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烟草财政:打不到的“七寸”」

公益观察第71期更多公益观察
卫生部的禁烟举措只是一个治标之举 中国财政增收增收烟草税添补缺口
烟草占据云南经济半壁江山
当卫生部在为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而不懈努力时,国家烟草专卖局却在为扩大烟草销售量而冲刺。最后的结果是,通过烟草工业而获得的巨额税收,最后要以个人和政府巨额的医疗支出而显示出来。[详细]
·禁烟难在戒除财政“烟瘾”
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和消费国家,卷烟总产量占世界卷烟总产量的30%,同时烟草消费也占世界的三分之一,烟草行业的利税占中国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左右。[详细]
·烟草行业政企合一,烟草公司主导控烟很荒谬
我国烟草行业的最高行政管理部门为国家烟草专卖局,而中国烟草总公司则是负责全国烟草产供销的经济实体,但两者实质上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既具有行政职能,又承担经营任务。烟草公司来主导控烟是多么荒谬的事情。[详细]
“无控烟,不健康” 我国每年100多万人死于吸烟所致疾病
我国每4人有1人吸烟,人数占全球烟民1/3
虽然烟草业一直称这个行业带来的就业及税收对世界经济有很大贡献,但烟草业对经济的贡献远远不够抵消它对家庭开支、公共健康、环境及国民经济等造成的损失。因此,为了每个生命的健康完整,请您一起加入到控烟的队伍中,老烟民减少吸烟,青少年不吸第一支烟,无辜群众不吸二手烟,可能更适合当下[详细]
·珍爱生命,科学戒烟
科学戒烟离不开个人坚定的意志、戒烟专家的指导以及戒烟药物的辅助。戒烟者只有将这三者相结合,才能从生理和心理上都彻底戒断尼古丁,戒除烟草危害[详细]
·公共场所禁烟,合理设置吸烟室
公共场所禁烟是为了每个人的生命健康,吸烟者无权为了自己的一时舒坦而让身边很多人都吸入二手烟,但同时也要考虑吸烟者的的个人感受,在公共场所分离吸烟区与不吸烟区,或者设置吸烟室,可能更利于中和上述的矛盾。[详细]
·控烟从娃娃抓起,青少年拒绝“第一支烟”
青少年现在吸烟者约一千五百万,尝试吸烟者约四千万,约半数青少年遭受二手烟雾的危害。吸烟者几乎都是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吸烟。19岁以后吸烟的仅占吸烟人数的10%左右。 [详细]
控烟需要社会力量的行动 卫生部说:公共场所禁烟还需要几代人努力
全国性立法困难重重
控烟不是一个人的事,也不是仅靠公民自身的关注就能改变,“几代人的事业”当然好要靠各种社会力量共同完成。立法困难,至少我们还可以做些没有那么困难的事,那里有众多先行者。[详细]
·呼吁烟盒印刷警示性烟标
把醒目的警示图标印上烟盒,既是对公众知情权和健康权的尊重,也是世界控烟的潮流。“如果烟盒上印上骷髅头,或者患病的肺部,至少烟作为礼品的可能性将大大下降”。[详细]
·禁止烟草企业借公益活动做隐性广告
烟草企业赞助公益活动,无非是一种变相打广告。因为烟草企业不能公开打广告,现在改用这种方式。公益活动本来应该是很好的事情,但是如果公益活动都要打上烟草两个字的话,那就变得有点奇怪了。[详细]
公益推荐
5-16国际艾滋纪念日
5-16国际艾滋纪念日 因为爱拥抱“艾”
让更多的社会公众对于健康、疾病和生命有更深刻的理解。[详细]
像关爱人类自己一样关爱我们的地球母亲
像关爱人类自己一样关爱我们的地球母亲
我们的家园正面临最严峻的压力。我们对她的索求越来越不合理,使之渐露疲态。[详细]
为青海玉树地震灾区的同胞募捐行动
为青海玉树地震灾区的同胞募捐行动
大地震颤、玉树临危,用爱撑起一片天,共同为玉树灾区人民送去春天的温暖。[详细]
甘露行动
甘露行动 捐赠爱心水
为西南干旱地区的孩子捐赠“生命之水”公益行动。[详细]
“红粉笔”乡村教育计划
“红粉笔”乡村教育计划
推动当地教育事业的发展,促进当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详细]
2010地球一小时
2010地球一小时
我们的环保努力并不只在这一个小时,为了共同的家园,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详细]
结绳祭事
结绳“祭”事 震后100天公益救助组织日志
    往期回顾
NO.70- 2010.05.07 低碳反思录
NO.69- 2010.04.10 低碳反思录
NO.68- 2010.04.02 宗教的公益化冲动
NO.67- 2010.03.18 会议室禁烟是民主的进步
NO.66- 2010.03.09 “犀利哥”不缺钱 需尊重
NO.65- 2010.03.05 三八百年 长路仍漫漫
NO.64- 2010.02.26 诈捐“潜伏”,谁之过?
NO.63- 2010.02.11 公募之惑
NO.62- 2010.02.11 救还是不救?
NO.61- 2010.01.30 让我们有尊严养老
NO.60- 2010.01.22 海地地震引发孤儿潮
NO.59- 2010.01.14 怎样对待乞丐
NO.58- 2010.01.05 代课教师悲情谢幕
NO.57- 2009.12.3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6- 2009.12.25 公益圣诞节
NO.55- 2009.11.2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4- 2009.11.09 走向“空壳”的乡村学校
NO.53- 2009.11.05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农民工
NO.52- 2009.10.29 让艾滋病人生活在阳光下
NO.51- 2009.10.22 侵权怎能以公益名义?
NO.50- 2009.10.15 养老保险保了谁
NO.49- 2009.10.01 新中国慈善公益60年
NO.48- 2009.9.30 为何慈善机制落后于热情?
NO.47- 2009.9.16 荒唐的“被捐款”
NO.46- 2009.9.9 血荒荒 心慌慌
NO.45- 2009.9.2 荒唐的“被捐款”
NO.44- 2009.8.28 调研水价 更应关注供水安全
NO.43- 2009.8.21 二战劳工索赔慢慢长路
NO.42- 2009.8.14 北京的后奥运转身
NO.41- 2009.8.10 烟草税上调,国家盈利控烟无力
NO.40- 2009.8.6 那些没有国籍的人们
NO.39- 2009.8.4 国产剧陋习
NO.38- 2009.8.1 内需车,玩的不是公益是创意
NO.37- 2009.7.29 科学急救,呵护你所爱的人
NO.36- 2009.7.21 别让公益成为奥数
NO.35- 2009.7.17 水价调整
NO.34- 2009.7.13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3- 2009.7.10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2- 2009.7.06 成长中的非公募
NO.31- 2009.7.02 当慈善基金成为大盘炮灰
NO.30- 2009.6.30 见义勇为不鼓励以命救命
NO.29- 2009.6.23 独立人道行动的未来
NO.28- 2009.6.20 流动儿童,身在何处不知晓
NO.27- 2009.6.18 空巢老人:晚年如何安度?
NO.26- 2009.6.16 裸体公益-为公益“献身”
NO.25- 2009.6.09 “女性车厢”开往何方
 我来说两句
查看留言

用户:

匿名: 隐藏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