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弱势群体

输送新疆智障工人谋利者是四川渠县工商联执委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0年12月15日09:42

  输送智障工人谋利者竟是县工商联执委

  本报记者 王鑫昕

  四川省达州市渠县新闻网14日下午2时30分发布消息称,涉嫌向新疆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输送智障工人的曾令全已于12月13日晚被警方刑事拘留。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核实,曾令全还有一个体面的身份——渠县工商联执委。

  据媒体报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托克逊县库米什镇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有10多名工人,其中8名为智障者,遭遇“包身工”式非人待遇,工人们逃跑就遭毒打,还拿不到工钱。报道称,这些智障工人由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又称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输送。乞丐收养所的负责人是曾令全。

  渠县新闻网的消息称,渠县相关部门已经组成工作组开展调查救助工作,公安机关及时介入,于12月13日晚对曾令全立案调查。经初查,曾令全的行为涉嫌犯罪,渠县公安局已依法对其刑事拘留。

  2006年贩卖行为曾被曝光

  曾令全是什么身份?12月13日下午,有网友在网上发帖称,曾令全不仅有贩卖流浪智障人员的前科,他还受到过渠县工商联的表扬,并被选为渠县工商联执委。

  公开报道显示,2006年5月13日发生在湖南省耒阳市的一起命案,警方在调查中发现案发砖厂的19名民工,都是来自四川省渠县的曾令全处。(见本报2007年4月9日报道《流浪汉包身工生存状况调查》)。不过,当时曾令全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只有他派到砖厂负责管理流浪人员的工人被关进了班房。

  但事实上,和此次新疆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的合作方式一样,曾令全通过向工厂输送工人从中谋取利益,19名工人每月1.1万多元的工资,全部汇给了曾令全。

  2008年竟当选县工商联执委

  这样一个人,却在两年多后,成了渠县工商联会员,还当上了第八届执委委员,戴上了一顶体面的“帽子”。

  渠县工商联网站发表于2009年2月13日的一则专题显示,2009年1月17日,在渠县工商联第八届三次执委会上,渠县工商联常务副主席、总商会副会长徐晓彬在工作报告中点名表扬了曾令全。后者在这次会议上被增选为工商联执委。

  在报告中徐晓彬说:县工商联直属会员、渠县渠江镇残疾人自强队队长曾令全同志1996年创办了渠县渠江镇残疾人自强队,专门收留在街上披头散发、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以天为帐、以地为床,在垃圾中找食物的智障乞丐等人群。

  徐晓彬说:这些人被收留后,自强队首先把他们的长发、脏发剃光,然后把他们的脏衣物连同所带的东西烧掉,彻底洗澡,换上干净衣裤、鞋袜,给他们端上热腾腾的饭菜,然后他们愿走就走,愿留下来就留下锻炼,教会他们穿衣裤、穿鞋袜、甚至上厕所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慢慢树立自行、自尊、自立、自强的信心,最后带他们走向社会,适应社会,用自己的双手挣钱吃饭生存。

  徐晓彬在报告中还说:10多年来,自强队先后收留社会流浪者、聋、哑、残疾人、弱智乞丐150人,帮助他们走出了一条残疾人自尊自强自立自爱的健康发展之路,深得社会各界好评。

  政府澄清从未认可乞丐收养所

  不过,新疆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虐待智障工人的丑行被曝光后,这个页面被删除了,网友只能通过“百度快照”才能看到上述内容。

  中国青年报记者今天下午通过电话联系到徐晓彬。他表示,是渠县工商联删除了涉及曾令全的网页,不过此举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为了毁灭证据”,而是以一种积极的态度,避免事件扩大化。

  已经有过“前科”的曾令全,何以能当上县工商联的执委?

  徐晓彬表示,看到新疆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虐待智障工人事件的报道之前,“我们只看到了他做慈善的一面”,也没有看到媒体上关于湖南省耒阳市命案的报道,更没有到公安局、民政局去查他的底子。

  “增补曾令全为执委委员之前,包括徐晓彬在内的县工商联大部分会员都去曾令全的残疾人自强队实地考察过。”徐晓彬说,曾令全就是个农民,表现出了朴实的一面。对几十名智障人士,曾令全给饭吃、给衣穿,改变了智障人士的形象,他的善举大家都看到了。增选他为执委委员,是为了鼓励其他会员积极投身公益事业。

  曾令全收容这些智障人士的资金从哪里来?徐晓彬表示并不知情,也没有去问,“能做‘善事’就好”。

  不过,这个存在多年的做“善事”的残疾人自强队,从来没有得到过民政部门的认可,也没有被有关部门取缔。无论是2006年湖南省耒阳市的命案之后,还是最近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的虐待案后,渠县民政局的负责人都澄清,该局没有渠县残疾人自强队的注册登记,开办渠县残疾人自强队系渠县农民曾令全的个人行为。

  本报成都12月14日电

  中青评论:没有“德障”者 哪来智障包身工

  这几天,网上早就流传出“智障包身工”的不少图片,当时我真怀疑这是发帖者的恶搞。《京华时报》的报道告诉我们这不是传说,更不是恶搞,而是残酷的事实。“乞丐收养所”变成了智障人交易所,只要肯付款,任何人都可以租用这些心智不健全者。9000元的定金,每人300元的月薪,丢失或死亡付1000元的“赔偿”,智障者就这样像牲口一样被交易。这样的人间悲剧,已经不是第一次耳闻。昔日,山西煤窑的童工,不也是被人贩子卖到那里当苦力的吗?

  心智健全者不欺负智障者,这是社会上不成文的规定。“智障包身工”是聪明人欺负智障者的结果,甚至是“聪明人”的得意之作:看看,我们能“变废为宝”,你们没有想到吧?“智障包身工”在后,聪明人在先。正是聪明人知道如何榨取一切可以榨取的资源,渠县乞丐收养所的老板才可以借着行善事的名义,来为自己牟取私利。可以说,中国从来不乏聪明人,特别是小聪明者。小聪明者工于心计,算计是他们的看家本领。正因为这样,小聪明者也最容易铤而走险,将人间的法律和道德准则置于脑后,为获取自认为划算的利益,不择手段。对这个群体,我们可以称之为“德障者”群体。德障者称得上聪明绝顶,否则,他们也就失去了德障的基础。利令智昏,这话用在德障者身上,很是得体。你看,“租用”智障包身工的那家工厂的老板,事发后竟自称使智障工有饭吃是行善行为。当然,他所谓的“善行”是以暴力手段为基础的善行,跑过两次的智障工人就被毒打两次!

  智商健全者要活得有尊严,迄今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我们身边的德障者不在少数,包括一些“德障肉食者”。德障者自以为他们的聪明可以愚弄别人,殊不知他们也是最脆弱的一族,惟恐哪天自己会被火烧屁股。“智障包身工”事件被曝光后,职能部门的解救和问责,不正是很好的注脚?

  智障是生理现象,我们只能尊重智障者的客观存在。德障者属于社会现象,是人心不古的写照,是道德滑坡、法律被亵渎、私欲横行的产物。德障者多了,不是智障的无权无势者,也可能沦为变相的包身工。试问天下还有比这更最可怕的事情吗?

(责任编辑:刘超)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