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公益频道-搜狐公益 > 中国控烟大众传播活动

三等奖:香烟何以能长期“染指”公共资源

2011年03月03日17:43

  中国改革报 胡艺、盛翔、毕诗成

  企业打出“中南海”这样的“驰名商标”,会使人误以为代表党和政府向公众推荐危害公众健康的烟草制品。多位法学界和卫生系统的专家教授、从事公益法律援助和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律师、控烟组织的代表呼吁:撤销“中南海”卷烟商标。这是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在京举行《烟草企业不应利用烟包信息误导消费者》研讨会上传出的信息(4月14日人民网)

  凸显艰难控烟语境

  ■胡艺

  专家、律师、控烟组织代表,从关怀公众健康、维护党和国家机关形象与法律尊严的角度考虑,呼吁撤销“中南海”卷烟商标,无疑具有积极意义。《商标法》第十条明文规定:“同中央国家机关所在地特定地点的名称或者标志性建筑物的名称、图形相同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企业用中央国家机关所在地“中南海”做烟草商标,确实存在违反法规、误导消费者的嫌疑。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当下艰难的控烟语境。

  从保护公众健康与公共环境的角度考虑,国家严禁发布烟草广告,不少地方也出台了一些公共场所禁烟规定,比如在车厢、医院、学校等地方禁烟,等等。这些都为控烟准备了舆论氛围,但是由于规定本身不够完善,执行力不够,对违规做烟草广告,公共场所吸烟现象,除了劝阻、呼吁以外,并没有多大的强制约束力。

  有资料显示,2007年全国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3880亿元,同比增长25%。笔者记得,2007“两会”期间,针对政协委员“加大禁烟力度”的呼吁,国家烟草专卖局张保振副局长竟然回应说“禁烟影响社会稳定”,为烟草行业的垄断利益辩护。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有的地方狭隘的经济思想作怪,一面宣传“吸烟有害健康”,一面违规利用“中南海”做香烟商标,甚至打烟草广告。

  从长远来看,经济利益再重要,潜规则再盛行,也不能以牺牲民众健康为代价。全面禁止烟草广告,改变烟草商标误导消费者怪现象,倡导控烟氛围十分必要。而且国家机关应带头禁烟,引导社会潮流。在烟草消费潜规则里,公务人员特别是领导者吸烟往往不用自掏腰包,公务人员烟草消费隐藏着不少腐败因素。南京“天价烟事件”与常州小镇1个月公务招待中华烟280条,就很能说明问题。在笔者看来,国家机关禁烟,不仅是在积极履行国际控烟公约义务,而且可以

  展示政府文明、公信形象。

  私人场合抽烟不必说,对于司空见惯的国家机关等公共场所吸烟现象与烟草消费腐败潜规则,理应得到控制。有关部门应该跳出传统禁烟模式,提高执行力,防止“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在这方面,国外的禁烟经验值得借鉴。

  撤销“中南海”商标之外的追问

  ■盛翔

  专家们请求撤销“中南海”注册商标的法律依据,是《商标法》第10条的有关规定。要强调的是,这一条款中并没有其他条款中诸如“经政府同意的除外”、“经授权的除外”、“已经注册的除外”等例外性描述。

  所以说,中南海作为中央国家机关所在地特定地点的名称,是无论如何也不可以注册成为商标的。可是,现在“中南海”不仅成功注册了,而且早已是所谓“驰名商标”。这确实是一件颇为怪异的事情。基于此,笔者非常支持专家们呼吁撤销“中南海”商标的请求,而且也相信,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没有不予撤销的理由。但在此之外,仍有很多追问值得一提。

  首先,“中南海”作为一个卷烟商标,已经非常具有知名度了。为何当初北京卷烟厂在申请注册的时候,商标评审委员会居然轻松通过了呢?而且,“中南海”之所以被专家们请求撤销,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是一个烟草的商标,即所谓:中南海是中央国家机关的庄严驻地,以“中南海”作为商标来推销危害身体健康的烟草,不仅有损于中央国家机关的尊严,而且还误导消费者。那么,如果“中南海”不是一个烟草的商标,而是其他商品的商标,是否就不存在违反《商标法》的问题了呢?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评审商标时,究竟是如何来掌握法律尺度的呢?

  其次,类似于“中南海”这样,与《商标法》第10条规定明显相悖的商标,其实还有很多。

  仅就烟草领域而言,就有叫“人民大会堂”的,更有叫“中华”的,以地名和著名景点做商标就更多了,此外以国宝熊猫做危害身体健康的烟草商标是不是同样欠妥?最莫名其妙的是,居然有叫“冬虫夏草”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它和那种名贵滋补中药材是一回事,长抽此烟有治病养身之效呢,这该算是明显的“夸大宣传并带有欺骗性”吧?如果仅仅只是撤销一个“中南海”商标,又何谈公平?

  “中南海”卷烟商标背后,反映的其实是《商标法》在具体执行中的“选择性放纵”问题,这不仅让法律在某种程度上虚置,更可能是一种典型的执法不公。正因为如此,需要面对的显然不仅仅只是一个撤销“中南海”商标的问题,而应该是对类似存有违法嫌疑的商标来一次大的清理与整顿,并且在今后的商标注册过程中真正做到严格把关。

  垄断造就特权

  ■毕诗成

  “中南海”不是一个牌子在战斗。留心的人会发现,中国很多香烟商标都假托了公共资源之名。最典型的是“中华”,竟然将一个民族的名字印到了有害的香烟盒上,且成为高档烟的代表。

  很多省市成为香烟招牌,什么“北京”、“南京”、“兰州”、“延安”,很多珍稀动物也未能幸免,什么“小熊猫”、“金丝猴”……我国烟草市场上生产卷烟的企业有几百家,现有品牌2000多个,打公共产品“擦边球”的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这是在世界各国都少有的怪事情。烟草伤害民众健康,已经是全世界的共识,没有哪个国家会允许烟草企业利用公众对于名山大山、对于稀有动物、对于民族象征的热爱心理来做文章、打广告、赚钞票。但在我国,竟然畅通无阻,大行其道,想起来实在令人汗颜,令人愤懑。

  诚然,这里面有“历史原因”,计划经济时代,卷烟厂也是“国有企业”,加上对烟草危害认识不足,于是便有了一些依托于民族、城市甚至如“中南海”、“小熊猫”、“人民大会堂”等公共资源的品牌,而品牌一旦形成便会形成惯性,顽固地延续下来。

  但“历史原因”长期得不到纠正则在于“现实原因”,那就是中国烟草行业总体来说处于一种专卖专营体制下的行政限产型的垄断状态,政府通过严格的许可证管制来提高行业进入的壁垒,行业利润率、利税水平高,在中央及地方各级财政收入中占有重要地位。而这种重要性、特殊性在现实中逐步异化成了一种特权性——他们才敢于染指名山、染指城市、染指动物,甚至染指“中南海”,“中华”。

  由于它们侵害的不是具体的个人,而是一个集体概念,便少有个体出来“较真”。而很多地方政府为了通过高额的烟草税收来追求当地的经济效益最大化,在管理、限制烟草品牌方面用力不足,常常睁只眼闭只眼,听之任之。

  作为“烟酒不分家”的另一面,酒类企业为什么较少“中华”、“中南海”之类的招牌?除了老牌的哈尔滨啤酒、青岛啤酒,整体而言,以公共资源命名的酒比香烟企业要少得多。窃以为,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就在于中国的酒类企业市场化状态发展得相对充分,他们没有“专营”出太多的特权,不敢明目张胆地去踩“中南海”南京”们的肩膀。

  要讨论撤销“中南海”品牌的问题,就应该彻底地讨论中国烟草的品牌问题。既然我们有《商标法》,且《商标法》中有很多明确的规定,就应该让法律条款“活”起来,变成可操作的内容,并严格按照法律来处理这些品牌问题。现在,法律人士表示将把撤销“中南海”卷烟商标的申请递交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大家拭目以待。

  (发表日期 2009年4月16日)

  专家评语:

  文章以专家要求撤销中南海卷烟商标动议而引发的一篇深度报道。报道以三人对谈的形式,步步深入,层次分明,涉及了有法要依,执法要严,以及某些企业为何可以长期侵占公共资源等重要问题,呼吁跳出传统禁烟模式,提高执行力,防止“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笔锋犀利,主题明确,有新意,有深度。如果作者避免使用“香烟”一词,而改为“卷烟”,则更能体现科学性和准确性。

  

(责任编辑:UN031)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