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白天上班晚上“追阳”她在流调中做“心理安抚师”

原标题:白天上班晚上“追阳”她在流调中做“心理安抚师”

唯品会流调志愿者 陈少娜

时间

11月9日至今

从11月9日开始,陈少娜身上多了几个身份。白天她是唯品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晚上是志愿者打流调电话“追阳”,既是核查受访者信息的“侦探家”,又是安慰隔离人员的“心理安抚师”。她说,“与人的良性沟通让我得到宽慰,我从家人、朋友、同事身上吸取乐观的能量,所以我想把这份能量传递给每一个在管控区内、可能心情低落的人。”

既做“侦探家”,又做“心理安抚师”

我就职于唯品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从10月26日起开始居家办公。第二天,我加入了公司内部的志愿者团队。11月9日,为响应海珠区政府的流调志愿者招募,我自愿报名。白天我正常上班,晚上7点左右打流调电话。

我感觉我们既像“侦探家”,需要不断地核实确认他们的地址,包括周边的标志性建筑;又像“心理安抚师”,遇到焦虑的人,要多倾听和理解。

“您好,我是海珠区疫情防控办的工作人员,请问您是XX吗?我这边看到您核酸结果显示异常……”这是开场白,但多数情况下,我不会着急核实他们的信息,而是先耐心听完他们的诉求和想法。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可能更需要倾诉。我自己就住在海珠区凤阳街道,在管控区,所以我特别能理解疫情中的人的情绪,流调电话除了核实信息外,最重要的是沟通,站在对方立场上对话,互相安抚。你的一句问候,可能就会给他人传递温暖。  

做流调工作时反而被对方安抚

实际上,我碰到大部分的人都比较温柔。前段时间,我和一个阿姨打了12分钟的电话,她说话细声细语的,非常冷静。阿姨提到,她有关注到外面隔离的资源比较紧张的情况,医护人员很辛苦,所以很能理解大家的付出。后来阿姨还劝我多买点药备着,在家可以煲一些金银花、菊花、麦冬来喝。当时我很感动,本来是我想安抚她,但反而我得到了安慰。

在我刚做流调工作的时候,遇到一位同样是做志愿者的大叔,他被确诊了,正在等待转运隔离。他说,他很久没有见过家人了,儿子是医护工作者,也在一线抗疫。所以他是知道这一次任务的艰难,存在风险,但他还是来了。

我很心疼他,挂完电话后,我内心还有些不平静,感觉到疫情确实是影响到了一些人。希望疫情过去后,像大叔这样的抗疫志愿者,可以被大家记住。  

“需要有情绪释放的窗口”

居家期间,我认为心情的调剂品还蛮多。工作之余,我会健身,有时还会给家人朋友打打电话。我最喜欢和我上小学一年级的小侄女打视频电话,但最近她只顾着看电视都不太理我,我还挺伤心。我是潮汕人,有喝茶的习惯,所以我也会一层一层地拆茶饼,特别解压。

这也是我在做流调工作时,常向受访者建议的——我们需要有情绪释放的窗口,大家可以多和家人朋友聊天。

志愿者的工作不分工作日和周末,有时候周末的任务会更多。最近,公司的工作也比较忙,但我觉得很充实。我身边同事的心态也特别好,大家都在乐观抗疫,我也会被他们积极的心态打动。虽然我偶尔会出现休息不好、压力较大的情况,但这都很正常不是吗?我始终相信,在大家一致的努力下,我们一定能渡过难关,广州也一定会迎来烟火气满满的那一天。  

南都广州新闻部出品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李竹 受访者供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广东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