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这是一场家园的保卫战,他们的身后是近五千居民

原标题:这是一场家园的保卫战,他们的身后是近五千居民

6月12日,徐汇区迎来全区又一次核酸大筛。一早,锦馨公寓的9名志愿者重披“战袍”。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大筛中所有岗位首次由志愿者全权“包揽”,除了常规的叫号、扫码、秩序维护外,核酸采样由刚刚取得采样员合格证书的上海市血液中心财务主管曹老师完成,曾支援田林街道田林二村防疫工作的王先生则在现场进行督导。在志愿者的通力合作下,一个小时就完成了楼内二百余人的采样工作,现场秩序井然。

锦馨苑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吴哲俊告诉记者,锦馨苑居民区下辖四个居民小区,服务着区域内近五千居民,而锦馨公寓的 “9人天团”志愿者正是锦馨苑两百余名志愿者的一个缩影。在居民区封控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是志愿者们众志成城,为小区居民们筑起了防线,畅通了物资配送通道,架起了居委与居民沟通的桥梁,打赢了这一场家园的“保卫战”。

守护独门独院,

“老”业委会主任组起“9人天团”

时间拨回到3月31日,凌晨6点,锦馨公寓的业委会主任金霏接到了居民区书记吴哲俊的电话,“有阳”“现在就要封”……睡眼惺忪的金霏几乎是被电话那头的一个个词语“砸醒”,“我知道居委只有7个人,所以当吴书记几乎是‘悲怆’地说把锦馨公寓托付给我的时候,我一口答应下来。”可在金霏的“下意识”之后,她才想起,自己甚至连防护服都不会穿。

金霏年龄不大,可已经在锦馨公寓连任了两届业委会主任,在这段志愿服务的回忆里,她始终把自己称为临时召集人。她回忆道,当时通过党员双报到的机制,居委社工、锦馨公寓的块长田馨就紧急“物色”了5名党员志愿者和1名居民骨干组成了锦馨公寓的第一批志愿者。当天上午九点,田馨在公寓的大堂里教会了他们如何穿脱“大白”服。志愿者“上岗”的第一件事,就是对楼内的所有住户进行排摸——80户、213人,2户高龄老人只有保姆照顾,4户为纯老家庭,至今金霏依旧可以精准清晰地报出当时的排摸结果。那天,从上午十点,一直到下午四点,志愿者们兵分二路,挨家挨户敲门排摸,将所有住户的名字年龄身份证号一一记录,期间甚至连一口水都没顾上喝。而正是基于精准的数据,锦馨公寓在之后的每次核酸筛查都能做到不落一人,应检尽检。

锦馨公寓的公共空间不大,如何在这小小的螺蛳壳里做道场,为下楼做核酸的居民提供安全的环境成为当务之急。采样点放在院子里,公寓以10层为界分为高低层,高层住户一户一梯下楼,低层住户两侧电梯左下右上,单向循环一趟一消……规划路线细化到人,面对密集的核酸筛查,志愿者们一遍又一遍地踩点,确保万无一失。随着运转越来越顺畅,整栋楼的核酸采样时间从最初的两个半小时缩短到了后来的一个小时。在此期间,居委又推荐了三名党员,这支平均年龄40岁的“9人天团”正式成团。

在这支“天团”里,有市宣传系统中的全国劳模任“物资发放总指挥”,一次一次刷新纪录;有上海市科技信息管理的办公室成员任“新闻发言人”,负责拟发群公告;有考出采样员证书的上海市血液中心财务主管,至今还在继续为田林街道其他居民服务;有每次都要抢着上岗的“扫楼员”,挨家挨户敲门并安排居民一户一梯下楼测核酸,给大家满满的安全感;有团队“急先锋”上海地铁三、四号线管理部的地铁列车驾驶员,每次任务都第一个到岗;还有在锦馨公寓率先进入防范区后,前往疫情更严重的小区进行支援,一去就是一个多月的市级机关下沉干部;金霏自己则将手机公布为7*24热线,通过电波安抚着人心,一次次发现潜在的危机……“我预先做了很多突发事件的预案,很庆幸都没用上。”回首这段时间,金霏感谢居民的自律自觉,感激居委的大力支持,更感恩伙伴们一直保有的热情。

为大型活动进行保障和调度,

他成为了志愿者们的“总调度员”

锦馨苑居民区共分三期,小区居民三千余人,姚正叶是一期的居民,平日里的工作是在公司负责重要活动的调度,此次疫情期间他主动报名成为了第一批志愿者。

“我在锦馨苑土生土长,做志愿者主要也是想帮居委帮小区的老人们做点事。”回想起志愿服务最初,姚正叶坦言的确“乱”。起初的时候,小区按照楼栋分派了志愿者帮忙转运居民的快递,可是由于小区楼栋较多,快递到达时间又较为集中,造成了分发快递时人员聚集混乱。姚正叶在一期率先提议建立起了“物流团”,每天4人值班,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这样一来门口的秩序就好多了。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核酸筛查和物资配送都是大型社区在封控期间无法回避的难题。“小区里出现阳性,居民们对于核酸检测的顺序、地点都会有考量。”在姚正叶看来,三千多人有矛盾很正常,知道了矛盾点才能进行调整。利用自己在工作时积累的经验和特长,他建议居委将小区的志愿者进行划块管理,每一期由自己块区的志愿者负责,“比如我们一期的居民做完了核酸,我们就在群里通知二期的志愿者准备过来接手。”每个块区对于自己负责的片区都更为了解,经过半个月的磨合后,整个小区能够做到核酸检测不遗漏一人。在每次分发物资时,姚正叶也总是第一个到达,先清点份数,再按照块区进行分配,最后再通知块区的志愿者前来进行领取和分送。“我脾气比较直接,看不惯的就会直接提出来,所以开始也有过争吵,还要麻烦居委来调和。”慢慢地,在姚正叶的“调度”下,一期的核酸检测和物资配送的速度和秩序确实越来越好,二期三期的志愿者们也都对他信服起来,仿效他的好做法,最后姚正叶还成为了志愿者们的“总调度员”。

“虽然现在大家回归正常生活和工作了,但是我们志愿者群都还在,有什么事情大家群里一说都会出来帮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作为“原住民”的姚正叶还在小区里发现了很多“沾亲带故”的人,“现在走在小区里,大家都会打招呼问好,小区更像一个大家庭了。”

作为小区里第一栋被封的楼,

这里的志愿者很“卷”

古井路180号有点特殊,不仅是因为它是锦馨苑居民区第一栋被封控的楼,更是因为这栋高层是整个锦馨苑居民区体量最大的楼栋。陆哲明在十几年前搬到了这里,从此成为了180号的一份子。

“我们楼有28层,两百多户人家,住着五百多个人,尤其是老人特别多。”陆哲明和他的妻子是小区里唯一一对夫妻档的志愿者,孩子正上初中。“一方面想为楼里的老人做些事,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给孩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在进行志愿服务时,陆哲明和妻子的“战袍”最为“吸睛”,“上海加油”“180号真棒”、竖起的拇指、正在与病毒决战的医务人员……一个个生动形象的卡通图案都是孩子为他们送上的礼物。

陆哲明告诉记者,180号有一个独立的志愿者小队,这个小队非常“内卷”,一次志愿者的排班让他印象尤为深刻。由于后期部分志愿者开始居家办公,所以大家商量采用排班的形式帮居民们进行快递配送,有精通表格制作的伙伴制作了一张排班表,发在志愿者群里让大家根据自己的时间段进行填空,“没想到的是,等我打开的时候,排班表都已经满满当当地排到十几天以后了。有的还一连填了几天,说好的上班了呢。”

小队的团队荣誉感也让陆哲明尤为感动,他告诉记者,由于楼栋是小区第一栋被封控的,所以前期都是其他居民楼的志愿者在帮忙配送物资,而在后期,只要小区需要志愿者,180号的志愿者都是集体报名,“因为大家都觉得要回报小区居民,我们参加的每一次志愿服务都代表了180号。”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一个个挺身而出的志愿者小区居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的居民拍下视频,有的制作了美篇,有的还为志愿者们写了诗歌。再回首,这一段时光成为了大家难忘的回忆。

猜你喜欢:遇见徐汇丨“热浪”扑面,徐汇市民开启夏日“防晒模式”

实地走访丨银行排长队问题缓解,部分网点仍在“夜间”营业

这面墙,是邻里之间“交换温柔”的最好见证……滑板少年、江边露营……果然,夏日和徐汇滨江最配了~

“树屋”“彩虹桥”……徐汇这些美景迎着夏天的光一起回来了→

来源:上海徐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湖南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