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单独二胎"新政 减少“失独”悲剧


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普遍进入婚育期,城市“421”式极端简单的家庭数量显著增加。这样的家庭抵御风险的能力非常弱,并因此导致空巢家庭、失独家庭大量存在。“单独二胎”实施后,可以在政策上终止“421”的家庭结构,取而代之的是“422”,可明显增加家庭人力资源,提高家庭抗风险和未来照顾老人的能力。


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刘爽指出,“单独二胎”新政让我国不会再出现政策性“独二代”家庭现象,有利于家庭的幸福和谐,减少“失独”悲剧。 [详细]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所长王名在接受搜狐公益采访时说:失独家庭是我国国策实施过程中在一定条件下产生的现象,如今人口政策调整,放开“单独”二胎必然会缓解这一现象。他曾提议国家立即放开二胎,并且建立针对失独家庭的国家基金。明年两会他依然会关注失独家庭群体,关注他们的权益保障。

● 专家:单独二胎提高家庭抗风险能力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南开大学老龄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原新指出,“单独二胎”作为一项社会公共新政,最大的收益点是家庭。


超低生育率使得家庭被简约化到了极致。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普遍进入婚育期,城市“421”式极端简单的家庭数量显著增加。这样的家庭抵御风险的能力非常弱,并因此导致空巢家庭、失独家庭大量存在。原新指出,“单独二胎”实施后,可以在政策上终止“421”的家庭结构,取而代之的是“422”,可明显增加家庭人力资源,提高家庭抗风险和未来照顾老人的能力;[详细]


● 夫妻:害怕失独 新政下坚决生二胎

刘女士今年30岁,已经有一个5岁的女儿。由于老公属于独生子女,刘女士家也属于此次新政受益对象。相比前两种人群,刘女士及家人是坚定地要生二胎的。“想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由来已久,我公婆家也很支持,但真正促使她坚定决心的却是一次变故。”刘女士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今年夏天,单位里的一位年轻同事突遭车祸意外身亡。失去独子的一对老人那悲痛欲绝的情景,使刘女士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触动。必须再生一个孩子的念头从那一刻起再也没有动摇过。[详细]

王梓毅 50岁 北京 儿子因意外去世 失独1年

儿子走后,我在家躺了将近一年。每天困了就睡一小时,醒一会儿,再睡。现在只要出门我就要戴墨镜,隔着墨镜看世界,“我觉得心里安稳一些”。

莲花妈妈 59岁 武汉 儿子因他杀去世 失独15年

儿子走后我搬了好几次家,有新邻居问起,我就编故事。说“我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国外呢”。但儿子走后我记性大不如前了,有时候我不记得自己编的故事,“经常露馅儿”。

孙秀琴 52岁 合肥 女儿因白血病去世 失独3年

女儿临走前抓着我们的手说:“爸爸妈妈,别放开我。”如果有兄弟姐妹,骨髓移植不到60万元,我们是独生子女,前后花了快200万元。孩子走的时候真想跟她一起走,可我们还欠朋友几十万元,我们不能负了人家。

木子夫妇 63~64岁 北京 儿子因脑出血去世 失独9年

与多数失独者不同,木子夫妇剪断了与过去的一切联系,“不管多好的孩子,只要在父母前面走了,就是大不孝”。儿子出殡那天,木子在家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菜。“我坐下来,告诉自己,我必须吃下去,我要好好活。”

每年全国新增失独家庭至少7.6万 未来总数很可能超千万


根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以及卫生部发布的《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中国现有独生子女的数量已经达到2.18亿,按照15至30岁年龄段万分之四的死亡率,每年的独生子女死亡人数不少于7.6万人。这就意味着,每年全国新增的失独家庭也至少是7.6万个。截至2012年,失独家庭的总数累计已经突破100万的大关。


另一个更加令人震惊的数字来源于国内人口学专家、《大国空巢》的作者易富贤。根据他书中的推断:“中国现有的2.18亿独生子女,会有1009万人已经或将在25岁之前离世。”这意味着,不用经历太久的时间,中国大地上将有超过1000万个家庭成为“失独家庭”。


他们曾光荣拿到“独生子女证” 如今却后悔没生二胎


●计生委主任失去独子后陷入恐惧:“退休前,她是石家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计生委主任。在这个岗位上的每一年,她都能捧回市级先进工作者的荣誉证书,一家人以她为荣。然而,就在今年初,这位64岁的母亲失去了自己的独生儿子。她和丈夫陷入了对“老无所依”的深深恐惧之中。李建荣清晰记得30多年前的情境。大儿子5岁了,她才怀上第二胎。按照“一个不少,两个正好”的政策,她顺利拿到了指标。然而,肚子还没见隆起,新号召却来了:“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好。”“领导亲自来做工作”,本来自觉“合理合法”的李建荣开始动摇了。她的婆婆急得突发心脏病住院,丈夫一到晚上就躲在大门外偷偷落泪。在经过近一个月的纠结后,这位“先进工作者”还是决定放弃腹中胎儿。为此,她还得强忍着痛苦,说服家里的老人“要理解和感恩国家”。[详细]


●失独老人胡梅萍:拿掉了二胎 留下了独生子女证:13年了,为了排谴丧子之痛,她组织腰鼓队,参加社区活动,上老年大学,把生活排得满满的,她以为自己走出来了。 可总有些时候,触景生情,眼泪决堤,所有的努力土崩瓦解,悲伤瞬间排山倒海…… 儿子李显6岁的时候,胡梅萍又怀孕了。夫妇俩商量后,最终还是决定拿掉这个孩子。“一来是响应政策,那会儿只生一个,特别是有条件生两个的也只生一个,是很光荣的;二来也是为了更好地照顾李显,想把所有的爱都给他。”胡梅萍说。就这样,他们拿掉了孩子,留下了独生子女证。“早知道他留不住,当初再苦、再难,也要把那个孩子生下来。不管是男是女,哪怕也是个残疾,都好过现在。”胡梅萍说。 [详细]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惠州市旅游局局长黄细花

黄细花在“关于取消独生子女政策的建议”里提到的,独生子女政策增加了家庭风险,导致了家庭结构的单一性及家庭功能的脆弱性。她说,“独生子女家庭的风险就在于‘唯一’,而‘唯一’是经不起毁灭性打击的。”无论怎样,为了避免更多失独家庭的产生,放开二胎政策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所长王名

立即放开二胎:近年来,多位政协委员、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一直呼吁关注,中国城市以一胎为中心的生育政策实施30多年来,在控制人口过快增长的同时,出现了一系列社会问题,而且问题日趋严重。王名认为,目前,中国放开二胎的社会经济条件已经成熟,放开二胎生育,可舒缓城市“一胎政策”带来并积压的诸多社会问题。

建立失独家庭的国家基金:王名建议:“我这个提案的重心,一是要关注失独家庭,它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群体,已经不是一个小的面。二是这个群体与独生子女政策有关,政府要承担责任,应该明确一定的国家责任。因为他们等于是为我们一胎化政策和独生子女付出了代价和牺牲。三是要建立一定的公益性基金,我说这叫做失独家庭的国家基金,包括动员一定的社会资源去进行一定的帮助。”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

“正是一胎政策导致了失独家庭之痛。”为此,朱列玉建议实行二胎政策。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常委、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沈志刚

“我赞同有条件地放开二胎政策,以解决失独家庭等社会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长宁区虹桥社区虹储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朱国萍

“建议把紧缺的养老资源向失独家庭倾斜,建立失独老人的保险制度,让失独者老有所养,没有后顾之忧。”

结语:计划生育实施三十多年,我国累计少生了4亿多人,大大减轻人口过快增长对资源环境的压力,也为我们带来一个低抚养比的经济发展黄金期,却也牺牲了一代人自由生育的权利。100万失独家庭的出现不能说与此毫无关系。然而“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单独二胎政策的重启,避免了更多失独家庭的出现,这对于那些失独者不失一个巨大安慰。

网友热评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