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转发至:搜狐微博微 博 开心网开心网 人人人人 白社会白社会 分享到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一直以来,非洲在人们的印象中就和“饥饿”、“贫困”、“疾病”等词语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进入21世纪,当世界各地的人们享受着越来越便捷的现代生活时,在非洲,仍有相当比例的人口没有解决最基本的生存问题。缺少粮食,没有水源,每天都有大批的人在这样的困境中离开世界。更糟糕的是,从去年开始,“非洲之角”遭遇了60年罕见的干旱和饥荒,吉布提、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索马里的1330万人口受到严重影响,上万人因缺少食物和水而丧生,32万人挣扎在死亡边缘。在世界迎来第70亿成员的时刻,饥饿的非洲应该受到更多关注。[写下承诺 领明信片]

饥饿——非洲的巨大伤口

人口贫困正在加剧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 Population Fund)数据显示,截止今年10月31日,世界人口将激增至70亿。其中,非洲的人口增长形势最令人堪忧。在一些非洲国家,由于当地局势动荡,当局难以进行有效的人口统计及控制,这不仅造成了当地最高的出生率,而且还加剧了人口贫困。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John Bongaarts说:“全球大部分人口增长将来自这些非洲城市,并且几乎来自于这些城市的贫民窟地带,那里的生活状况非常糟糕。”[详细]

刚果:四分之三的人口吃不饱,儿童死亡率世界第一

  非洲有53个国家,面积约3020万平方公里,占世界总面积的20%,人口约8亿,占世界总人口的13%。2009年,非洲约有500万人死于与饥饿有关的各种疾病,有近2亿人长期营养不良。根据“2010年全球饥饿指数”显示,全球有10亿人正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其中大多数是非洲和亚洲的孩童。非洲中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情况最糟,四分之三的人口吃不饱,儿童死亡率名列世界第一。

索马里儿童——7个月大的“老头”

  7个月大的法拉赫,刚出生时只有3.4公斤。皱皱巴巴的皮肤使他看起来如同老者。法拉赫的皮肤非常容易破损。若是妈妈阿西阿胡-达格妮不小心摁了一下,也有可能导致法拉赫皮外伤,进而引发感染。在一个救济营里,苍蝇们围着法拉赫打转。达格妮则用自己头巾的一角充当扇子,不停地驱赶苍蝇。就连哭泣,法拉赫都显得有气无力。这时,达格妮会摇晃躺在臂弯里的法拉赫,随之低语数句。她认为自己不称职,孩子生病了,她的“心也病了”…[详细]

谁动了非洲的粮食?

“干旱寡妇”靠卖木材艰难维生

   哈桑被人们称作“干旱寡妇”,因为她的丈夫带着牲口在外面找食物和饮水,她得带着5个孩子一起生活。
   哈桑靠卖木材艰难维生,她得从20英里外去收木头,用换来的微薄收入为孩子们在镇上买糖和粗玉米面。她说,三捆木材能换5个肯尼亚先令,但一公斤蔗糖就得花120个先令。哈桑花5先令从当地能买到20升水,但并非淡水而且已被污染,孩子们只能忍受腹泻的痛苦维持生命。尽管有私人小贩运淡水来卖,但50先令20升的价格让她难以招架。

战争、自然灾害、疾病等带来饥荒

  在苏丹、乌干达北部和索马里,多年的内战导致农民无法种田,也破坏了传统的贸易关系,从而导致大面积的饥荒。此外,脆弱的经济和贸易不平等损害了非洲国家的进出口。在厄立特里亚等国,食品价格大幅上涨,通货膨胀使得人们没有能力购买食品。而自然灾害,尤其是近年来的持续干旱,给农作物的生长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东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肯尼亚在干旱后暴雨接踵而至,洪水对庄稼也造成致命的打击。

艾滋病感染率居高不下的影响

  在南部非洲,艾滋病感染率居高不下是饥荒主要原因。在农村,艾滋病使劳动力减少,粮食产量大幅度降低,农民收入也相应减少,而治疗艾滋病的费用在家庭开支中的比例越来越高。1985年以来,艾滋病疫情严重的25个非洲国家中,700万农业人口因感染艾滋病死亡;有艾滋病人的家庭,食物的供应减少了40%。在津巴布韦,因艾滋患者丧失劳动能力等原因,粮食产量在5年中下降了50%。世界粮农组织认为,艾滋病疫情对非洲粮食的产量和质量都有着深刻影响。

“鱼”和“渔”,非洲都需要

走路三小时才领到110公斤粮食

  32岁的艾帕-易洛图全家每天只吃一顿饭,庄稼收成对他们来说已成了历史。今年的七月和八月,旱灾导致的饥荒蔓延至易洛图的家乡。中国政府宣布将为非洲之角援助4亿4千多万元的物资。这些救命粮运到的那天,易洛图全家11口人都一大早就离开了家里,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救济站领回了每个人的粮食。易洛图说:“我们从来都不期望有一天中国人会给我们食物,直到我们亲眼看见。”他家总共领到了110公斤粮食,可以供全家人吃够两个多月…[详细]

 

没有公路,很难得到食物救济

  图尔卡纳沙漠位于肯尼亚北部,距首都内罗毕700多千米。该沙漠区有一个村庄叫Lorenge Lup,那里长期干旱,村民易洛图甚至都记不起上次下雨是什么时候了。这块沙漠占地7万多平方公米,全区几乎没有公路,因此很难得到食物救济。今年以来,包括图尔卡纳地区在内的许多肯尼亚地区、埃塞俄比亚全境、吉布提和索马里中南部大部分地区由于60年一遇的干旱遭受了严重饥荒,1450万人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详细]

战胜饥荒,须从根上解决

  哈佛大学的肯尼亚学者卡莱斯陶斯-朱马教授曾在题为《新收获:非洲农业创新》的研究报告指出,要发展农业,非洲国家需要政府在决策层面创新机制,包括增加交通、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成人教育以及科研等方面的投资;给予农业领域女性和小型农户特别关注;普及实用性农业科技教育;在种子生产、农业机械化、粮食贮藏及加工等环节给予帮助和引导。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迪乌夫说,国际社会对紧急援助非洲的同时,必须重视造成饥荒的根源所在…[详细]

我来说两句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