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8月20日,习近平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提出:要重视少年儿童健康,有针对性地实施贫困地区学生营养餐或营养包行动,保障生长发育。  详细>>>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黄建认为,营养包项目刻不容缓,我国城市和农村的1岁以下婴幼儿贫血都达到世卫组织规定的“中度”公共卫生问题。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研究员宫丽敏认为,为儿童提供基本保健服务和充足的营养、开展早期教育对其未来的教育成就、健康水平、获得更公平的经济社会机会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并且能够有效的抑制贫困代际传递。

国内最早从事营养包生产的业内专家,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常务理事、天添爱(青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汪永升表示,7年多以来,他和国家卫计委、全国妇联、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及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等合作,演绎着“爱的接力”——为全国18个省份230多个县的230万名贫困地区儿童送上了营养包。经过科学测试,这些孩子的营养状况得到了显著提升。

儿童营养不良多与贫困相连 一个全球性的难题

据《瞭望》报道,微量营养素,包括维生素和矿物质。这些营养素,人体每天需要量很少,但若不能适时补充,后果却极为严重。因此,现代营养学非常强调婴儿从6个月龄之后,必须在母乳之外增加辅食,以补充微量营养,否则,婴儿便容易出现“隐性饥饿”,并因营养缺乏带来疾病与死亡。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世界上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约45%与营养不良相关,而营养不良大多与贫困相连。每年有310万名、每天有8500名儿童因营养不良而死亡。这类儿童如果不予关注,不予救助,即便成活,也会因营养不良造成生长发育迟缓,学习成绩不佳,成年后智力表现不良,从而直接影响他们的智力与劳动能力。他们活着,仍将陷入贫困而不能自拔。贫困-营养不良-贫困,这个怪圈在欠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尤为触目。  详细>>>

著名儿童保健及营养学专家朱宗涵介绍“调查发现,往往偏远地区的婴幼儿,大家关注的比较少。在偏远地区和贫困地区,儿童的低体重、生长迟缓的发生率比较高,高达20%到30%。表明这些孩子的发育潜力,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这将会影响他一生的健康。边远、贫困地区的孩子,特别是3岁以下的婴幼儿,微量营养素缺乏,突出表现在缺铁性贫血,有的地方儿童血色素低于标准值的概率尽然达到了40%到50%,甚至60%。为了改善我国农村2岁以下儿童的营养不良状况,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第一任院长陈春明教授就提出了“营养包”这个概念,提倡家庭辅食营养强化。”  详细>>>

CDC专家:营养包成分专门设计 质量尤为严格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黄建:项目营养包,它有一个专门设计的、统一的标准质量要求。项目营养包技术标准的制定,是根据中国孩子所缺的营养素和摄入量而设定的。

黄建:质量安全一直是营养包项目最关注的问题。项目营养包有两种属性,一种属性叫特殊膳食用食品,这一属性与普通食品属性相同,进入整个社会食品生产、监管体系。另外,项目营养包它是带“项目”两字,所以我们对营养包进行了特殊的要求和规定。体现在招投标环节、营养包的质量规格书以及对生产企业有一套严格的要求等方面 。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妇幼保健中心研究员宫丽敏:今年我们特别要求中标的营养包项目企业,每年送外检包到有资质的第三方监测机构进行全项检验。同时我们招标的省份,它的产品要加强履约验收,验收的时候一定要关注质量,同时每批次要送第三方有资质的机构进行质量检测,确保贫困地区孩子们吃到的营养包是质量有保证的,而且是安全的、好的产品。  访谈实录>>>

最早生产营养包项目企业:坚持社会责任和公益性

营养包行动16年 儿童贫血率等明显下降

中国疾控中心妇幼保健中心研究员宫丽敏:2001年开始,国际生命科学学院中国办事处在甘肃农村开展婴幼儿辅食家庭强化的一个研究,具体来说是由原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陈春明院长牵头组织实施的。2009年到2011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青海省乐都县的9个乡镇开展了“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的试点工作。2011年5月30日,在北京启动的“消除婴幼儿贫血行动”,由全国妇联、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当时的卫生部3个部委合作,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募集善款,现在这个工作还在继续,它已经覆盖了102万的适龄的婴幼儿,项目县也达到120多个。

另外,项目也开展了一些监测评估的工作,2012年做了基础数据搜集,项目开展实施1年之后进行了一个评估,孩子们吃了这个营养包1年之后,身高体重等生长发育指标都有了明显的改善,生长迟缓和贫血的发生情况也有降低,生长迟缓率由10.1%下降到了8.4%,贫血率由32.9%下降到了26%。另外还有一个指标,腹泻患病率有明显的下降,由14.2%降低到9.4%,因为腹泻这个疾病去医院看病花费的平均数值从98.8元降到了74.4元,下降了24元,说明孩子吃了营养包以后抵抗力增加了,得病少了,家长直接受益就是花钱少了。

2012年10月15日,由全国妇联和卫生部合作,在中央财政支持下启动了“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这个项目已经覆盖了21个项目省、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341个项目县。截止到今年6月份,项目营养包的发放对象累计覆盖了379万多个6-24个月婴幼儿。项目实施之后,得到了广大婴幼儿家长和看护人的欢迎,家长非常认可这个项目。

访谈实录>>>>

专家:招标唯“低价”是取  为产品质量担忧

中国疾控中心妇幼保健中心研究员宫丽敏:在一些项目省的招标过程中,我们要求参加评标的必须有两名懂营养包的专家,但是实际操作当中,可能有很多是不懂营养包的。如果要采取公开招标的采购方式,是采用综合评分法来评分,价格分不超过30分,其他就是技术方面。但是现在往往出现的是低价中标,大家都觉得政府采购就应该买最便宜的东西,实际上我们提倡的是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相对便宜。

我们专家组制定了一些招标的评分参考,给各个项目省作为评分的标准,但是有一些企业频繁的质疑,质疑之后财政就叫停了招标,使得这个周期又拉长,直接的后果就是营养包可能就接不上我们目标的人群了。比如说有的项目省,一而再再而三的流标, 1年之后孩子才吃上营养包,可能有的孩子可能就已经不是我们的发放对象了。实际上对项目的可持续发展是不利的。

我在这想提醒各个项目省的财政部门,在营养包政府采购时,充分考虑到食用人群的特殊性,不要把营养包采购等同于一般工程或其他货物招标。讨论研究一个合适的,合适营养包采购的一种政府采购方式,缩短采购流程。

访谈实录>>>>

他山之石:发达国家对“营养包”十分重视

美国:美国医生要求4个月前不要给宝宝加辅食,一般建议从6个月开始添加辅食。第一阶段的辅食都是从糊糊开始:米糊、麦糊,泡在奶里,慢慢加。为了防止宝宝对食物过敏,一次只加一种食物,四天以后再添加新辅食。这个阶段添加辅食不是为了喂饱宝宝,宝宝的营养主要还是来自于母乳或配方奶。开始的时候一天只有一餐是辅食,让宝宝熟悉各种食品的味道,为逐渐过渡到全辅食做准备。 第一阶段的辅食除了米糊、麦糊和水果类,还有苹果、桃、香蕉、梨、牛油果、木瓜和西梅等容易做成果泥的品种;蔬菜类,可以加土豆、胡萝卜、红薯、西葫芦、绿豆和甜豆等,这些蔬菜都是煮熟了以后再打成菜泥喂给宝宝吃,都是原味,没有加盐或糖。  详细>>>

日本:日本很重视婴儿期“辅食”的喂养,婴儿辅食的时间大概分为5个阶段,首先是3、4个月的辅食准备期,5、6个月是辅食初期,7、8个月是辅食中期,9个月到11个月是辅食后期,12个月到15个月则是辅食结束阶段。 根据婴儿咀嚼能力的进展对于每个阶段喂食的形态、数量、内容都有很详细的介绍。   详细>>>

韩国:未满4个月的宝宝,除了母乳、奶粉、水等以外,其他食物尽量不要吃。想给宝宝吃离乳食,要等到满4个月以后才可以。用大米做成的粥,口味清淡易消化,可以说是宝宝断奶期的最佳食物。之后再慢慢地给孩子吃蔬菜、水果、肉类等,取代母乳的地位。  详细>>>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