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八一八我主持的那场媒体热议的“女同”婚礼

2015年6月26日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美国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以5比4的结果,裁决同性婚姻在全美各州合法。作为一个在同性恋权益和妇女权益领域工作的人,我自然是激动万分,看着朋友圈、FACEBOOK都被彩虹刷屏,love wins的声音传遍了社交平台,当然啦,也有不少反思批评的文章出来。2015多事的上半年在这样的热烈中收尾,注定令人难忘。

同性婚姻全美合法,我也有贡献哦

我想起在2013年我在美国洛杉矶同志中心实习一个月的经历,中间有一个环节就是让我们实习生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去洛杉矶的一个小区,挨家挨户敲门去游说市民支持同性婚姻的投票。这个项目叫“vote for equelity",是该中心成立多年的项目,其目标就是实现美国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具体方式是通过挨家挨户对市民进行访谈和交流,改变他们的歧视想法游说他们在未来的投票中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主要的成员都是志愿者进行,持续做了多年也很不容易。

在开始出发之前,大约20多个志愿者聚集在一起接受一个小时左右的培训,他们有详细的步骤指导你:教你如何开始,然后和对方聊天并做访谈,播放一个视频让他们更了解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最后看他们的态度是否能改变等等。边培训边有免费披萨吃,结束之后大家分头去不同的社区游说。一个美国女同性恋好友Laura和我一组协助我,我们敲开的第一家是一个黑人的妇女,同时也是基督教徒,所以聊了有半个多小时虽然态度客气但是立场丝毫不改变,表示自己无法了解同性恋等等,我们虽然内心不爽但是也保持礼貌做了告别;另一家是一个超过70岁的老头,耳朵不灵光,其实聊了很久他似乎都没听明白,我们只好放弃走向下一家……

现在记忆最深的就是洛杉矶热烈的阳光和那些志愿者在大热天进行游说的场面,谁曾想,他们的努力这么快就实现了目标,在一两年后同性婚姻在全美就合法了。

第一次主持同性婚姻祝词:婚姻就是个屁
作者与其中一位新人合照

其实这两个新人我还真的很熟悉,一个麦子是五年前就结识于某个青年性教育组织的活动上,另一个酸小辣是我在武汉做同志小组志愿者时候一起干活儿的小伙伴。这一两年来,也见证了她们两个人分分合合的家庭矛盾、出柜故事和各种生活波折起伏,深深感到维持一段关系并不是易事。虽然心里觉得有些紧张,还是满口答应下来了。

这可是本人第一次做婚礼主持呢,以前去婚礼的时候,觉得似乎都有点无聊,来回的那一套礼仪程序、同样的婚礼致辞、同样蹩脚的主持人的段子,谁想自己这一次也要摆到这种位置,怎么才能做个不那么无聊的主持啊!于是头天晚上还紧张了不少。

7月2日我一早就起来了,因为结婚的现场在北京郊区的顺义,是的,在我从来没去过的顺!义!几个也是做妇女工作的小伙伴们还一起准备了花和贴纸。一路上自然毫无悬念的迟到了(反正大家都迟到)。第一次做司仪,真是啥也不懂临时被抓来,一路上还在用手机查婚礼的流程和司仪应该准备的东西。可是到了现场,发现都不适用。因为:这不是一场主流的婚礼,而是少见的同性恋的婚礼。

所谓的双方家长、证婚的长辈都没有来,因为他们虽然知道两位新人的情侣身份,却不支持婚礼,甚至还有的听说后想阻拦这场婚礼。

于是,我直接抛开之前的繁文缛节,按照自己的来。

最开始的开场白是“抹黑婚姻”的,因为前一天和一个朋友聊天,她已经结婚两次离婚两次,所以跟我感叹“天长地久就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我告诉她我马上要去做司仪,她就说觉得“婚姻就是个屁”。我于是在开场的时候就说:欢迎大家今天来到两位新人的结婚现场,而我一位朋友让我转达两位新人,说结婚就是个屁,放一放就行了,不要太当真。”之后才接着说,“但我知道经营和维持一段关系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难得我们来到这场婚礼……”

真想结婚, 还是“行为艺术”?
两位新人婚纱照

这场两个女生的婚礼在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了它的“酷儿”,而婚礼现场也处处透着不一样:客人过来吃饭都AA,主人不请客但也不需要随礼,想给礼物的看着给;没有父母长辈到场,有的只是女权圈、拉拉圈的伙伴和朋友们;戒指老早就已经戴在双方手上,只是现场为了仪式,才摘了下来又戴回去(还挺有隐喻的一个动作对不对);许多记者在猛拍,而同时亲友团淡定的坐下来吃饭;还有好几个朋友在问,这是真想结婚还是“行为艺术”?

假作真时真亦假,这反倒是我欣赏这场婚礼的原因。这一场看起来有点“闹剧”的婚礼,不也展示了现实中婚姻本身的荒谬性和讽刺意味吗?婚姻曾一直是个男性把女性当资源分配的制度。

这对新人也知道传统的婚姻应该是怎么样,而现在反其道而行之,不也挺“好玩儿”的么。本来,同性恋结婚在中国就无法有正式的合法地位,无法有“合法”的婚礼,那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做一个本身不“合法”,内容也听起来“奇怪”的婚礼,不也挺具有颠覆性的吗?没有国家的承认,没有家长的承认,可这关系就在这里呀,就如同那一对结婚的戒指一样,只不过在这个现场摘下来再戴上去给你们看罢了。

酸小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有这个想法结婚,也是因为之前麦子在看守所的时候,自己不能作为伴侣为她存钱存衣服,后来听到同性婚姻在美国合法后就想闪婚。李麦子更直接,说结婚一是为了中国LGBT婚姻平权,二是为了爱情,三是为了女权主义。现场贴的“喜联”就是“女权要自由,女女要结婚”。

对呀,婚姻制度已经压迫我们那么惨了,来一个颠覆性的婚姻何乐而不为呢。我的婚姻我做主吧,身为女人,要不要结婚,要跟谁(男的还是女的)结婚,本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韦婷婷|武汉大学社会学学士,人类学硕士。r&B双性恋团体,北京Bitch双性恋小组发起和负责人。曾发起武汉2007、2009年《阴道独白》,自此后,不同程度参加大陆的性/别运动,同志工作。喜爱跨界交流,曾参与戏剧、影像、双性恋等民间工作,到过多国交流访问。

自媒体账号|婷婷是个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