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中国控烟大众传播活动

二等奖:烟草大省部分中学烟雾缭绕

2011年03月03日17:35

  中国青年报 于恒

  大人把烟卷放进孩子的嘴里

  一天下午4点半左右,放学回家的昆明某职业高中学生李雨青,不经意间,看见一个被大人抱在怀里的两三岁孩子嘴里叼着烟,旁边正准备给孩子点烟的年轻男子嘴里说着“试试小孩能不能抽烟”。惊诧之余,李雨青拿出随身带着的相机,悄悄抓拍了这一瞬间。在离开时,他看到,烟点着了,孩子抽了一口,被呛得直咳嗽,而孩子的母亲就坐在路边的车上,笑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这张被李雨青取名为“香烟=给孩子的玩具?”的照片让所有看到的人为之震惊。“我的同学都不相信照片是真的,他们认为我是在哪儿下载的。他们不相信大人会让这么小的孩子抽烟。”李雨青说。

  日前,云南省第一个专门从事烟草控制的民间机构“超轶中心”在昆明、玉溪两地7所中学13~18岁中学生中开展了为期半年的“我眼中的烟——青少年摄影作品征集活动”。活动结束后,学生们向主办方提交了1000多张照片。

  “我国2006年开始履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未成年人保护法》、《广告法》等法律法规对保护青少年不受烟草侵害都作出了规定,但是从这些作品中我们看到,各种改头换面的烟草广告及烟草促销和赞助活动依然在影响着人们的消费行为,学校附近、居民小区、城市人群密度大的地方,到处都有卷烟零售店。”“超轶中心”的一位负责人在看了这些照片后忧心忡忡地说:“这些烟草广告,一方面加大了青少年对烟草的可得性,另一方面让青少年错误地认为‘吸烟是一种被社会认可和接受的行为’。特别是卷烟零售店将烟草制品与糖果、生活用品、报刊等放在一起,强化了青少年认为‘烟草是一种日常、无毒的用品’的观念。”

  每个学校门口都有卖烟的 中学生送礼都是烟灰缸、打火机

  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昆明市16所被调查的中小学周边的67个卷烟零售店里,只有一个店在柜台上放置了“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卷烟”的标牌。

  昆明一所职业中学的女生泰雨晨证实了这一说法。“基本每个学校门口都有卖烟的,因为很多学生没有钱,到店里说买散烟,老板就会拿出一打来。”她说:“有的同学早上买了烟,到中午就没有钱吃午饭了。不少同学都凑钱买烟,没钱就借烟抽。男孩子觉得吸烟显得成熟,吸引女孩子。在教室里,吸烟的男孩子巴不得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会抽烟。”

  “在我们学校,尤其是导游专业的女生,吸烟的很多。以前我们学校的女厕与男厕之间用一个塑料板隔着,结果上面被女孩子用烟头烫了好多小窟窿。为这事,老师还在全校大会上进行了批评。原来上厕所,会看到不少小隔间上面烟雾腾腾。”她说。

  “我们学校也有不少女生抽烟。她们说抽烟感觉自己特别像‘大姐大’。”另一所职业学校的学生周当当说:“我身边很多女孩子抽烟是觉得烟盒好看,买了回来,不知道干嘛用,索性就抽起来了。现在同学间送礼物,都是烟灰缸、打火机,收礼的人也很高兴。现在的烟是有寓意的,比如‘520’烟就是‘我爱你’的意思,每一支烟做得都很好看。在520上写上某某的名字,就是让这个人留在心里,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太经典了,抽进去就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提交了60幅照片、有4幅获奖的李爵毫不掩饰自己的抽烟史。“我抽烟有七八年了吧。第一支烟是朋友给的,当时10岁,看到朋友吸烟的样子很帅,我就吸了。家里人也抽。我17岁的时候,爸爸就开始给我烟抽,他主要是担心我出去要别人的烟抽染上毒瘾。我也会给爸爸敬烟。”

  “以前在网吧很少看到女孩吸烟,现在进来一个女孩,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放,肯定有盒烟。”李爵拍了一张网吧吸烟同学的照片,他在这张照片的下面写着:“疲惫的眼神,瘦弱的身躯,手中夹着烟,不知什么时候这已成为网吧的象征。”

  “其实,我也不喜欢这样,我更喜欢精神饱满、体力充沛、心情愉快的状态。”李爵说他曾尝试过戒烟,但宿舍里的同学一抽烟,他的戒烟就失败了。

  “但我觉得,学生抽烟的多,是因为卖烟的太多了。这一路上走着,有好多家卖烟的。”李爵提笔在他拍的一张照片背后写下了一句他的感受:“生活已普遍的被普遍的烟草所占有。”

  烟草基地玉溪的中学生更容易尝试吸烟

  “我昨天给学生上课,讲的是健康的性行为。我问他们最不喜欢异性有什么样的行为。出乎我的意料,绝大数男生和女生都说不喜欢异性吸烟,这一条排在第一位。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学生在学校的禁令下吸烟呢。”昆明某职业学校老师蔡前飞说。

  通过观察,蔡前飞发现,大部分学生吸烟是因为来自同伴的压力,或者是为了解闷。处于青春期的中学生,认为别人不理解自己,或者朋友关系不协调,就用烟来释放情绪。“社会对吸烟行为的认同和对烟草文化的包容以及成人示范也是让学生吸烟的影响因素。在学校里,老师课堂上不吸烟,但在办公室里会抽。这也给了学生不好的信号:抽烟这种行为是允许的。”

  蔡前飞的观察与相关机构的研究一致。

  2007年,中国对重点人群吸烟率的调查表明,男教师吸烟率为48.4%;教师的行为对学生(尤其是低年级学生)具有示范作用,教师吸烟也对学生的吸烟行为有显著影响。

  此外,有研究表明,青少年独处时通常不抽烟,在学校假期的时候吸烟率也较低,因为这段时期他们受到的同伴压力相对较小;研究还表明,青少年吸烟多发生在情绪低落、关系紧张、聚会、考试前等,缺少处理情绪的技能可能导致青少年用吸烟缓解压抑和紧张。研究者指出,只教育青少年不吸烟,却广泛接受成人的吸烟行为,会误导青少年将吸烟看作是“成年人专利”而加以模仿。

  此次在昆明和玉溪两地展开的中学生摄影活动,让“超轶中心”的研究者发现,以烟草为主导产业的玉溪市,中学生日常生活中比其它地区中学生更频繁地接触到烟草相关的信息,玉溪市的中学生较其它地区的中学生更容易尝试吸烟,其尝试吸烟率也高于国内同类研究,而且尝试吸烟的年龄也较早。昆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的师生在“玉溪市中学新生尝试吸烟及其影响因素分析”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发现。

  此外,“超轶中心”还发现,许多学生递交的烟草广告作品都拍自网络。“这表明烟草公司已把烟草广告和促销的战场转向了网络,这是另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网络已经成为青少年社会生活中的组成部分,而网络中形态多样的烟草广告必将对青少年造成难以想象的影响。”“超轶中心”的那位负责人说。

  接触二手烟多的学生比没有接触二手烟的学生成绩差

  日前,“超轶中心”将学生们提交的1000多幅作品中的数十幅编辑成画册《让我的眼睛告诉你》,画册在不久前在香港召开的第三届两岸四地烟害防治交流研讨会上受到了与会者的普遍关注。

  专家们担忧的,不仅吸烟对青少年有害,非吸烟青少年在接触二手烟时也有许多危害。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在“非吸烟青少年接触二手烟与学业成绩的关系”调查中发现,接触二手烟多的学生比没有接触二手烟的学生学业成绩要差。在此之前,从没有研究探讨过青少年接触二手烟与认知损害的关系。

  这个调查在香港85个被随机抽选的中学里进行,有32052名11岁至20岁的中学生填写了问卷。调查显示:每星期在家接触二手烟1~4天或5~7天的学生,比没有接触的学生报告学业成绩差。“差”“很差”相比“一般、好、很好”的机会高14%。与一位、两位、和最少3位吸烟者同住,比没有与吸烟者同住,学习成绩差的比例分别增加了10%、43%和87%。

  调查结论称:非吸烟青少年接触二手烟与学业成绩有显著关系。虽然父母吸烟一般较受关注,但家中其他人的二手烟对学业成绩的影响也同样很大。

  “因为家长和学生都非常关心学业成绩,这些研究结果可以用来推动无烟家庭的建立。”“超轶中心”的负责人说,让中学生拍摄吸烟照片的活动对青少年认识烟草的危害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孩子们的行动表现了一种公民意识的觉醒,表明了他们作为社会一分子勇于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发表日期 2009年12月1日)

  专家评语:

  本文报道了昆明控烟组织“超轶中心”在青少年中举办的控烟摄影活动,结合公共卫生领域的的调查数据,揭示出围绕青少年的严峻的吸烟环境: 各种改头换面的烟草广告及烟草促销和赞助活动、学校门口密集的烟摊、教师的吸烟行为等,吸引读者深思社会没有给青少年提供一个远离烟草的环境。文章列举了大量事实, 证据生动确凿, 结论具有说服力,增加了新闻的可信性和传播效果。

  

(责任编辑:UN031)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