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儿童大病救助的残酷真相」

搜狐公益

  重大疾病因其高昂的治疗费用,是造成支出型贫困的重要原因,不但贫困家庭无法负担,普通家庭同样难以承受。如何对优先度更高的重大疾病儿童进行保障和援助,是每个国家都需要面对的重要议题。

  2013年3月,北京师范大学开展了为期2个月的儿童大病救助与慈善组织参与现状调研。其中的残酷真相是:中国儿童大病救助的发展仍远远落后于其他儿童救助领域......

环境污染导致重大疾病发病率上升
·先心病儿童每年新增病例242.5万

按照疾病的危险程度和对家庭造成的影响,儿童重大疾病主要包括白血病、恶性脑肿瘤、再生障碍性贫血、儿童川崎病等。近年来,由于环境污染等多方面的原因,白血病、终末期肾病、先天性心脏病等重大疾病在儿童中的发病率不断上升。[详细]

·白血病平均治疗费用可达10-60万元

这些疾病的治疗费用低则几千元,高则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不仅不同的疾病种类治疗费用不同,即使同一个疾病,不同的分型、不同的年龄、不同的严重程度的治疗费用也相差甚远。[详细]

中国式救助:杯水车薪
·国家医疗救助政策落实和推广有待时日

儿童优先的政策制定理念和政府是儿童医疗救助的责任主体地位都逐渐明确。但是,政策的落实和推广还有待时日,而且由于治疗费用高,一些疾病即使在报销后,给家庭造成的负担仍然是巨大的。另外,国家的医疗救助不可能针对各类重大疾病实施有针对性的灵活的救助。[详细]

·基本医疗保险实际报销比例最高55%

基本医疗保险覆盖范围最广,但报销力度最低;重大疾病医疗保障报销比例有所提高,但覆盖的病种有限;我国对儿童大病的医疗保障政策未能真正摆脱疾病种类的划分,从而不能对所有重大疾病进行保障,而且目前实施范围还很有限。[详细]

慈善组织救助儿童大病面临各种挑战

·每年数十万患儿需慈善组织救助

根据计算结果,每年新增的患儿中,脑瘫、白血病、血友病、恶性脑肿瘤、再生障碍性贫血大病患儿需要慈善救助的人数最多。 [详细]

·儿童大病医疗救助项目并非慈善组织首选

大病救助专业性更强,对项目执行要求高,所需资金量大、见效慢,而其他的慈善项目投入小、见效快,因此儿童大病医疗救助项目并非慈善组织开展儿童类救助项目的首选。 [详细]

·先心病救助——爱佑慈善基金会

儿童先天性心脏病中,救助规模最大的为爱佑慈善基金会的“爱佑童心孤贫先天性心脏病患儿手术治疗项目”,在东北、华北、华东、西北、西南、华中、华南地区分别建立了项目基地,救助患儿遍布全国。

·唇腭裂救助——嫣然天使基金

嫣然天使基金是由李亚鹏、王菲夫妇发起、设立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专项公益基金。

2006年发起之初,主要以对贫困唇腭裂患儿进行资助的方式展开救助,为了让偏远山区的患儿得到医疗救治,嫣然天使基金还实施了“天使之旅———把爱传出去”医疗援助行动计划。

·白血病救助——小天使基金

针对白血病儿童的医疗救助中,影响最大的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小天使基金的贫困白血病儿童救助项目。

从2005年6月到2013年5月,累计救助了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8582名白血病患儿,是我国儿童白血病救助中救助病种最全、覆盖领域最广、救助规模最大的项目。

·脑瘫救助——凤凰计划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开展的“凤凰计划”,是针对脑瘫儿童医疗救助的代表项目。

该计划长期面向贫困家庭和福利机构的0-6岁脑瘫儿童,开展脑瘫预防、救助和康复活动,每年救助100例脑瘫患儿。

    往期回顾
NO.84- 2011.3 “难以独立的第三部门
NO.83- 2011.1 “50年消除疾病偏见?
NO.82- 2010.12.24 给流浪动物一个家
NO.81- 2010.11.24 让生命接力成为可能
NO.80- 2010.11.17 烟企捐赠能收吗
NO.79- 2010.10.28 
老龄化的焦虑
NO.78- 2010.10.20 
当你老了
NO.77- 2010.09.30 
巴比过后看慈善
NO.76- 2010.09.01 
巴比来华的民间猜测益
NO.75- 2010.08.11 
尴尬的“中国式”公益
NO.74- 2010.07.27 
尴尬的“中国式”公益
NO.73- 2010.07.19 
尴尬的“中国式”公益
NO.72- 2010.06.29 
世界杯:足球也有颗公益心
NO.71- 2010.06.03 
烟草财政:打不到的“七寸”
NO.70- 2010.05.07 低碳反思录
NO.69- 2010.04.10 低碳反思录
NO.68- 2010.04.02 宗教的公益化冲动
NO.67- 2010.03.18 会议室禁烟是民主的进步
NO.66- 2010.03.09 “犀利哥”不缺钱 需尊重
NO.65- 2010.03.05 三八百年 长路仍漫漫
NO.64- 2010.02.26 诈捐“潜伏”,谁之过?
NO.63- 2010.02.11 公募之惑
NO.62- 2010.02.11 救还是不救?
NO.61- 2010.01.30 让我们有尊严养老
NO.60- 2010.01.22 海地地震引发孤儿潮
NO.59- 2010.01.14 怎样对待乞丐
NO.58- 2010.01.05 代课教师悲情谢幕
NO.57- 2009.12.3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6- 2009.12.25 公益圣诞节
NO.55- 2009.11.2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4- 2009.11.09 走向“空壳”的乡村学校
NO.53- 2009.11.05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农民工
NO.52- 2009.10.29 让艾滋病人生活在阳光下
NO.51- 2009.10.22 侵权怎能以公益名义?
NO.50- 2009.10.15 养老保险保了谁
NO.49- 2009.10.01 新中国慈善公益60年
NO.48- 2009.9.30 为何慈善机制落后于热情?
NO.47- 2009.9.16 荒唐的“被捐款”
NO.46- 2009.9.9 血荒荒 心慌慌
NO.45- 2009.9.2 荒唐的“被捐款”
NO.44- 2009.8.28 调研水价 更应关注供水安全
NO.43- 2009.8.21 二战劳工索赔慢慢长路
NO.42- 2009.8.14 北京的后奥运转身
NO.41- 2009.8.10 烟草税上调,国家盈利控烟无力
NO.40- 2009.8.6 那些没有国籍的人们
NO.39- 2009.8.4 国产剧陋习
NO.38- 2009.8.1 内需车,玩的不是公益是创意
NO.37- 2009.7.29 科学急救,呵护你所爱的人
NO.36- 2009.7.21 别让公益成为奥数
NO.35- 2009.7.17 水价调整
NO.34- 2009.7.13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3- 2009.7.10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2- 2009.7.06 成长中的非公募
NO.31- 2009.7.02 当慈善基金成为大盘炮灰
NO.30- 2009.6.30 见义勇为不鼓励以命救命
NO.29- 2009.6.23 独立人道行动的未来
NO.28- 2009.6.20 流动儿童,身在何处不知晓
NO.27- 2009.6.18 空巢老人:晚年如何安度?
NO.26- 2009.6.16 裸体公益-为公益“献身”
NO.25- 2009.6.09 “女性车厢”开往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