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让生命接力成为可能」

公益观察第81期更多公益观察
七成网友支持捐遗体 & 99%人无移植器官手术
我国每年约有150万患者需要器官移植,而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仅有1万例左右,比例大概为150:1,绝大多数患者在等待器官移植中离去。而在美国,这个比例为5: 1,英国为3:1。 巨大的供需缺口还会引发地下的人体器官交易。近半数网友表示,如果亲人能享有一定器官免费移植权,自己则更乐意捐献。[详细]
19岁男孩车祸身亡捐献全身器官 周岁娃见光明
·19岁男孩车祸身亡捐献全身器官 周岁娃见光明
“第一次见,孩子就喜欢我,就是有缘!” 一方是满月宝宝眼球随时可能被摘除 苦等角膜相救,另一方是19岁男孩因车祸离世,父母代其捐全身器官。9个月的宝宝因为接受了眼角膜捐赠重见光明,两家也一见如故。[详细]
·七成网友支持家人捐献遗体 但绝大多数人等待中死去
截至11月23日20时,持续两周的网上调查显示,逾七成网友支持自己家人捐献遗体,反对者不足三成。 近六成网友因担心“流程不规范、不透明”而不愿捐献,甚至有网友担心所捐器官会被倒卖。同时,近半数网友表示,如果亲人能享有一定器官免费移植权,自己则更乐意捐献。[详细]
人体器官捐献为何遭遇尴尬?
市民只要填写《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就可以成为捐献志愿者。按说器官捐献是救死扶伤的大好事,但记者调查发现,温州市刚刚启动的人体器官捐献道路并不如想象中的顺畅。[详细]
·中国人体器官存在巨大缺口 旧观念仍为捐献阻力
相当数量的人都没有登门办理手续,因为说服家人难度太大。“人们的传统观念,是人体器官捐献工作遇到的最大阻力。”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伦理崇尚身体完整,死后入土为安。这种传统观念很长时间内将成为器官捐献的拦路虎。[详细]
·脑死亡标准成器官捐赠瓶颈 倒卖器官刑法无定罪
由于我国没有完善的人体器官移植分配网络体系,供需矛盾过大之下,器官买卖或变相交易的违法行为时有发生。专家认为,我国在器官移植方面现在面临的并不是无法可依,而是卫生行政部门的监督、执法不力。[详细]
·女孩脑死亡 医院不敢接受遗体捐献
一边是:苦等12年母亲被迫捐肾救女,一边是:苦求医院女儿难圆父亲捐献遗愿。虽然知道如果器官捐献成功,将拯救5个患者的生命,但国家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医院拒绝。 [详细]
·法律盲点:倒卖人体器官《刑法》无罪
巨大的市场需求催生出了活体器官买卖的“黑市”,但我国《刑法》没有直接针对器官买卖行为的罪名。“医院大多只做形式上的审查,这就使得不法中介有空子可钻。” [详细]
生命接力:建立合法捐献渠道 才能消灭黑市器官交易
伪造亲属关系进行活体器官移植 形成器官买卖黑市
港器官捐赠2年逾6万人登记 肾脏移植呈上升趋势
·农家女成中国首例人体综合捐献者 捐出多个器官
魏霞成为全国多器官、多组织人体综合捐献第一人。经检验后,她捐献的1个器官和2类组织,移植给需要的病人。捐出皮肤约8000平方厘米,可用于救治病情最严重的烧伤患者两三例。[详细]
·香港器官捐赠2年逾6万人登记 肾脏移植呈上升趋势
呼吁香港市民登记器官捐赠:“花短短几分钟已可拯救人”。捐赠名册自2008年成立至今,两年内收到逾6万名市民登记,今年香港一共进行了147宗肾脏及肝脏移植,其中肾脏移植近日更有上升趋势。[详细]
·人体器官捐献试点 供体瓶颈有望打破
山东成立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捐献办公室将招募捐献志愿者队伍和捐献协调员,深入医院相关科室,发现潜在器官捐献人群,主动劝捐。[详细]
·《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目前正在修订
2007年国务院颁布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目前正在修订,今后红十字会将作为独立于医疗机构的第三方,承担器官捐献的付费、宣传、动员。[详细]
搜狐公益精品推荐
“因为爱关注艾”北京高校辩论赛
“因为爱 关注艾”北京高校辩论赛
用辩论的形式传播知识,用智慧的语言增进理解,用真挚的感情感染听众。[详细]
七夕特别活动:因为爱,所以用心呵护
为青海贫困地区儿童捐赠人生第一个书包
搜狐公益与中国儿基会、北京交广、京华时报联合发起“你写故事,我送书包”活动共捐赠10000个新书包给贫困新生。[详细]
七夕特别活动:因为爱,所以用心呵护
七夕特别活动:因为爱,所以用心呵护
所有成功闯关并正确填写邮寄信息的网友,均可为所爱的人赢取一张从三亚天涯海角寄出的七夕明信片。[详细]
5-16国际艾滋纪念日
用爱点亮希望 青海孤儿游世博
10名青海孤儿在搜狐公益组织下来到上海,游世博、看世界。[详细]
5-16国际艾滋纪念日
2010 六一娃娃礼物计划
搜狐公益将青海福利院孩子们期待已久的193件礼物送到了他们的手中。[详细]
5-16国际艾滋纪念日
5-16国际艾滋纪念日 因为爱拥抱“艾”
让更多的社会公众对于健康、疾病和生命有更深刻的理解。[详细]
    往期回顾
NO.80- 2010.11.17 烟企捐赠能收吗
NO.79- 2010.10.28 
老龄化的焦虑
NO.78- 2010.10.20 
当你老了
NO.77- 2010.09.30 
巴比过后看慈善
NO.76- 2010.09.01 
巴比来华的民间猜测益
NO.75- 2010.08.11 
尴尬的“中国式”公益
NO.74- 2010.07.27 
尴尬的“中国式”公益
NO.73- 2010.07.19 
尴尬的“中国式”公益
NO.72- 2010.06.29 
世界杯:足球也有颗公益心
NO.71- 2010.06.03 
烟草财政:打不到的“七寸”
NO.70- 2010.05.07 低碳反思录
NO.69- 2010.04.10 低碳反思录
NO.68- 2010.04.02 宗教的公益化冲动
NO.67- 2010.03.18 会议室禁烟是民主的进步
NO.66- 2010.03.09 “犀利哥”不缺钱 需尊重
NO.65- 2010.03.05 三八百年 长路仍漫漫
NO.64- 2010.02.26 诈捐“潜伏”,谁之过?
NO.63- 2010.02.11 公募之惑
NO.62- 2010.02.11 救还是不救?
NO.61- 2010.01.30 让我们有尊严养老
NO.60- 2010.01.22 海地地震引发孤儿潮
NO.59- 2010.01.14 怎样对待乞丐
NO.58- 2010.01.05 代课教师悲情谢幕
NO.57- 2009.12.3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6- 2009.12.25 公益圣诞节
NO.55- 2009.11.2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4- 2009.11.09 走向“空壳”的乡村学校
NO.53- 2009.11.05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农民工
NO.52- 2009.10.29 让艾滋病人生活在阳光下
NO.51- 2009.10.22 侵权怎能以公益名义?
NO.50- 2009.10.15 养老保险保了谁
NO.49- 2009.10.01 新中国慈善公益60年
NO.48- 2009.9.30 为何慈善机制落后于热情?
NO.47- 2009.9.16 荒唐的“被捐款”
NO.46- 2009.9.9 血荒荒 心慌慌
NO.45- 2009.9.2 荒唐的“被捐款”
NO.44- 2009.8.28 调研水价 更应关注供水安全
NO.43- 2009.8.21 二战劳工索赔慢慢长路
NO.42- 2009.8.14 北京的后奥运转身
NO.41- 2009.8.10 烟草税上调,国家盈利控烟无力
NO.40- 2009.8.6 那些没有国籍的人们
NO.39- 2009.8.4 国产剧陋习
NO.38- 2009.8.1 内需车,玩的不是公益是创意
NO.37- 2009.7.29 科学急救,呵护你所爱的人
NO.36- 2009.7.21 别让公益成为奥数
NO.35- 2009.7.17 水价调整
NO.34- 2009.7.13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3- 2009.7.10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2- 2009.7.06 成长中的非公募
NO.31- 2009.7.02 当慈善基金成为大盘炮灰
NO.30- 2009.6.30 见义勇为不鼓励以命救命
NO.29- 2009.6.23 独立人道行动的未来
NO.28- 2009.6.20 流动儿童,身在何处不知晓
NO.27- 2009.6.18 空巢老人:晚年如何安度?
NO.26- 2009.6.16 裸体公益-为公益“献身”
NO.25- 2009.6.09 “女性车厢”开往何方
 我来说两句
查看留言

用户:

匿名: 隐藏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