,如果有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能确保给这些穷人提供金融服务之后,他们能够改善自己的生活,那么这在任何国家都是适用的。

  当然,针对各个国家不同的情况我们会作一些调整,但这并不是格莱珉模式的调整,而是落地形式的调整。我们有一些基本的原则是不会动摇的,首先必须是可持续的,其次必须是服务于最贫穷人群的,另外必须定期召开会议。我们要让这些贫困的人去了解如何进行储蓄,让他们在会议上做出承诺,并且让他们的情况持续得到改善。

  如果大家深入地去学习格莱珉模式从孟加拉一直推广到全世界的进程,应该会发现其实我们格莱珉模式弥合了东西方的不同,同时是用市场化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并赢得了当地政府和市场的支持。

  格莱珉模式很难和别的模式相比较,它一定是针对最穷的人,也会一直保持这样,直到消除贫穷。这就是格莱珉模式的优势。

  《中国慈善家》:两年前格莱珉中国成立,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的落地和推广目前有哪些新动向?

  拉提菲:中国有13.8亿人口,其中一半为农村人口,7000万左右的赤贫阶层,格莱珉对他们的作用是行动,而不仅仅是探讨。

  几年来,中国发生了很多变化,中国政府推出很多扶贫政策帮助贫困人口,政策更加地开放,政府愿意尝试更多的方式和方法来消除贫困。

  格莱珉模式现在在中国已经开始有不错的表现了,也慢慢上了轨道,我对它在中国的发展很乐观。比如说(格莱珉中国)在内蒙古商都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的项目,表现很好,还有大理、徐州、深圳、河南的项目都有很好的数字表现,看到那些数字我觉得能看到很多希望。

  《中国慈善家》:去年4月,中国银监会到孟加拉格莱珉银行总部访问,达成了关于精准扶贫的历史性合作。这次你们来中国回访银监会,接下来会有哪些合作的项目?

  拉提菲:我们昨天(注:2月26日)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中国人民大学成立了尤努斯社会企业中心(注:中国人民大学—尤努斯社会事业与微型金融研究中心)并举办了论坛(注: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创新创业论坛)。这将给研究社会企业的学生提供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我们过去所做的一切,都可以展示给大家,我们做这些事情的经验,不应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而应该形成一股学术的清流,一代传向一代。

  《中国慈善家》:我们看到格莱珉在全球还建立了很多类似的社会企业中心。

  拉提菲:我们注重进行不同方向的传播,也希望这些传播可以持续。比如在中国人民大学,我们为传播所作的努力是推出了一个面向学生的社会企业设计大赛。很多学生参与了这个竞赛,获选的方案都提供了非常吸引人的解决之道,体现了很好的社会企业精神,并且可以解决一些具体问题,我们看到这些深受鼓舞。

  我们希望把学术界包括类似的社创中心每年都聚集在一起,互相交流。通过这些交流和传播,使更多的年轻人获得创办社会企业的经验和信心。我希望大家未来能够把这些经验带到更多的社创中心去,使得更多人能够分享既有的经验。

  去年巴黎商业学院作为主办方邀请300多名来自全球的研究者参加社会企业学术交流会,会上提交了35篇论文,并进行了演讲。今年的会议将于11月6日召开,仍然选择了巴黎,同时开启的还有一个全球商业峰会,它们会同时进行。

  《中国慈善家》:你认为,格莱珉在中国的发展是被高估了还是被低估了?

  拉提菲:格莱珉模式在中国才推行了几年,所以很难说,但是从我们看到的来说,格莱珉中国可以成为一个旗舰来进行推广和发展。

  格莱珉中国在普惠金融方面努力了三四年,不管是跟商业企业的合作还是和银行的合作都越来越多,大家愿意更多支持和接受用格莱珉模式做扶贫的事情,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信号,预示着事情在变化。

  随着社会企业的发展,以及小额贷款更多发展方向和维度的出现,我们把重点更多地放在社会企业和小贷身上。在孟加拉我们创立了很多其他形式的小型企业,比方说信托类型的企业,我们也设立了一些面向穷人的健康课程、教育课程,代入更多的资源,覆盖更多人,为穷人的孩子提供教育的机会,同时还推出了很多这样的社创行动。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解决社会问题的商业出现了。比如在孟加拉做小贷的时候,我们看到很多村庄都是没有通电的,人们只能点煤油灯,我们就想做一点事情来帮助这些人,把电送到村庄里去,所以大约23年前,格莱珉设立了一个新的公司—格莱珉能源公司。

  这是一个简单的想法—格莱珉能源公司销售太阳能系统,把太阳能引入村庄。我们问那些村民,每个月点煤油灯需要花多少钱,然后告诉他们,付给我们公司同样的钱,他们就能使用一套太阳能供电系统。村民们觉得这个办法很有道理,他们不用支付额外的钱,又能得到电,为什么不呢?

  村民们持续三年把支付煤油灯的钱给到我们公司,三年之后太阳能系统就是他们的了,不用再付钱。现在,孟加拉大约有200万家庭都在用格莱珉能源公司提供的太阳能系统供电。

  这样一类商业我们称之为解决社会问题的商业,目的是为了解决人们生活上的问题。我们解决健康方面的问题,还有教育、技术培训等方面的问题。人们很喜欢这样的一些想法,尤其是年轻人。

  《中国慈善家》:格莱珉对借款人的下一代也有关注,尤其是其就业问题,这方面你们是如何做的?

  拉提菲:格莱珉银行这样的小贷银行已经成立了40多年,经历了很长的历程,当年借款人的孩子们今天都已经长大了,我们帮助他们获得相应的教育,他们受到教育之后,还需要就业,我们也希望能够在这方面进行一些干预,因为对年轻人来说就业是长久存在的问题。

  我们问这些年轻人为什么需要工作,我们告诉他们,给别人打工是一个老旧落后的想法,他们是可以创造工作的人,要有这样的想法。他们的妈妈大约25年前从格莱珉银行获得了几十美元的贷款,这笔钱帮助她们成为了商业女性。如果说不认字的妈妈通过几十美元的贷款都能开始自主创业的话,那么接受过良好教育的这些年轻人为什么非得去找一份工作,而不是做一个创业者去创造工作呢?

  我们要求他们首先提供自己的一个商业想法,对这个想法进行评估后,我们会给他们贷款,这样,我们与借款人的第二代成为了合伙人,共同来承担这份商业风险。如果商业成功了,那么他们就可以还款,我们不想从他们身上赚很多的钱,这是他们的钱,他们的商业。

  人们喜欢这个想法,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做比较自在。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我们的利息是固定的,不是说每天利息都在累计,其实这可以看作是我们对他们的投资。所以现在孟加拉很多年轻人来格莱珉银行贷款创业。

  除了贷款以外,我们还做股权投资。我们之前也在这个体系中建立了一些养老或者保险方面的基金,这是我们向贫困人群提供的服务,此外各方面的服务、功能都在不断丰富。所以这个体系是在不断成长的。

  这些农村人口的第二代是受过教育的,他们拥有知识储备,有更多的沟通技巧或者是技术方面的能力,能够做出一些根本上不同的变化。与他们的上一代相比,这是不同的情况、不同的背景,我们非常高兴我们提供的这些服务得到了人们很好的反馈。

  现在,我们有900万借款人,其中很多都是年轻人,我们希望他们在我们的帮助下成为独立的创业者、企业家,而不是照老旧思想一定要找一份工作,我们鼓励他们创业。

  《中国慈善家》: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的推行遇到了很多问题,比如在中国小微金融企业没有吸储资格,而鼓励储蓄本是格莱珉模式的亮点。在你看来,格莱珉模式在中国想要更好地发展,需要哪些力量的投入?

  拉提菲:首先是资金,其次还要有懂得格莱珉模式的工作人员,他们怎么样去执行这个模式,我想这是很关键的。当然,政府的支持也是非常必要的,在政府的支持下,要保障这个模型是独立自由运作的。

  资金,从大的角度讲是一个环境问题,我们需要意识到,政府要营造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我知道中国政府做了很多努力去帮助减少贫困,但是环境直接影响投资人会不会来做这件事情。我们做过很多努力,希望最贫困的人口得到最合适或者最恰当的帮助,但最终还是要政府一起努力才能解决问题。我每年都来中国,这次我发现,所有人都在讲普惠金融,不管是银行、政府还是大学都在说,这就是政府认识到了普惠金融的重要意义。

  只是我们认为,一定要坚持格莱珉模式一直倡导的针对贫困人群这一点去做,不要偏移这个轨道。我一直相信政府在这整件事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不只是针对格莱珉模式的支持,更多地还是针对小微金融、小额贷款的支持。

  《中国慈善家》:你们选择合作伙伴的标准是什么?

  拉提菲:在挑选合作伙伴的时候,必须看他们是否真的有社会责任,是否真的想要帮助穷人。格莱珉模式帮助的是最贫困的群体,那么就需要他们了解我们这个模式,知道怎么样接触贫困的人,怎么样去给他们放贷。

  2008年格莱珉模式落地美国,当时美国有上百万贫困人口,现在我们在美国有超过11个州的共计约10万个客户。我相信,在中国,格莱珉可以做得跟在美国一样好,甚至更棒,只要我们能够专注做这件事。重要的是要看你怎么去执行,你知道怎么执行,在中间不断地吸取经验。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gongyi.sohu.com true 搜狐媒体平台 http://gongyi.sohu.com/20170414/n488364408.shtml report 4726 拉提菲(H.I.Latife):1976年与尤努斯教授一起创建格莱珉银行。1994年加入格莱珉信托任CEO至2016年底,曾在全球41个国家成功复制格莱珉项目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