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公益

「志愿者:尴尬的身份!?」

搜狐公益

  汶川大地震,平均每天3000多名志愿者被劝返,5年之后的雅安地震,每天1500多人被劝返。可以说,与五年前相比,更多的人变得理性,政府的管制和呼吁、媒体的宣传都让公众意识到不能给灾区添乱。然而,大灾中的志愿者,仍然变成了一个受到争议的尴尬身份:大批涌入灾区而被批评堵住了救援通道;没有救灾能力被认为占据了资源……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的奉献行为遭受质疑?在志愿服务的管理方面,政府是否应承担责任?国外又有哪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志愿者 帮忙还是捣乱?
·无法保障自需 每日千余名志愿者被劝返

"很大一部分志愿者来自周边大学,他们没带任何食品和户外用品,只凭着一腔热情进入灾区,食宿都无法保障。"王浩说,"本来物资就紧张,这样一来反而添乱。王浩一行每天劝返1000多名无法保障自需的年轻志愿者,在汶川大地震时,这个数字达到平均每天3000多。[详细]

·没忙可帮 老乡欢迎志愿者重建后再来

志愿者们的热情付出,是否真的是灾区所急需的呢?记者在宝兴县城外遇到两名20来岁要搭车的志愿者,他们告诉记者,他俩是前天从芦山徒步走进来的,随身携带的干粮都吃完了。因为到宝兴后发现没有什么具体事情可做,所以打算乘便车返回芦山。[详细]

·坠石袭击 女志愿者运送药品时被砸身亡

4月22日下午,一支运送雅安地震物资的志愿者车队行驶在芦山县境内,其中一辆货车被突如其来的坠石袭击,车上3名志愿者被接连坠下的巨石击中,两名男志愿者受伤,32岁女志愿者汪策不幸身亡。[详细]

志愿者给救灾添堵 为什么?
·缺乏专业训练 救人不成反被救

汶川地震志愿者因无专业训练,每日被劝返3000人。旅游社团、同乡会、企业、论坛网友等生活小圈子成员是汶川志愿者的原型。因未经训练、对坍塌建筑物内是否存在幸存者缺乏辨别经验,非专业志愿者导致一些受灾人员失去最佳抢救时间。甚至有些志愿者“救人不成反被救”。[详细]

·政府无平台公布需求信息 也无协调机制

中国政府在救援工作中无平台公布志愿者需求信息,和志愿者之间也无沟通机制。在汶川地震期间,参与救援的民间组织或个人,必须事先联系抗震救灾指挥部、红十字会或慈善总会,但在实际中这些机构并无任何人员和服务机制与志愿者沟通。[详细]

他国灾区志愿者如何工作?

·日本:阪神地震被称为志愿者元年 志愿者高度组织化
·美国:注重长期可持续 灾后重建多则十年
·智利:专业人员抵达后,志愿者就会主动让位
·以色列:所有志愿者上岗前需接受60小时的急救培训

  救灾作为一种公共事务,需要包括志愿者在内的多元主体参与,这是现代公共事务治理的重要特征。灾区需要大量的志愿者,对志愿者的热情也应该给予肯定和鼓励。

  汶川地震已经过去五年,雅安地震中的志愿者们大部分也已经撤出了灾区。留给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从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完善中国的志愿者体系,从组织到培训,从管理到保障,组建起真正有能力的专业志愿者队伍,从而在可能发生的灾难中发挥更好的作用。

观点
·好多志愿者是去“灾区游

“好多志愿者不是去救灾,而是去灾区游。”在成都公益组织“420联合救援行动”负责信息发布的张鸣说,“据我们在一线的N G O组织反馈,许多单个志愿者开小车进入灾区,反而堵塞了交通,延缓了救灾进度”。 [详细]

· 无组织志愿活动是一笔乱账

韩寒强调包括自己在内的志愿者确实有不少需要反思的地方。2008年带着网友们捐赠的帐篷和物资,韩寒和朋友们抵达灾区之初是有针对性地发放,结果发现这项工作如果没有专业对口的基金会很难完成,“而且容易一笔乱账”。 [详细]

·志愿热情转化正能量应三思后行

毫无疑问,志愿者们参与救灾的热情要转化为“正能量”,应三思而后行:为什么去援助?是否有援助的专业能力?自己的援助是否真的被需要?选择去哪里援助?慎重迈出行动的脚步,才能成就名符其实的义举。[详细]

·政府和民间力量之间是两张皮

现在政府和民间力量之间是两张皮,统一协调不够。从目前搜集上来的消息看,民间的救援力量大量涌入灾区其实给救灾带来一定负面影响。这不能单单责怪这些公益组织的意识不够好,政府管理方面也存在欠缺。 [详细]

·志愿者是一个非常大的社会资源

从某种意义上说,志愿服务也是国家凝聚力的一种表现。如果每个人都付出一点,那么国家就会变得好一点。公民社会特别注重每一位公民的参与,只有发挥出每个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社会发展才能充满活力。 [详细]

    往期回顾
NO.84- 2011.3 “难以独立的第三部门
NO.83- 2011.1 “50年消除疾病偏见?
NO.82- 2010.12.24 给流浪动物一个家
NO.81- 2010.11.24 让生命接力成为可能
NO.80- 2010.11.17 烟企捐赠能收吗
NO.79- 2010.10.28 
老龄化的焦虑
NO.78- 2010.10.20 
当你老了
NO.77- 2010.09.30 
巴比过后看慈善
NO.76- 2010.09.01 
巴比来华的民间猜测益
NO.75- 2010.08.11 
尴尬的“中国式”公益
NO.74- 2010.07.27 
尴尬的“中国式”公益
NO.73- 2010.07.19 
尴尬的“中国式”公益
NO.72- 2010.06.29 
世界杯:足球也有颗公益心
NO.71- 2010.06.03 
烟草财政:打不到的“七寸”
NO.70- 2010.05.07 低碳反思录
NO.69- 2010.04.10 低碳反思录
NO.68- 2010.04.02 宗教的公益化冲动
NO.67- 2010.03.18 会议室禁烟是民主的进步
NO.66- 2010.03.09 “犀利哥”不缺钱 需尊重
NO.65- 2010.03.05 三八百年 长路仍漫漫
NO.64- 2010.02.26 诈捐“潜伏”,谁之过?
NO.63- 2010.02.11 公募之惑
NO.62- 2010.02.11 救还是不救?
NO.61- 2010.01.30 让我们有尊严养老
NO.60- 2010.01.22 海地地震引发孤儿潮
NO.59- 2010.01.14 怎样对待乞丐
NO.58- 2010.01.05 代课教师悲情谢幕
NO.57- 2009.12.3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6- 2009.12.25 公益圣诞节
NO.55- 2009.11.20 谁来阻止阳光下的罪恶
NO.54- 2009.11.09 走向“空壳”的乡村学校
NO.53- 2009.11.05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农民工
NO.52- 2009.10.29 让艾滋病人生活在阳光下
NO.51- 2009.10.22 侵权怎能以公益名义?
NO.50- 2009.10.15 养老保险保了谁
NO.49- 2009.10.01 新中国慈善公益60年
NO.48- 2009.9.30 为何慈善机制落后于热情?
NO.47- 2009.9.16 荒唐的“被捐款”
NO.46- 2009.9.9 血荒荒 心慌慌
NO.45- 2009.9.2 荒唐的“被捐款”
NO.44- 2009.8.28 调研水价 更应关注供水安全
NO.43- 2009.8.21 二战劳工索赔慢慢长路
NO.42- 2009.8.14 北京的后奥运转身
NO.41- 2009.8.10 烟草税上调,国家盈利控烟无力
NO.40- 2009.8.6 那些没有国籍的人们
NO.39- 2009.8.4 国产剧陋习
NO.38- 2009.8.1 内需车,玩的不是公益是创意
NO.37- 2009.7.29 科学急救,呵护你所爱的人
NO.36- 2009.7.21 别让公益成为奥数
NO.35- 2009.7.17 水价调整
NO.34- 2009.7.13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3- 2009.7.10 公益募捐市场化
NO.32- 2009.7.06 成长中的非公募
NO.31- 2009.7.02 当慈善基金成为大盘炮灰
NO.30- 2009.6.30 见义勇为不鼓励以命救命
NO.29- 2009.6.23 独立人道行动的未来
NO.28- 2009.6.20 流动儿童,身在何处不知晓
NO.27- 2009.6.18 空巢老人:晚年如何安度?
NO.26- 2009.6.16 裸体公益-为公益“献身”
NO.25- 2009.6.09 “女性车厢”开往何方