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反对艾滋病人进公共浴室,多少科学,多少偏见?

  令人遗憾的是七成反对者中的歧视言论和偏见。并非基于科学而是基于情绪的言论与表态,是一个社会的负能量,是比所谓谣言还具有杀伤力的语言武器。

  1957年9月,美国刚刚度过一个燥热的夏天,在阿肯色州一个叫小石城的地方,一夜之间被美国陆军101空降师“占领”了!而且,这个州的1万名国民警卫队被直接控制。这项军事行动的命令来自白宫,来自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 9 月 25 日 当天,在全副武装的美国大兵保护下,9名黑人学生战战兢兢地被护送进了小石城中央高中。他们终于和白人学生一起,开学了!

  这段历史早已载入美国平权运动的辉煌史册,史称“小石城事件”。回顾这段历史并不是鼓励一国政府面对歧视时都要勇敢动用空降师,而是想告诉大家,平权与歧视问题,在现代国家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事情,对歧视开战不是贴标语喊口号,不是“批评与自我批评”,关键时刻要拿出勇气甚至不惜动用国家机器。

  这两天,国务院法制办拟规定禁止艾滋病人进入公共浴室而引起了一场论战。在门户网站的调查中,七成网民支持这项规定,认为“为了大家的安全和健康考虑,应该禁止艾滋病患者入浴。”

  艾滋病人能否进入公共浴室,进入哪一类公共浴室,可以从事哪些公共活动,本是一个科学命题。医学界目前已经证实的艾滋病传染途径主要有三条:性传播,血液传播,母婴传播。核心是通过性传播和血液传播,一般的接触并不能传染艾滋病,所以艾滋病患者在生活当中不应受到歧视,如共同进餐、握手等都不会传染艾滋病。同样,一般的浴室接触也不会传染艾滋病,只有在少数情况下,比如一些创伤性的服务项目,比如修脚、搓背,用修脚刀的时候可能会对皮肤有损伤、流血等创伤现象。那么,立法对艾滋病人的区别对待,就应该基于科学,尽量详尽和细微,规定更为具体的场所和情形,既保护艾滋病人的平等权利和人格尊严,又保护公共环境的卫生与安全。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七成反对者中的歧视言论和偏见。并非基于科学而是基于情绪的言论与表态,是一个社会的负能量,是比所谓谣言还具有杀伤力的语言武器。

  比如,有网民说:“本来就不是正常人,为什么要给正常人待遇?”把艾滋病人称为不正常的人是一种歧视,就像称左撇子、肢体残障人士为不正常人一样是歧视。还有人说:“艾滋病是上帝调节人口数量的手段。”这样的言论当年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时候也说过……还有人说:“大三阳病毒携带者一并不许进入公共浴室。”这已经不是对科学的无知,而是一种低级的反文明的歧视言论。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穿透历史、穿越国界而触动人心。当年的犹太人面对纳粹种族屠杀发出厉声质问:“难道我们犹太人不是与你们吃一样的饭,做一样的事,我们多双眼睛,还是多只耳朵?”

  任何区别对待都必须有基于科学的必要的理由,否则就是歧视,就是违反宪法的恶法。在一般意义上的公共浴室,只是冲澡和共浴,我想不出有任何排斥艾滋病人的理由,如果你只是因为自己内心的不适和恐惧而排斥,那是你自己的问题,法律不应该支持。

  接下来,我希望能有医学界的专业人士参与立法,严格按照科学而非公众情绪界定艾滋病人进公共浴室的问题。这不是一件小事,不比中国军舰巡航钓鱼岛轻。不恰当的歧视不仅会伤害艾滋病人,还会让整个社会沾染上一种轻视人权的习气,随意对他人的缺陷嘲弄与践踏,而这,比丢失一个钓鱼岛还要严重。

  作者:赵继成(《彭博商业周刊》网络版评论主编,微信公众号“斯密商业评论(simishangyepinglun)”

  【责任编辑:liushan】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