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 重庆人体器官捐献第1000人大爱救5人

5月24日,凌晨4点。

“为伟大的捐献者默哀、致敬!”西南医院手术室里,众人鞠躬,沉默地、庄重地为赵伟(化名)送别。

53岁的厨师赵伟,是重庆市人体器官捐献第1000人。他捐献的器官将让5个人受益。

在手术室外,赵伟的妻儿接受了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的采访。

手术室内,众人为赵伟(化名)鞠躬送别。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林红 摄

丈夫生前愿望

“哪天我走了,就把我捐了吧”

赵伟今年53岁,重庆合川人,生前是个掌勺多年的厨师,烤鸭做得极好。

“报告!”5月10日晚上,赵伟在店里工作时,感到一阵头晕,刚喊完一声报告,就躺在了地上,被紧急送到了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

儿子小赵(化名)得知父亲晕倒的消息,迅速往医院赶。

“脑干出血,出血量很大,头顶上一片血。手术成功率不大,即使清醒,也很可能是植物人。”诊断结果,像一道晴天霹雳。

12日上午,远在外地的妻子王希(化名)赶到医院。摆在她面前的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手术究竟做不做?时间不等人,她必须尽快选择一个答案。

“做!手术必须做!”王希与丈夫相濡以沫30年,如何放得开手?含着眼泪,她下定决心,哪怕只有一线生机,这个手术都必须做。

遗憾的是,命运没有眷顾他们。接受脑部手术后,赵伟动了动腿,很快又陷入了深度昏迷,不管王希与儿子怎么呼唤,他都没有任何回应。

21日,经过西南医院脑损伤团队的严格评估,赵伟被判定为“脑死亡”。

这时,王希和儿子共同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捐献出赵伟的遗体和所有可用器官。“我舅舅是红十字会的志愿者,我们一家对捐赠器官都有所了解。”小赵说。

捐献遗体,是赵伟生前的心愿。

他曾对家人说:“这人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如果哪天我走了,就把我捐了吧。”一语成谶,心痛之余,家人含泪在完成他的心愿。

综合家属意愿和医学评估结果,赵伟捐献出两个眼角膜、一个肝脏、两个肾脏,以及皮肤和遗体。

“他的生命不能再延续了,但我们希望,他的器官能以另一种方式存活下去。”妻子王希说。

赵伟(化名)被送往手术室。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林红 摄

妻子这样说

“等我走了以后,也要捐献器官”

王希与赵伟同龄,1993年结婚后,二人相互扶持,养育儿子,赡养老人。

在王希眼中,丈夫不爱说话,也不喜欢拍照,只留下来两张照片,一张被赵伟当做微信头像,一张用做朋友圈封面。照片里的他,目光炯炯有神,嘴唇微抿,笑得含蓄。

但实际上,赵伟是一个相当爽朗的人,对周围的人很热心,邻居、朋友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他都愿意伸把手。

在家庭中,他也是顶梁柱,为了多赚点钱,让儿子早点成家,他在烤鸭炉旁一干就是11年。

王希在外地打工,她和丈夫虽然时常见不到面,但俩人经常视频。

“我们原本说好,等6月我就回重庆一趟,我们出去旅旅游,再托人帮儿子找个对象。”

“我们商量过,等儿子结婚生孩子了,就留一个人在家里带孙子,另一个出去打工帮着补贴家里。”

“我的手机用久了,视频通话时老是卡,他还说等6月见面,就带我买个新手机……”

随着赵伟的离去,夫妻俩的一个个约定都变成了遗憾。

忍着巨大的悲痛,王希完成了赵伟捐献器官的愿望,同时也被丈夫的举动深深感动。“虽然我不知道那些器官会捐给谁、捐去哪儿,但能让他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世上,对我们也是个安慰。”

王希说:“等我走了以后,也要捐献器官。”

受捐者传来消息

“谢谢你,捐献者!”

5月24日清晨5点49分,记者在西南医院手术室外看到,外地某医院的工作人员来到现场,接走了赵伟的肝脏。这个肝脏将搭乘飞机,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

6月4日,记者从西南医院了解到,5位接受赵伟捐献的患者,已顺利完成移植,目前正在康复中。

“谢谢捐献者和家属对我的帮助,让我今后能够继续生活!”其中一位成功移植了赵伟肾脏的尿毒症患者,委托医院向赵伟的家属表达感谢。

其实,赵伟还是一位“特别”的器官捐献者,他的捐献,使重庆市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达到1000例。

更巧合地是,重庆市第1例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也在西南医院完成,同一个手术室,见证了这份爱心事业的发展历程。

“这1000名器官捐献者,让2725名器官衰竭患者重获新生。同时,我们还有13.14万名器官捐献志愿者,感谢器官捐献者和志愿者的无私大爱!”重庆市遗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重庆市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管理中心)主任张鑫琳说。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林红/文)

来源:华龙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