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统筹/采访/责任编辑-柳姗】【摄影-搜狐程宫】分享公益故事

story01“做公益不是一厢情愿”

我觉得做公益不是一厢情愿, 不是说我想做好事而且我做了, 就不管受益的人是不是真正能够承认、欢迎。

就像我们过去在做汶川孤残儿童专项救助基金的时候发现这样的情况,有一些捐资人捐了医院,但是由于没有配套的医生和护士,医院最后变成一个空的房子,根本没有实现捐助人最初的设想。同样也有一些学校,他们有乐器,但是这个乐器只能放在仓库里,可能慢慢生锈,因为没有足够的师资力量来教给孩子。

story02“人的发展不仅仅是有饭吃”

过去可能我们关注孩子物质方面的匮乏、或者没有学校、或者是不是能够考上一个更好的学校。

作为人要生活一辈子,他的人格发展绝不仅仅是数理化,也不仅仅是能够有饭吃有教室来上课,我觉得是应该拥有一个非常充实和快乐的一生。通过艺术教育来实现人格的全面发展,这是孩子接受平等教育的一种机会。

story03“我当时眼泪都流出来了”

第一次去汶川是地震发生以后四天,每一天还都有6.5、6.8级的余震。我几次到康复医院里,看到孩子们得到一定的康复培训,哪怕仅仅是能够完成生活的自理,都能够让整个家庭感到舒了一口气,是有很大的情感上的冲击的。

有一次到灾区的学校里,当时他们还都住在临时的板房里面,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孩子们还念了一首关于春天的诗,我当时眼泪都流出来了,我说,其实真正的春天就是你们。



story04“一个社会的发展应该像热带雨林”

我希望一个社会的发展应该像热带雨林,应该是多层次、多物种相互支撑相互滋养的环境,而不可能是只有几棵大树。过去中国公益慈善的发展只有一些大树,而没有能够让更多的民间公益慈善机构得到生长的空间,这个不可能是一个非常完整的生态环境。

从公益慈善立法的角度,这十年到现在还没有一部公益法出台,我其实也或多或少感到有失望的,因为我觉得这个事情不应该再拖下去,而应该让民间的公益慈善力量也有更加平等的发展机会,而不只是过去所谓的一些有政府背景大的基金会才有发展机会。

她的“公益”朋友

“采访比尔 盖茨和巴菲特时,他俩都谈到的一点让我感触比较深。他们说,慈善要允许犯错误。”
杨澜夫妇只要在报纸上看到别人遇到难处后就会伸出援助之手。

在杨澜看来这是一种让人愉快的事情,特别是丈夫的善良更是鼓舞了杨澜投身慈善的信心。

支持柯蓝全裸拍摄粉红丝带宣传照:“你首先要看身边的人是否都可以接受。如果他们都接受,我支持你拍。”
杨澜说,王菲的“嫣然基金”是一对一的专项性慈善基金,但“我们的方向是推进中国的慈善文化和教育,也就是做别人的拐杖。”
在杨澜的“阳光下的成长” 活动中,艾敬送给喜欢音乐的男孩伍涛一把吉他。现在是洗碗工的伍涛说,音乐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杨澜微博:只要做公益,高调低调都值得尊敬。陈光标做慈善的热情好过一些人的冷漠!但我不赞同他的一些慈善方式。
“他跟我说,如果当初我的曾曾祖父没有留下这个基金会,我们今天的200多个家族成员早就四分五裂了。”

杨澜公益大事年

  • 1997

    杨澜第一次与 “希望工程”合作,推出 “中华成语故事”的系列片,节目发行到各电视台,每个电视台不用支付节目制作费,但是必须出钱建立一所希望小学。

    同年,《凭海临风》出版,杨澜把她的第一笔稿费——30万元捐给了希望工程。

  • 1998

    1998年夏季,长江发生的又一次全流域性的特大洪水成为全球瞩目的重大事件,连续五十多天居高不下的水位,一次又一次冲击大江堤坝的洪峰,给沿江各省市的工农业生产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带来巨大威胁和损失。

    杨澜同丈夫吴征一起,率先在香港电视媒体发起募捐活动。

  • 2005

    杨澜夫妇将其持有的阳光媒体投资集团51%的股权,无偿捐献给社会,并成立 “阳光文化基金会”,目的是用于资助教育和扶贫。

    同年,首次献血的杨澜接受卫生部的聘请,成为新任中国无偿献血形象大使;多年来一直为推广自愿无偿献血而奔走的濮存昕,也同时受到聘任。

  • 2010

    杨澜是粉红丝带运动全球大使。每年10月是“世界乳腺癌防治月”,经过多年的推广,该运动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覆盖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女性健康教育项目之一。

    在杨澜的鼓励和支持下,柯蓝勇敢突破自我,为宣传女性健康拍摄了粉红丝带赤裸写真。

  • 2011

    这一年,杨澜被卷入“中非希望工程”舆论漩涡。 8月17日,杨澜微博发表声明:“正在度假中,听说近来有网友热议中非希望工程的管理问题,并有人提及我是该组织的共同主席。事实是曾有该项目两次邀请我做其共同主席,我因不了解其情况均婉拒,与该机构没有任何关系”。

  • 2012

    2003年杨澜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提出的第一份提案就是《完善中国民间非盈利性机构的成长环境》。在此之后,她曾多次在政协会议上提交“慈善立法”和“慈善日建立”的提案。尽管遭遇了2011年的“诈捐门”和“卢美美事件”,尽管被一些传言伤害,但在2012年的政协会议上,杨澜依旧“慈善”不改。

  • 2013

    阳光文化基金开始“阳光艺术教室”的新项目,针对流动青少年成长的需求以及学校的实际情况,提供硬件配备、师资支持、管理维护支持等系统的支持,与学校的校本课程、艺术课程相结合,让艺术可以成为缺乏艺术教育机会的孩子们终身的朋友。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