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弱势群体

民办教师身患脊髓空洞症 坚守讲台抗争病魔17年

2011年01月04日02:05

    来源:东亚经贸新闻

  村小教师身患脊髓空洞症坚守讲台与病魔抗争17载

  磨砺意志 笑对人生

  脊髓空洞症是一种受多种致病因素影响,病理特征为脊髓内形成管状空腔,并引起一系列临床表现,缓慢进行的脊髓病变。

  17年炼狱般的生活,杜顺和妻子倪春香始终微笑面对。多年来,杜顺记不清雨雪天拄着拐杖摔倒了多少次,三轮车在上下班的路上翻了多少回……是一种生命的意志支撑着他,磨砺着他,他苦也不说、累也不说,微笑着面对家人、微笑着面对学生、微笑着面对生活。

  每天14点30分,长岭县万福小学的放学铃声准时响起,孩子们高兴地收拾着各自的书包。杜顺笑着望着班上的13个孩子,拄着拐杖从轮椅上站起来,随口嘱咐孩子们回家的路上要小心。妻子倪春香站在班级门口,她已经穿戴整齐,手上拿着一顶红色的摩托车头盔。杜顺拄着拐杖走出来,倪春香为丈夫戴好头盔,仔细地扣好棉衣的扣子,用围巾将领口扎紧,扶着丈夫挪到三轮车的驾驶座位上,自己乐呵呵地坐到后座上。

  从学校到杜顺家的路只有1.5公里,但是那段路真的不好走,坑坑洼洼,颠簸得很。十几分钟的时间,终于到家了,倪春香急忙打开家门,将丈夫扶到炕上,又跑到另外一个房间,把电暖气拿到炕上,插上电源,随后忙去烧炕。此时的杜顺浑身冷得打颤,头上满是汗水,“这……这种感觉……很难……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杜顺哆嗦着说。

  民办教师确立终身信仰

  杜顺,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农民子弟,朴实的父母为儿子起这个名字,没图他这辈子大富大贵,只求儿子一生能顺顺当当的。但不幸的是,杜顺这一辈子过得并不顺遂。

  1964年2月杜顺出生于一普通农家,1985年高中毕业的杜顺考上了乡里的民办教师。孩子们稚嫩的眼神,强烈的求知欲望,对老师和知识的尊重,深深地触动了杜顺,也就是那个时候起,杜顺明白了自己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他们就是天使,他们的笑声那么的纯净,和他们在一起,自己的心灵都受到了荡涤,为他们付出自己的所有都是心甘情愿的。”杜顺说。

  那个时候的杜顺,年轻、英挺。高高的个子、帅帅的脸孔、爽朗的笑声不知吸引了多少年轻姑娘的注意,尤其是在篮球场上高高跳起,上篮得分的时候。1986年12月,他与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的民办教师倪春香喜结伉俪,1988年,儿子杜丹阳的到来给这个小家带来了无尽的欢乐。家庭美满,杜顺在工作上更是兢兢业业。1991年1月杜顺通过考试成为一名公办教师,同年,他被提拔为比较偏远落后的原永升乡顺山村小学校长。一切都充满了无限的希望。

  突遭病变被宣布“死刑”

  时间来到了1994年,这一年的3月是杜顺命运的转折点,所有的磨难从这里开始。3月的一天,杜顺正在讲台上全身心地讲课,猛然间他感觉到左腿麻木,站立困难,不听使唤。“我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心想但愿不是大病。”杜顺回忆说。麻木持续着,他坚持讲完了当天的课,回家之后,左腿还是麻木。在妻子的劝说下,杜顺来到了长岭县多家医院进行诊治,但都误诊为风湿,两年的时间里,求医问药,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一大笔外债,但是身体依然不见好转。

  1997年,杜顺的身体实在是挺不住了,在妻子含泪的劝说和领导的强制下,杜顺停下工作,来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二医院就医,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医生确诊为“脊髓空洞症”。这在当时是不治之症,而他的胸椎和颈椎共有三处患有此症。医生当时告诉他最多只能活5年。

  拖着病躯毅然回课堂

  面对死亡通知书,所有的人脑中都是一片空白。“一想到自己的家人,想到我的学生,想到我矢志不渝的追求,我的心里真是刀割一样的疼。我知道我的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被吓倒,要么就好好活。”杜顺说。面对着含泪的妻子、年幼的儿子,面对着哭泣的孩子们,杜顺暗暗地下定决心:“只要我活一天,我就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只要我活一天,我就要教好书,一定要活出个样儿来。”就这样,杜顺毅然回到学校,走进班级,走上讲台,回到了他热爱的孩子们中间。

  杜顺干起工作,是那种宁肯身子受罪,也绝对不肯让自己脸上受热的汉子,病魔缠身但从未放弃过自己的责任。2001年2月22日晚,轮到杜顺值班,他谢绝了领导和同事的好意,老早就从家走出来。初春的乡间路上冰雪开始融化了,一半是泥水一半是冰的路上,杜顺推着自行车一瘸一拐地走着,才走出村子,他突然脚下一滑,跌进了半米深的坑里,自行车压在他的身上,杜顺知道自己又犯病了。他躺在冰水里,漆黑的夜晚,村庄一片寂静。他挣扎着,记不清跌了多少跤,用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学校。棉衣、棉裤冻得硬邦邦的,双手划破的地方流出了鲜血。打更的老工友看着杜顺说:“杜老师,你不来又能咋地呀!”杜顺笑呵呵地说:“没事,当锻炼了。”

  由于病情加重,2005年5月20日,杜顺做了开颅手术和颈椎矫正术,不得不在家休养了半年多。离开学校,离开学生,杜顺只能在家里练习抬头、练习用手抓东西往前爬、练习坐轮椅、练习拄拐走路。“那种感觉真的是抓心挠肝、度日如年,我要是再这样下去,精神真的会崩溃。”杜顺回忆说。2006年3月,杜顺坐着买来的二手三轮车,执意回到校园,他坐着轮椅进入课堂,开始了自己的轮椅教学生涯。(记者 王威)

(责任编辑:于俊如)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