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弱势群体

四川渠县救助站基地被指贩卖智障者赴外地务工

来源:新民晚报·新民网
2010年12月22日08:42
十几岁的少年“5号”靠在地下室住所窗口眺望天空。程艺辉 图
十几岁的少年“5号”靠在地下室住所窗口眺望天空。程艺辉 图

  在渠县县城外一个偏僻山村“太平寨”上,有一处由麻风病院改建而成的救助站基地,附近村民控诉,生活在那里的 “被救助”的智障人员和其他流浪者不仅被强迫为基地和周围农民劳动,甚至还可能被“贩卖”到外地去劳动,而该基地负责人还被指与曾令全的“残疾人自强队”之间也有“用工合作”。但这究竟是否该负责人的个人行为,尚无法获得证实。

  早报记者昨日在太平寨救助基地看到,目前该基地只剩一个被唤作“5号”的少年,在救助基地养猪养牛,他用以果腹的是一堆用来烧作“猪食”的萝卜;住的是阴冷破败、环绕着小便槽的地下室,里面只在水泥墩上放了一张破旧的单人床垫。

  渠县宣传部新闻科科长吴涛昨晚对早报记者表示,纪检部门昨日已对该救助基地负责人杨军义展开调查。

  智障者已被偷偷转移

  太平寨救助基地位于水口乡坪花村3组,距离渠县县城约40公里,因山路崎岖,驱车前往至少一个多小时。早报记者昨日在太平寨时了解到,这里不仅地处偏远,更是地势险要――东、南、北三面均为高20-60米的悬崖绝壁,西面有一条3米高680米长的石墙。

  1977年渠县在这里设立了麻风病医院,在周围筑起了丈余高的石头围墙。据附近村民介绍,随着麻风病人或死或愈,麻风病院开始渐渐丧失功能,2000年被当时的渠县收容遣送站租用为收容教育基地。2003年收容制度废除之后,这里曾经一度停用,但不久后又改为渠县救助安置基地。

  该“救助基地”占地130-140亩,除了新建的一栋依山而建带地下室的二层楼外,后面便是几间以前的麻风病房,已经非常老旧,如今被用来养猪、养牛等,余下的便是菜地、果园、农田等,不远处便是悬崖。

  令人奇怪的是,昨天早报记者等一行人赶赴现场时,该救助基地以前挂的牌子已经不见。村民反映约半个月前这里还收留了五六个“流浪者”、乞丐、智障者等人,但如今只留下一个被唤作“5号”的少年。

  随后,渠江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吴涛向早报记者证实,这里的确是该县救助站的一个基地,最近被“解救”的智障工都被民政部门安置在其他地方。对于是否有转移此前的人员一说,他表示并不知情,只是声称“被救助者”流动性很强,不能强制限定他们的行踪。

  神秘的“休闲农庄”

  “我们这里环境还不错吧?”吴涛向早报记者说,被收留者送到此地之后,愿意的就在附近的果园、菜地里自给自足,不愿意干活的也不勉强。

  环顾四周,这里环境的确不错,二层的楼房里分有9间客房――5个标间、4个单间,基本都带有独立的卫生间;另外一侧相连的平房中设有厨房和餐厅,可供50人进餐。

  但穿过餐厅便有一些明显不考究的水泥楼梯通往地下,那里阴暗的水泥地下室才是“智障工”们的住所。而在楼上的标间里,至今还贴有一份关于“太平寨桃花农庄”的简介,简介中所介绍的毫无疑问就是这栋两层建筑。在这份标注为2003年5月1日的简介以及“客房物资清单”里,这里是一个游客休闲、度假、避暑、观光、娱乐的“最佳去处”,丝毫没有救助基地的影子。

  据当地居民介绍,此前救助基地是后面的“麻风病房”,2002年这里开始修建,2003年要“搞一个山庄”。至于这个“山庄”的所有人是谁、由谁经营、经营收入归谁、现在还是否营业等问题,基地“管家”李明华均表示不知情。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楼上还是楼下,甚至该“基地”建筑的院前,都设有一些自动麻将桌。在记者问起时,该县相关人员表示,这是“基地”的娱乐设施。

  住地下室吃萝卜的“5号”

  尽管楼上的房间空着,有干净的床单和棉被,有独立的卫生间,但在这里驻守了5年之久的“5号”却不能使用。他只能睡在地下二楼的一个仓库隔间里。每个隔间里设有一个水泥墩子,墩子上摆着破得露出弹簧的床垫,上面只有一床毯子;房间内部墙角是一圈小便槽,直接通向室外。据村民介绍,这已经算是整理过的了,有时就只是就着稻草铺一床薄薄的破旧床褥;不少人的房间连门都没有。“5号”的房门是道铁栅栏,上面挂着一张破布,被寒风吹动着。

  “5号”是个约十几岁的少年,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现场的管理者就呼唤他们的编号。长此下去,“2号”、“5号”等便成了他们的名字。

  昨天中午,基地“管家”李明华在楼上的厨房吃饭。“5号”就躲在地下一楼的另一间厨房里。一进去就会明显觉得空气比楼上污浊,厨房里肮脏的大锅里正在煮着一锅带叶萝卜。“是给猪吃的。”“5号”说。“那你自己吃什么呢?”当早报记者问到时,“5号”指了指旁边的一堆生萝卜。“他们不给你饭吃么?”面对这个问题,“5号”居然回答“不晓得”。

  “5号”在这里养猪、养牛,看上去比较乖巧,额头有道伤疤,问他也说不清从何而来。

  围在一楼平台的邻居说,平时从这里看下去,在地下二楼的天井里,那些“智障人”像动物园里被围观的动物一样。

  智障工遭“打骂奴役”

  在早报记者前往太平寨救助基地采访的过程中,不少当地村民都围上来“控诉”基地的罪行。据介绍,管理者常常牵着狼狗、带着警棍威胁“被救助人员”强行劳动,不仅“基地”内的100余亩农地、果园、菜地需要智障工种植,还要在后面的麻风病房养猪牛羊等牲口。“平时还要四处为周围农民打谷子,或者是砌房子时去帮忙。”坪花村3组村民王某表示,“之前,杨军义还带着十多名智障工去附近镇上的砖窑厂打工,长达两年之久。”

  杨军义是渠县救助站护送股股长,太平寨救助基地负责人。

  有村民反映,由于经常看到有人将“被救助者”带进带出,他们怀疑这个救助站与曾令全的残疾人自强队一样,也有“贩卖”智障工去外地工作的嫌疑。

  “平时在外面经常看到管理者打他们,板凳扁担随手抄起来就打。”有村民表示,基地如果有人逃跑,被抓住后更是会受到严刑拷打。而“奴工”们因为吃不饱,没有油水,外出劳动时曾经偷吃豆腐生肉。据传,四五个月前,就有一个叫“3号”的智障老人因为偷吃生肉发病死去。

  李明华表示,他来这里有五六年了,帮着杨军义“管理”基地,但是否有人被打、是否有“奴工”输出等问题,他都表示不清楚。

  疑与曾令全有合作

  据了解,从2003年设立救助基地以来,杨军义便是负责人。但据传2006年,由于杨军义在太平寨基地内搞“休闲农庄”,曾经引发一桩命案。此后,杨军义开始将“救助基地”“转包”给别人,管理这里的“被救助者”,打理果园、养殖场等,承包价每年2万余元。“这些钱都进了杨军义私人荷包。”

  除了经营“基地”外,有知情人士称近日在曾令全的“残疾人自强队”曾发现一张杨军义与曾令全之前签订的“用工合同”,杨军义曾经向曾令全“买”智障工人。

  渠县救助站站长刘定明昨天在电话中对早报记者表示,他的确见过别人出示给他的相关合同,但杨军义个人所为他并不清楚,随后借称“很忙”挂断了电话。

  但昨天下午,该站另一位负责人表示:“救助站与曾令全之间只可能有矛盾,不可能有合作。”据介绍,在2002年左右,该救助站曾经在街上“解救”过流浪者,但当时该流浪者其实是“跟着曾令全的”。对于“用工协议”一说,他解释道,2006年,救助站已经没有强制遣送的执法权,但同样是为了从曾令全那里“解救”智障者,由于曾令全收留智障乞丐时曾经付给别人几百块,所以当时带走了3人,就协议付给他1000元。“事实上最后并没有付。”该负责人称。

  对于民政系统内部与曾令全之间有无利益关系,相关政府部门在救助站和曾令全“自强队”的监管中是否缺位,该县公安局政委李森表示,目前该县仍在对曾令全进行调查,尚未深入相关部门的后续调查。(来源:东方网)

(责任编辑:姚喆)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