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小城青年择业倾向洞察:二线城市最吃香

原标题:小城青年择业倾向洞察:二线城市最吃香

武汉的“留汉九条”、成都的“蓉漂计划”、长沙的“人才新政22条”… 自2017年以来,全国100多个城市先后出台人才新政,二线城市不断加码。据国家统计局全国各城市人口数据显示,2021年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人口增量开始放缓,均未进入前20。与此同时,有14个新一线/二线城市人口增量超10万人。

2022年就业蓝皮书显示,2017~2021届本科生在地级市及以下地区就业的比例不断提升,本科生的就业区域重心下沉,逐渐从大城市向地级市及以下转移。为了解小城青年的就业倾向,前程无忧近日面向家乡在二线及以下城市的三千余位青年(22-40岁)进行了调研和访谈,发布了《2022小城青年择业倾向洞察》(以下简称《洞察》),旨在了解小城青年们的择业观念和就业现状。

不再一味迷恋大城市,小城青年回流家乡

《洞察》显示,家乡在二线及以下城市的受访者不同的工作阶段,在一线城市就业所占比重各不相同。所有受访者中,第一份工作在一线城市的人占比18.1%、上一份工作在一线城市所占比重为15.3%、现有工作仍在一线城市的比重略过一成。上一份工作在一线城市的受访人群中,接近三成的现有工作已离开。同时,基于人员流动的双向性,也存在从二线重返一线的现象,但在本次调查中未高于上述比例。

工作年限越长,人员回流家乡所在省市的比例越高,更年轻的群体(30岁以下)也开始不再一味地迷恋大城市。《洞察》显示,对于家乡在二线及以下城市的受访者,即使不考虑家乡置业等因素,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受访者选择一线/新一线为就业首选城市的比重仍呈现递减趋势。刚毕业把一线/新一线作为首选就业地的比重为58.6%,工作十年以上,首选就业为一线/新一线的比重降低至36.3%。而刚毕业把二线及以下城市作为首选就业地的比重有41.4%,工作十年以上将二线及以下城市作为首选就业地的上升至53.8%。

“稳”和“平”是小城青年的真实写照

小城青年就业,“稳”字当头。《洞察》显示,小城青年在影响择业的几大因素中,除了常规的薪资/福利待遇依旧是首选外,工作稳定性远超越其他选项排列第二,占比40.9%。从跳槽经历来看,跳槽周期大于两年的受访者超过三成,只有11.2%的受访者跳槽周期短于一年。从就业首选类型来看,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这两类稳定度最高的单位,不出意外为首选,有超过一半(50.8%)的受访者选择。

晋升周期和跳槽周期类似,大多数人晋升周期较长。有32.1%的受访者晋升周期超过2年,21.1%的受访者未晋升过。交叉年龄和晋升周期发现,年龄越低,平均晋升周期越短,这与年轻群体所在职级和更易跳槽也无不关系。总体而言,没有频繁的跳槽,也没有快速的晋升,“稳“和”平“是小城青年的职场特色。

大城市有特殊的吸引力,小城市也有不俗的满足感

为什么选择二线或以下城市就业?调查发现,离家近,和家人在一起幸福感高;生活节奏慢,压力小;物价、房价低,分别以75.5%、52.3%、19.5%排列前三。也有超过一成的受访者表示“大城市闯荡够了,回小城市定居”。家乡所在的省会对任何年龄段的受访者都有其独特的归属感,不论是一直身处小城市就业,还是见过了大城市的繁华,依然回到小城市定居的人,都能找到自己满足的那一面。

而当被问到为什么要去一线就业,top3分别是收入高;工作机会多;开拓眼界、增长知识。其中收入高以65.8%位列第一。大城市的优势很多,除此之外还有公平性高,人情关系依赖度低;公共基础设施好(医疗、教育水平高);发展更快,新鲜事物多等。

小城市和大城市,各自有不同的优势,从选择比例最高的两项对比来看,选择小城市的人,更多偏向精神层次的满足,而选择大城市的人,则更追求外部客观条件的匹配。

八成人月薪不过一万,小城青年梦想职业普遍体面

《洞察》显示,小城青年在一线/新一线就业的行业更多是互联网/电商、计算机软硬件、金融/证券、专业服务、人工智能等,而留在或回到在二线及以下城市的则更多在政府/公共事业、机械制造/工业设备、工程/建筑等,两者的差别客观受限于各行业的资源和城市产业分布。小城青年的职业以普通职员(办公室/写字楼工作人员)和专业人员(如医生/律师/文体/记者/老师等)居多,合计占比近六成。超过八成的受访小城青年的月薪在10k以下,月薪8k以下超过六成(64.7%)。

当被问及理想的职业时,小城青年的回答也显得更为务实,排名前五的分别是老师/教师,自由职业/创业、公务员、医生/医务工作者、律师。除了自由职业,其余各类职业都属于父辈眼中传统而体面的工作类型。也有少数新兴或者特别的职业,如短视频博主/up主、酒店测评师、旅游体验师、包租婆/包租公、火箭工程师等等,以此为梦想的多为95后、00后。

就业选择需多方面衡量,雇主也能做的更多

前程无忧一项疫情对于2022年企业招聘计划影响的调查显示,餐饮、零售和旅游企业的受损面最大;金融、软件与网络服务、专业服务行业的企业受影响最小;医疗健康和安防/电子企业中经营增长的企业较多。从这些受影响小、增长多的行业产业和岗位分布来看,即使受到2020年上半年大范围疫情的冲击影响更大,一线城市无疑仍然拥有更宽广的职业机会。

另一方面,疫情正在重塑工作场所和工作方式,对于不断边长的工作时间、停滞增长的工资和生活环境的高压,在各种社交平台的渲染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将生活质量优先于工作,离开一线寻找“烟火气”。但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显示,武汉、成都、南京等的单程通勤时耗仅次于单程40分钟+的北京、上海,甚至已高于广州、深圳。

矛盾之下,对于个体情绪感知的捕捉无疑成为雇主能否留下人才的一大关键。硅谷共享经济新贵Airbnb早在2020年就设立了“员工体验全球负责人”,以推动“员工体验”的全面发展。前程无忧调查显示,2022年对员工健康,特别是心理状态的关注也达到了历史最高。54%的上海企业、37%的北京企业,42%的物流配送、37%的生产制造和35%的媒体广告行业的企业都将关心员工作为HR工作重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山东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