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300万日本贫困女性:蜗居4㎡、靠结婚脱贫、进风俗业…看了她们的苦,才懂张桂梅的怒

原标题:300万日本贫困女性:蜗居4㎡、靠结婚脱贫、进风俗业…看了她们的苦,才懂张桂梅的怒

作家艾小羊说,女性的困境,最终十有八九是经济困境。

这句话,用来形容日本女性的现状,无比贴切。

图片来源:电影《小偷家族》

24岁的本科毕业生,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因为助学金也是负债——“如果说我欠债六百多万,男人听了会怎么想呢?”

打算靠结婚脱贫,可婚姻却并没有成为避风港——“二十几岁的单身妈妈们人际关系薄弱,容易封闭在自己的空间里。有的人是受丈夫虐待,衣服都来不及换,身无分文就逃了出来。”

走投无路之下,风俗业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这种工作工资高,如果女儿将来想干这一行的话,我觉得我会同意。”

知识改变不了命运、婚姻摆脱不了贫困、风俗业反而成为了生活的希望......“女性贫困”,在这里真实地存在着。

NHK的两部纪录片《看不见明天:越来越严重的年轻女性之贫困》和《调查报告:女性贫困—新连锁的冲击》,就记录下了这些女性的生存环境以及“贫困”背后的故事。

01

灯红酒绿中的网吧难民

一间不足4平米的小房间里塞满了生活物品,袜子挂在头上、脚下寸步难行,这是19岁女孩彩香的居住现状。

10年前,彩香的父母婚姻破裂,她跟妹妹、母亲三人被扫地出门后,只能靠着母亲打零工勉强度日。

为了将生活成本压缩到最低,一家人选择住进了网吧。

虽然住网吧每年的费用也不低,但比起租房一次性需要缴纳的管理费、保险费、中介费、押金、礼金、保证金等等,住网吧还是要轻松许多。

基本的物质生活都无法保障,更别说精神食粮了。

彩香在高中被迫辍学,如今14岁的妹妹又走了同样的路,本该上初三的她也因交不起学费被剥夺了读书的资格。

都说穷人不配谈梦想,所以姐妹俩的愿望简单又纯粹。

妹妹只想吃一顿火锅。

因为一家人已经三四年没有吃过大餐了。

而彩香最心心念念的,仍是妹妹可以继续念书。

这样的愿望,在常人眼里再普通不过了,然而却是她们一家拼命踮起脚尖都无法够到的。

尽管彩香很想改变现状,想搬离网吧,想让妹妹重返学校,想让妈妈过得稍微宽裕一些。

但现实却是——

“虽然明白有很多事情必须去做,但是等到真正采取行动,马上就会变得很悲观,所以什么都做不了。”

‍贫穷往往是代际传播的,“富二代”不少,“穷二代”则更多......

而彩香这样的人,在日本还有很多。

在涩谷的街头,每晚都能看到不少女生提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们不是来旅游的旅客,而是白天没挣够住网吧的钱,被赶出来寻找24小时营业的店铺过夜的人。

一边繁华无比,一边落魄潦倒,这种反差巨大的生活,恰恰是最真实的日本。

02

因婚致贫的家庭主妇

受够了生活的苦,于是有一群女性,便把结婚当作了救赎。

虽然有人说过,“结婚是为了幸福,离婚也是。”但对有的人来说,婚姻从来都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雪上加霜。

40岁的晴美就是如此。

结婚前,晴美有自己的工作,结婚生子后,她便辞职当起了家庭主妇。

图片来源:日剧《金鱼妻》

全职太太的不幸,我们看过很多了,晴美也没能逃得过。

尽管她每天要早起带孩子、做饭、收拾家务,但在丈夫眼里,她仍旧是个吃白饭的。

所以,丈夫对她没有丝毫尊重,工作稍有不顺就把全部怨气都发泄在这个“花他钱”的女人身上。

这样的日子,晴美忍了10年。最终选择离婚。

但离婚,并没有让不幸结束,反而是另一个深渊的开始。

用人单位不会选择一个40岁还带着两个儿子的单亲妈妈。

所以最后,她只能沦为廉价劳动力——

“我别无选择,为了生存只能选择默默忍受......”

除了单亲妈妈举步维艰,还有不少已婚女性为了生存,选择放弃养育子女。

在2014年,日本儿童基金会处理了超过1300份领养申请,有一半以上的女性抛弃孩子,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

来办手续的人,还有挺着大肚子的母亲,她们不是不爱孩子,只是实在无力抚养,想把孩子托付给有经济实力的养父母。

孕妈妈一边哭一边与肚子中的孩子道别,请求原谅。

无论是单亲妈妈还是抚养不起子女的已婚女性,她们的遭遇,都论证了一个不争的事实:试图靠结婚改变生活现状,几乎不可能。

03

风俗业中的日本女性

走投无路之下,许多女性便选择从事风俗业。

日本的风俗业人尽皆知,很多人认为这是女性的自愿选择,但其实背后各有各的不得已。

初为人母的女性,她们选择这个行业的原因很简单——

这些机构能给她们提供托儿服务。

孩子们在风俗店里长大,母亲在房间中为了生存卖身。

耳濡目染,相似的人生观传递给下一代,恶性循环。

除了迫于育儿压力的单亲妈妈,还有更多的年轻女孩也投身风俗业。

这些年轻女孩无依无靠,这个常人不会选择的行业便成了她们最后的庇护所。

二十多岁从事风俗业的Nozomi,刚开始本想着赚一笔就结束这样的工作,但在她感觉自己在被万众追求,被客人喜爱时,这样的想法就渐渐淡化了。

她称:“呆在这里就会很安心,只要有人渴望着我,这里便是我的归宿。因为有这样的归宿,所以我得继续干下去。”

日本有近30万女性从事风俗业,当生存已经成了问题,那尊严便可以明码标价了。

这很可悲,却很现实。

图片来源:电影《小偷家族》

04

生来就是人杰而非草芥

为什么有那么多日本女性会陷入经济贫困?

客观原因是日本制度问题,女性的福利制度和救助制度都不完善,让很多女性在陷入经济困境时,只能选择高利贷或者从事来钱快的风俗业。

而更深层次的因素仍就是:无处不在的性别歧视,以及女性的自我认知。

作为女性生存环境并不算友好的东亚国家,日本虽然早在1999年就推行了男女共同参与社会基本法,但无论是在升学、就业、还是在婚姻家庭中,依旧对女性存在许多隐形歧视。

日本的薪资结构分为:男性正式工、女性正式工、男性临时工、女性临时工,工资逐层递减。

再加上男女同工不同酬,女性也更多地只能从事非正式工,尤其是单亲妈妈,在承担育儿责任的同时,很难再去兼顾一份正式工作,所以只能打零工,收入微乎其微。

另外,像纪录片里的晴美那样,离婚后再返回职场难上加难。有一组数据,大学毕业的日本女性中,有77%的人都想在结婚生子离开职场后重新开始工作,但只有43%的人做到了。

自食其力很难改变生活现状,便有了前面提到的,更多的女性将结婚当成了捷径。

说到这,必须提一下我国的张桂梅校长。

2020年,张桂梅校长陷入一场风波中,因为从华坪女子高中毕业出去的一位学生,选择当全职太太,而受到了张校长的批评。

很多人把张校长打上“极端女权”的标签。

他们认为选择成为家庭主妇是每个女性的权利。

但张校长的伟大恰恰就在于,她让这些深山中的女孩拥有了“选择不当家庭主妇”的权利。

张桂梅校长看遍了家庭主妇的遭遇,她们提供免费的服务,工作时间严重超时,且无法得到尊重,她希望华坪女子高中的孩子不要再重蹈覆辙......

只不过,能遇到张桂梅校长的女生还是少数,更多的女性面临的仍是社会的低期待和贬低: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男主外女主内,所有家庭都是如此。”

“照顾好老公和孩子,比什么都强。”

当社会对女性的期待仅仅是“嫁个好男人,当个合格的全职太太”后,这种潜移默化的洗脑,也会让她们的认知发生改变,认为努力的尽头就是在更好的环境中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

当然,也有女性会在婚姻中醒悟。像56岁从不幸婚姻中出逃的苏敏阿姨,就是获赞无数的代表。

但,终归是少数。

有太多女性,过早地依附于婚姻过活,早已经失去了靠自己的能力。

总而言之,造成女性贫困,整个社会都难辞其咎,日本的女性贫困,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制度的完善和刻板印象的消除需要漫长的时间,但我们自己的认知要一点点改变:增加自身的抗风险能力,比走捷径更有用。

参考资料:

上海译文《日本女性“看不见”的“贫困”背后,或许就是我们即将面对的未来》

公众号看理想《挣扎在贫困中的女性:现实不是励志故事》

出品 | 益美传媒

作者 | 小山己

益美君开通视频号啦

此刻MOMENTS

成都花游世界冠军双胞胎姐妹

两次金牌之间

我们退役去生了个孩子

快戳视频和益美君一起看看这个故事吧~

👇👇👇

- END -

点个“在看”为更多女性敲响警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