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邓飞”

  •   在王振耀看来,媒体人做公益有着很多天然的优势。“他们能把问题看得更全一些,更透一些。他看到苦难就想办法去改进,就开始组织行动起来,对法律的贯彻、对问题的解决、对社会结构的改变,都会产生很正面的影响。”

      邓飞就是媒体人做公益的典型代表。

  • 媒体人邓飞做公益的天然优势:人脉

      从微博打拐到免费午餐基金,之后的大病医保、让候鸟飞、中国水安全、暖流计划。邓飞作为媒体人,已成立了六个专项基金。今年,他又筹划成立了第七个专项基金——中国儿童安全基金。但是他的公益脚步不止于此,他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下一步的打算是成立一个全国性的公募基金会。

      2013年的邓飞依然很忙碌,似乎从11年发起“微博打拐”开始,邓飞在公益这条道路上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他自己说他算是一个很宅的人,除了工作其他时间都在家,但是每年也只有100天的时间在家。

      2013年的邓飞依然风风火火的为他的各个项目筹集资金,而且都非常顺利,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很幸运,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当然这并不是简单的“幸运”可以概括。作为媒体人的邓飞有着天然优势,他自己也认为,有做媒体的资源,在筹资方面方便很多。公益人加媒体人陶海军也认为,媒体人做公益,有社会资源上的优势。“因为在媒体圈呆了很长时间以后,各行各业的人可能都打过交道,包括政府机关、社会团体、基金会、高校、企业界、影视界等。”这些无疑为媒体人做公益开辟了筹资、宣传、各种支持等方方面面的路径。

  • 困境:专业有待提高

      “专业化是要有一定专业化的知识、专业化的组织、专业化的力量。”在王振耀看来,这是从热情出发做公益的媒体人下一步需要注意的方面,“这样的话你会做得更成熟、更可持续。其实,他们之中好多人都感受到了。”王振耀说。

      4月20日,邓飞走进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校园,成为该校EMBA2013级新生,学费64万元。他破例拿到了两份奖学金,一份是媒体人奖学金,一份是院长奖学金,总共47万元。另外仍需支付的17万元,许小年资助了15万,余下的2万,邓飞自己承担。

      去中欧读书,是许小年的建议,“邓飞的团队成员很年轻,干劲都很足,但在管理经验上还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他到中欧系统地学习一下,对团队的发展很有帮助。这也算是我间接地支持民间公益事业吧。”

      邓飞明白,许小年是希望他能变得更加严谨、专业、规范。“读书后,最大的感受是决策更加精准。以前做决策,靠的是想象力、天赋和直觉,现在更多的是靠数据、图表和事实。”

      另外一个改变是,他开始用经济和商业的眼光,重新打量公益项目。目前,邓飞正努力把针对乡村儿童的四个公益项目整合为“乡村儿童的公益联盟—中国乡村儿童联合公益”,希望以联合体形式统一行动。为此,他委托杭州的通策集团开发一个类似天涯的公益社区,将于8月26日正式对外发布。“公益社区是一个集群,只有集群才能发展。这样就能进一步提升中国公益的产业化。我就是想把公益产业化。”

  • 也曾遭遇质疑 但坚持公开透明

      今年12月的一次交流会上,邓飞表示,做慈善应接受外界质疑,保证全流程的公开透明。

      从“免费午餐”开办伊始,邓飞和他的团队就遇到持续不断的质疑。邓飞的应对方式就是坚持诚恳交流,摆事实讲道理,做好解释工作。“我们要接受各界的询问、质疑和批评建议,持续校正自己的行动,持续吸引更多志同道合者参与。”邓飞说。

      邓飞介绍,以“免费午餐”为例,每一笔钱怎么来,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记录和展现,每笔钱去哪儿,这是最关键的。“免费午餐”的钱只能去两个地方,一是团队的执行成本,更多的钱去了乡村学校执行“免费午餐”,这是监管的重点:第一,要求每所受助学校每天通过微博公开开销;第二,请独立第三方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确保财务规范;第三,基于一套严格的体系,联合志愿者对受助学校进行服务和监督。邓飞表示,目前没有发现一起学校贪腐事件。

      另外六个项目的信息披露和公开,邓飞表示,是严格按照“免费午餐”的模式来进行,他说:“因为我们没有私利,所以我们敢于做到最大限度的公开和透明。”

  • 下一步要成立全国性公募基金会

      邓飞曾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则信息,暗示自己打算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邓飞向记者解读了这条微信背后的两重信息:“第一,要注册公益基金会;第二,想要注册第一个由民间发起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

      此前,包括壹基金、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北京新阳光等,不论是名人发起还是民间“非转公”,乘着政策利好不断、公募权逐步放开的春风,都已注册成功,但拿到的都是地方性公募基金会资格。

      邓飞的信心首先来源于政策,“说起来,我们是被十八大三中全会的文件精神所鼓舞。我们公益界,尤其是民间组织的公益人特别受鼓舞,国家在鼓励我们、在大力发展社会组织,这是一个好的时代,所以我们很有信心。”

      “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基金会,来把现在的7个项目——5个孩子项目、2个自然项目更好地连接起来,把项目联合起来会更有效率,不用再花很多时间在项目协调上,可以把精力放在更好地经营自身、服务社会。”邓飞说道,“其实全国公募和地方公募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我需要一个能够做事的平台,仅此而已。全国公募只是目标。”

      钱从哪来?邓飞计划,资金来源可能会通过微博、微信向朋友和伙伴们发出邀请,真正做到原始资金都来自众筹、来自捐款。邓飞认为,自己最大的价值就是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通过微小之力,“历史上面以后会写上我,也是这一点,就是微,是积少成多的方法。”

      综合中国慈善家、慈讯网、公益时报等报道整理而成。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