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犀利哥”不缺钱 需尊重」

公益观察第66期更多公益观察
两会代表热议犀利哥 直言“犀利哥不缺钱” 他需要尊重和引导
“尊严”二字首次写进了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
“我不认为他最缺的是钱。”全国政协常委葛剑雄直言不讳地亮出自己的观点,他首先指出,人们要纠正观念,有乞丐并不是社会不和谐的标志,全世界都有,关键是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葛剑雄认为,人们要纠正观念,有乞丐并不是社会不和谐的标志,全世界都有;关键是政府都要保证他们的最低生活。“尊严”对“犀利哥”来说,除了上述之外,他还需要尊重和引导。[详细]
犀利哥走红网络 代表坦言他不缺钱
·“犀利哥”拒绝救助仰天长吼 面对众人瑟瑟发抖
“他语带惶恐,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围观他,找他拍照,他感到害怕,脚一直在发抖。”“老馋猫”说,“他只想回到以前那样生活,口口声声叫我哥,希望我能够保护他。”[详细]
犀利哥”的现实映照出无数人的影子
·“犀利哥”的现实映照出无数人的影子
别羡慕“犀利哥”,哥只是一种无奈。对困境无奈中的“犀利哥”不是同情、疗救和扶助,而是极尽嘲讽、猥亵、模仿之能事,甚至将其引为新潮和时尚,无不折射出少数人内心的丑陋肮脏和社会的畸形病态。[详细]
网络救助开启新公益 信任危机有待解决 网友呼吁别拿乞丐娱乐
网络慈善面临真假难辨困局
网络的介入从实质上改变了公益组织的运作方式。以往做公益进行救助都是面对面的,现在可能公益组织或公益行动一开始就是从网络开始的。这是一种新的公益模式,喻示着一个新公益时代的到来。它能更有效、更低成本地解决问题。”针对犀利哥事件,不少网友反思:“不要再这样恶搞了,纯粹是自己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 网友“秋澄”尖锐地指出这是“猎奇与炒作,不要借救助之名扰人自由清静”。网友“雨中听弦”则呼吁,“在救助弱势群体的同时请不要伤害弱势群体的心和尊严![详细]
网络再现“雪碧哥” 网友呼吁别拿乞丐娱乐
·网络再现“雪碧哥” 网友呼吁别拿乞丐娱乐
有好事的网友又在论坛曝料,湖北潜江街头又现一位比“犀利哥”更潮的“雪碧哥”。不少富有同情心的网友呼吁:发发善心,放过这些可怜的人吧。“为什么就是喜欢拿这些人来取乐?”“他们更多的希望还给那些生活不易的人们一个平静的生活环境,不要再在别人伤口上撒盐。”[详细]
· 网友救助大接力网友抢婴 爱心引发网络战争
比“犀利哥”的故事更牵动人心的,是今年以来网友先后火线救助2名自杀网友和肛闭女婴“小希望”。双方争执不下,场面一度混乱,“小希望”也在双方的争抢中在京津两地间搬来搬去。事情最后的解决得益于人们最初心存的爱心,闹剧终于回归了慈善的本质。 [详细]
·网友向犀利哥道歉体现网络成熟
“网友们在关注过程中心态的转变也十分引人深思,至少到现在,媒体没有公然地去侮辱‘犀利哥'们。可以说,这件事是具有一定标本价值的,对网络的逐渐成熟也是很有帮助的。[详细]
· 网络救助成立“专用救助基金”?
对于网络救助面临的信任危机,目前并无好的解决办法。有网友提出设立“网络专用救助基金”,由专门的部门或第三方进行保管,根据被救助对象的实情,给予有效的帮助。[详细]
公益反思
怎样对待乞丐,这是个问题 ·职业乞丐PK专业“碰瓷”
这些流浪乞讨人员是衣食无着不得已而为之,还是放弃救助,做起了职业乞丐…[详细]
往期关注
捐一奖二,被捐款有些荒唐 ·捐一奖二 被捐款有些荒唐
捐10块,奖20;捐50,奖100。这个政策有趣。如果早知道领导会推出“仁政”…[详细]
为何慈善机制落后于热情? ·为何慈善机制落后于热情
多数情况下,慈善心被不方便的制度扼杀了。中国的慈善机构行政化色彩浓厚…[详细]
热点策划
六一娃娃礼物计划
因为有你爱驻我家 - 六一娃娃礼物计划
搜狐公益“因为有你,爱驻我家——六一娃娃礼物计划”。[详细]
500伤残孩子勇敢面对现实
500伤残孩子勇敢面对现实
“5·12”汶川特大地震,受伤学生目前已评残并发证的有500余名。政府承诺对因灾伤残学生及其家长,出台各项救助措施。[详细]
回访国殇背后的孤儿
回访国殇背后的孤儿
东河口村,何仲勇看着整修的第一个地震遗址公园,默默的注视着黑色的十字架,石堆下面埋着的就是他的家和父母。
[详细]
    往期回顾
NO.65- 2010.03.05 三八百年 长路仍漫漫
NO.64- 2010.02.26 诈捐“潜伏”,谁之过?
NO.63- 2010.02.11 公募之惑
NO.62- 2010.02.11 救还是不救?
NO.61- 2010.01.30 让我们有尊严养老
NO.60- 2010.01.22 海地地震引发孤儿潮
NO.59- 2010.01.14 怎样对待乞丐
NO.58- 2010.01.05 代课教师悲情谢幕
NO.57- 2009.12.3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6- 2009.12.25 公益圣诞节
NO.55- 2009.11.2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4- 2009.11.09 走向“空壳”的乡村学校
NO.53- 2009.11.05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农民工
NO.52- 2009.10.29 让艾滋病人生活在阳光下
NO.51- 2009.10.22 侵权怎能以公益名义?
NO.50- 2009.10.15 养老保险保了谁
NO.49- 2009.10.01 新中国慈善公益60年
NO.48- 2009.9.30 为何慈善机制落后于热情?
NO.47- 2009.9.16 荒唐的“被捐款”
NO.46- 2009.9.9 血荒荒 心慌慌
NO.45- 2009.9.2 荒唐的“被捐款”
NO.44- 2009.8.28 调研水价 更应关注供水安全
NO.43- 2009.8.21 二战劳工索赔慢慢长路
NO.42- 2009.8.14 北京的后奥运转身
NO.41- 2009.8.10 烟草税上调,国家盈利控烟无力
NO.40- 2009.8.6 那些没有国籍的人们
NO.39- 2009.8.4 国产剧陋习
NO.38- 2009.8.1 内需车,玩的不是公益是创意
NO.37- 2009.7.29 科学急救,呵护你所爱的人
NO.36- 2009.7.21 别让公益成为奥数
NO.35- 2009.7.17 水价调整
NO.34- 2009.7.13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3- 2009.7.10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2- 2009.7.06 成长中的非公募
NO.31- 2009.7.02 当慈善基金成为大盘炮灰
NO.30- 2009.6.30 见义勇为不鼓励以命救命
NO.29- 2009.6.23 独立人道行动的未来
NO.28- 2009.6.20 流动儿童,身在何处不知晓
NO.27- 2009.6.18 空巢老人:晚年如何安度?
NO.26- 2009.6.16 裸体公益-为公益“献身”
NO.25- 2009.6.09 “女性车厢”开往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