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当一个北大女孩被群嘲

原标题:当一个北大女孩被群嘲

前几天,有一个词条悄悄爬上了热搜:#选文科真的是因为热爱#

起初,词条里无非是文科生们相互吐槽取暖,但后来的声音开始愈发刺耳。

“别给文科生的身上贴金子了,选文不就是因为学不下去理科嘛?”

“文科多简单,都是些死记硬背的东西。”

“理科生都是书呆子,天生酸腐又无趣。”

理科生嘲讽文科没门槛,文科生跳出来为自己正名。

原本平静的评论区,霎时间水火相争,互不相让。

然而,文理科结的“梁子”,似乎也从未被真正放下过。

我们分别对话了文科和理科的读者朋友们,让我们听听他们的心里话。

「被矮化的专业」

“我打算继续读博”,几乎在这个想法脱口而出的那一刻,贝贝就遭到了家长的极力反对。

本就晚上一年学的贝贝,已经26岁了。

在父母的眼里,她早已过了唯学历论的年纪了。

她接下来的人生里,应该被工作、结婚、生育填满,人生的下一步计划也早就该倒逼她前进了。

所以在读研的这段日子里,贝贝最抵触的就是节假日。

她不想回家,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亲戚围着问自己的情况,更不愿看到母亲的沉默和她眼中难掩的失落。

没有人支持她读博,更何况是被冠以"无用之学"的文学专业博士。

图源:西竹书院

在母亲的眼里,只有理科才是正道,能挣钱有出路。

选择文科,就意味人生已是废棋。

所有人都说文科无用,在无数个啃典籍的晦涩夜晚,连贝贝自己都曾闪过后悔的念头。

文学博士,这实在是个"华美却无用"的头衔,但凡心中澎湃的热情稍不足以支撑下去,人都会都会向现实妥协。

其实当年贝贝选择文科,真的不是因为喜欢文科,或者直白地说,她不擅长理科。

贝贝的物理曾经考过32分,是等级考试前老师怕影响毕业而拎到走廊单独补课的那一波让人头疼的学生。

她也不是一开始就对文科有兴趣的,她实实在在对文学产生兴趣,是在考研的那段时间。

与本科浅薄的基础认知不同,她几乎是第一次窥见那些斑斓的、鲜活的理念和文字。

“文学的意义,是在感性中找到理性。”

如今,她开始爱上与人交流,她把当下社交平台上最火的#请100个陌生人喝咖啡#活动搬到了校园里。

虽然得到的响应不多,但她还是在学校的交流墙上,收获过一个学妹的邀约。

她说,她曾经也以为文科平淡无用;但如今的她说,凡存世则非偶然,只看人赋予事物的意义。

“「文科无用」,或许,也是另外一种意义。”

图源:《死亡诗社》

但陆屿从不这么认为。

也许是文理科生天然的思维差异, 他讨厌社交,更讨厌探究一切存在的意义。

在他的世界里,非黑即白,一切都应该有着固定的解题方法。

陆屿,这个文气十足到有些小说男主气质的名字,是母亲给他起的。

可他,却是理科生人群画像中最标准的那一个。

话少,喜静,总是沉默着,带点清冷的疏离。

但又随和,和谁交谈都不大会红脸,有点像他的名字,孤独而隔绝。

别人当面嘲讽,理科生多书呆子、低情商,他也不争辩。

他觉得,别人说得不错,“书呆子”又怎样?从小到大因为成绩好,老师又喜欢,他享受着身边的认可。

单从学习上来看,陆屿无疑是个赢家。

但踏出校园荫蔽,在这个人外有人的世界,锋芒开始变得泯然。

一个最基础的运营算法,却因为沟通问题,985毕业的陆屿差点被开除。

设计、产品、程序,项目终审本该由三方确认,看着对方发来模凌两可的说辞陆屿以为万事大吉,也没有再次沟通确定。

可偏偏这一个“以为”,让重要链接失效,直接给公司酿成了千万级的损失。

他厌倦与人打交道,但又不得不在人情中反复横跳。

他说,他挺羡慕贝贝的,说她应该不会被这种人情债难住。

可他羡慕贝贝超然的沟通能力,就像贝贝也曾仰望过他身上属于理科生的纯粹。

在被专业矮化的瞬间里,我们都对自己产生过疑问,也羡慕过对方拥有的擅长。

但世界终究是平行的,尺短寸长似乎就是有如这般自然的存在。

「人生高光」

王昊考进C9高校,是全家都没人想到的。

高中时期的王昊是个淘小子,沉迷研究编程代码,也迷恋各种端游。

在那个稍显闭塞的学生时代里,他无疑是小圈子里最熠熠生辉的那一个。

也许是底子好,王昊仅仅在高三时期全身心地投入备考三个月,就冲进全国九校联盟中的一所。

直到现在,他还是高中老师们口中啧啧称道的范本。

图源:《心灵捕手》

当和我们聊起高光时刻,他眉梢眼角都带着飞扬的神采,张扬着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他说,自己的人生里几乎处处都是高光。

幸运地在学生时期就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既没有受到老师家长的管控,也没有因此误了学习。

如愿考上了梦想中的知名学府,结交到一众玩得来的同好。

如今刚毕业不到两年的他成了程序员,在某大厂拿着年包将近50万的薪酬,干着自己感兴趣的岗位。

尽管真的很累很卷,疲惫烦躁也在所难免,但看着到手的工资倒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他甚至用打怪升级来形容自己的工作,每次调试修正漏洞甚至会让他产生一种满足感。

但同为程序员的阿梦,却说自己每天有如置身“炼狱”。

阿梦是文科生,毕业于211大学会计专业,她说在成为程序员之前自己走了不少弯路。

阿梦选择文科的理由很单纯,就是因为对数字的感知很差。

高考数学落了太多的分,亏得是文综和英语把成绩拽了上去。

填志愿的时候,母亲强势要求她学会计——文科中的理科,尽管她和母亲大吵了好几次,但最终还是拗不过父母不得已再次和数字打起交道。

毕业后阿梦进了家不怎么知名的国企当会计助理,干了不到半年她就辞职了。

她几乎是皱着眉回忆那段时光的,她说她的师傅很凶,上班气氛也压抑。

办公室里的几个大姐把任务丢给她,就凑在一起唠嗑,账不平还要被戳着脑袋骂。

而实操工作和书本完全不同,所有的知识她几乎是从头在学。

那阵子编程特火,铺天盖地都是报课的广告。

她看到打出的广告不光承诺了十个月包教包会,还保证学成后给学员安排工作。

并且不用即刻交学费,只需要在学成后工作的第一年每个月上缴工资的20%就可以了。

阿梦想了2天,就瞒着家里人把工作辞了。

编程学习的难度对于阿梦来说不亚于会计平账,但她这次几乎把后路都堵死了,她只能孤注一掷。

学成之后,机构说不接受机构分配工作安排的可以学费打5折。

看着机构给出的那些不算理想的岗位,阿梦想去自己试一试。

快速调整好简历,做了充足的准备后,阿梦信心十足。

可应聘消息石沉大海般,一日一日地瓦解着她。

她甚至在招聘平台收到过hr的羞辱,说她这种半路出家野心不小的不应该做美梦。

当我问她,关于人生高光时刻,她想了很久,才给了我一个答复。

“我人生中全部高光时刻几乎都在学生时代里。”

阿梦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有掩不住的失落。

她说她曾经获得过作文大赛国赛的一等奖,是可以让她直接通过高校自主招生初审环节的那种。

她说她至今都忘不了老师在班级里公示这个结果时候的同学的羡慕和掌声。

那是她第一次,从心底给出自己肯定。

但后来,她说她的人生里似乎再无高光。

可在我们漫长的一生里,谁又能仅凭当下去谈论得失呢?

「互补」

后来,我把他们四个人拉到一个群里。

分享了一个关于文理科最近的热议话题,想着看他们四个性格迥异的灵魂能碰撞出什么花火。

消息是这样的:

2年前,留守女孩钟芳蓉以676分的成绩入学北大冷门考古专业,引发热议。

人们说她入了“天坑”还不自知,惊叹穷人家的孩子不该学文科。

前几天,女孩趁假期回到母校向学弟妹分享心得经验。

言语间青涩褪去,多了份自信。

图源:都市时报

刚把这消息抛出去,文学硕士贝贝就愤愤不平地附和我,说学文科就一定要经历被人歧视的阶段。

没过几分钟,程序员王昊反驳说自己身边的文科生也并未因此就受到影响。

更何况,钟芳蓉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又怎么会在意外界眼光呢?

群里的氛围变得热络,话匣子被打开。

阿梦也聊起自己的文科生活,她说自己高中12个班级,只有2个是文科班,剩下的都是理科班。

尽管学校本就处在一个不重视文科的环境内,可身边人谁也没有自怨自艾。

倾盖如故,他们开始相互分享着自己人生的见闻。

你看,人和人之间建立沟通的基础从来就不是什么学历和专业。

对于文理科的刻板映印象总在不停地误导着世人的判断。

文科生被嘲所学的一切“无用”,所以他们格外愿意关注理科的动态,羡慕中又迫切地想找寻一丝切口来证明自己选择文科的正确。

可就像陆屿羡慕贝贝拥有的语言天赋的同时,贝贝也曾有过“或许选择理科就会让家里人少些失望”的念头。

事实上,文科理科永远互补。

图源:《天下无贼》

鲁迅弃医从文,写出“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豪气干云。

钱伟长,一介书生造利炮,是位从国学世家里走出的力学之父。

点个 「在看」,要知道生罅隙。

用笔杆子来正思想,用科学技术立发展,这是件守恒的事儿。

24 / Nov / 2022

监制:视觉志

编辑:虫二

微博:视觉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辽宁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